华书阁 > 圣武星辰 > 1293、依旧弱如狗

1293、依旧弱如狗

        南斗一行有着绝对的底气说这种话。

        南斗教是鹰扬府第一大宗,底蕴深厚,更是万仙盟中的重要成员,话语权不小,且小仙庭中的天兵天将,有很多都是出身于南斗教。

        而且对于鹰扬府内,有身份地位的强者,他都了然于胸。

        就算是东圣洲的顶级仙道强者的传承和来历,他也能够说出八九成。

        而这其中,绝对不包括眼前这个白衣男子。

        且从丁敏君等弟子的口中,他已经知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了李牧是花想容的夫君,心中基本上就已经断定,这个男人,没有什么来历和背景。

        否则,这个男人就不会用这种偷偷摸摸的方式,来寻找花想容了。

        更何况,此时,南斗一行已经处于极怒的状态。

        被人打到了山门中,打死了精心培养的大弟子郭巍,等于是把他的脸,都打肿了。

        这口气,如何咽下去?

        就算是他自己咽下去,别人怎么看?

        今日若是让花想容的男人,活着离开了南斗教,以后他和宗门上下的脸,往哪搁?将会成为鹰扬府内不,成为整个东圣洲的笑柄谈资。

        毁掉一个年轻仙王的代价,南斗教承担的起。

        何况,这件事情,南斗教占着理。

        掌门师叔,请听我解释。

        花想容并不想彻底与南斗教撕破脸。

        毕竟这个宗门,养育了她两年。

        掌门师叔,这其中有内情,是因为郭师兄连同丁师姐,迫害同门,用算计弟子,弟子已经出手惩戒,夫君与郭师兄交手,一开始也是点到为止,但郭师兄恼羞成怒,骤然偷袭

        花想容很努力地试图说服平日里行事颇为公允的掌门人。

        然而——

        闭嘴。

        南斗一行厉喝。

        他指着花想容,须发疾张,怒骂道:你这贱人,与外人勾搭成奸,残害同门,这里那里有你说话的份?郭巍乃是本座的代言人,他让你做什么,你就该做什么,不就是去做小仙主大人的炉鼎吗?为宗门牺牲一点都不愿意,南斗教真的是白养了你这个白眼狼,今日,他要死,你也要死

        花想容剩下的话,一下子都被憋了回去。

        她是一个恬淡的性子,素来都不喜欢用武力来解决问题,哪怕是动武,也尽量不伤人。

        但很多事情,往往都是事与愿违。

        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的人,实在是太多。

        实力越强,越是如此。

        就好像是眼前的南斗一行。

        李牧捏了捏花想容柔弱无骨的绵软滑腻手掌,道:好啦,小花儿的好意,看来他们并不愿意领情,有些人,总觉得自己可以掌控一切,不见棺材不掉泪让我来吧。

        他松开花想容的手,往前走了一步。

        然后,又伸出一根手指。

        一招。

        你要是能够接住我一招,我就可以放过南斗教。

        若是连我一招都接不住,你就算是想要追随我为奴,哪也不配。

        李牧淡淡地道。

        周围一片轰然喧哗,像是引爆了一颗深水炸弹。

        丁敏君等见识过李牧一招击败郭巍画面的年轻弟子们,都睁大了眼睛,难以相信竟然会有人膨胀嚣张到这种程度,这个男人他是疯子吗?

        至于南斗一行等后续赶来的南斗教顶级强者,都被气乐了。

        世上还有这种不知所谓的后辈?

        南宫一行仙元流转,气势绽放。

        初级仙君境界的修为,弥漫开来。

        恐怖的压迫力以他高大的身形为中心散发,瞬间仿佛整个世界,突然重量倍增,压在了每一个人的身上一样,令人窒息,颤栗。

        南斗教仙道第一人的风采,徐徐展开。

        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一招

        南斗一行怒极反笑。

        话音未落。

        虚空之中,光华一闪。

        。

        李牧的身形一个俯冲。

        无视了一切防御和力场,打破所有的仙道铁律和规则,鬼魅一般地出现在了南宫一行的身前。

        同一时间,蕴含着万钧雷霆之力的拳头,已经狠狠地轰击在了南宫一行的腹部。

        这是非典型的仙道战斗方式。

        简单的像是街头斗殴。

        但却直接奏效。

        南宫一行的身形,瞬间弯曲犹如虾米。

        他的肢体微微抽搐着。

        南斗一行大概这一辈子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被人用这样的方式,一拳直接轰散了他全部的气势,也泄掉了他几乎全部的反抗之力。

        更轰掉了,他数千年辛苦累积的威严。

        李牧抽回拳头,身形一阵扭曲,下一瞬间回到了花想容的身边。

        依旧是弱如狗。

        他淡淡地道。

        南斗教的长老护法们,难以置信地待在原地。

        而那些年轻弟子们,甚至都还未明白过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保护掌门。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南斗一行就被围在了人群中间。

