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圣武星辰 > 1320、我什么时候