        他嘴角溢出血水,眼睛充斥着血丝,双眸猩红,口中发出‘嗬嗬’如野兽一般的怒吼声,好半天才缓缓地挺直了身躯,勉强运转游散的仙元,撑住了自己。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我要他死。

        还有那个贱人,也给我杀了

        南斗一行披头散发,毫无风度地怒吼着,竭斯底里,状若疯狂,再也没有了丝毫之前的刻意拿捏着的掌门风度。

        掌门战令激发,一道道仙光冲天而起。

        瞬间,整个宗门都动员了起来。

        南斗教山门内的阵法启动。

        密密麻麻的流光,从山门各处闪烁掠起。

        一道道仙光似是过境的蝗虫一样,划破天空,朝着绿竹峰汇集而来。

        南斗教数十万弟子,遍布鹰扬府,山门之内就有数万,都是精锐,齐齐出动,颇有遮天蔽日,欺山赶海的架势,令天地失色,日月无光,万灵震动。

        这是一股可怕的力量。

        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杀了他。

        南斗一行指着李牧矿吼道。

        无数道剑光出鞘。

        无数个身影逼近。

        李牧挽着花想容的手,怡然不惧,淡淡地道:真是自己找死,别说我没有给过你们机会。

        南斗一行满脸的怨毒,厉声咆哮:老夫说过,今天不管你是谁,不管你的师门是什么,不管你今天都要死!上天入地,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

        李牧摇摇头。

        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呵呵,徒弟什么德行,师父就是什么德行这南斗教,已经从里到外都烂透了,看来,得好好清洗一番了。

        指尖一弹。

        一点星光,飞射而起,绽放在虚空之中。

        李牧已经不想继续这样纠缠下去了。

        看到这一幕,南斗一行却是狞笑。

        发信号?

        搬救兵?

        幼稚。

        有用吗?

        这鹰扬府内,有谁敢在这个时候,与他南斗教为敌?就算是仙庭的小仙主,也得给他南斗一行一个面子。

        大战一触即发。

        李牧却好整以暇。

        花想容实不愿自己来到仙界拜入的第一个宗门,就这样自己找死。

        她柔声开口道:掌门师叔,各位师叔长老,今日之事,确是郭巍师兄和丁敏君师姐的错,你们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只需要认一个错,我夫君便可以放你们一马,否则,你们就算是想挽回,也没有机会了。

        这一番话,用心良苦。

        但此时的南宫一行和其他诸大强者,如何听得进去。

        哈哈哈哈

        这个女人也疯了。

        她以为她男人是谁?小仙主大人吗?

        一张张脸上,带着嘲讽和鄙夷的笑。

        丁敏君更是大声地道:呵呵呵呵,花师妹,死到临头,还说这种疯话,你真是没救了

        话音未落。

        轰隆!

        一艘巨大的玄舸飞舰,轰隆一声,舰艏射出一道炫光,直接轰破了南斗教刚刚发动的护山大阵护罩,然后犹如游曳在汪洋之中的嗜血巨鲨一样,横冲直撞地进入到了南斗教山门上空。

        那是什么?

        竹林外,南斗教的长老们,猛地察觉到了不妙。

        愤怒中的南斗一行,下意识地就要下令攻击,但眸光一扫,猛然之间,看到了那玄舸巨舰上所悬挂的旗帜,顿时猛地一个激灵,心头的滔天怒火,似是被万载冰水浇下了,彻彻底底的熄灭了。

        玄舸巨舰!

        那是大仙庭的战舰。

        而且如此规模体量的战舰,就算是在大仙庭中,也唯有那些真正手握重权的大人物,才有资格驾驭和享有。

        是哪位大人物莅临南斗教?

        莫非是

        南斗一行的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

        他猛然响起,这几日从小仙庭中传来的消息,大仙庭刑府掌座木牧,似是要亲征鹰扬府,稽查乱军份子之事。

        一个无比可怕的念头,瞬间在他脑海里浮现。

        他迟滞地看向李牧,将李牧的外形和传闻中那位刑府大掌座的描述对比了一遍,然后一种难以遏制的惊骇和绝望,将他淹没。

        我你南宫一行颤巍巍地问道: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李牧嘴角翘起一丝好看的弧度。

        现在明白过来了?

        晚了。

        嗖嗖嗖!

        数百道天兵天将的身影,如流光般从玄舸战舰上俯冲而下,围聚到了李牧的身边,纷纷单膝跪地,声如朗钟齐刷刷地道:属下参见掌座大人。

        李牧抬抬手,道:免了。

        何应鑫起来,转身目光一扫南斗教众人,怒喝道:大仙庭刑府掌座木牧大人驾临,尔等竟敢如此无礼,刀剑对向掌座大人,莫非南斗教是要叛出万仙盟,对抗仙庭,与乱军为伍,直接造反吗?

        南斗一行闻言,身子一软,眼前发黑,喉头发甜,一口老血就直接喷了出来。

        完了。

        彻彻底底的完了。

        今天还有二更

  http://www.huashuge.com/14_14640/274742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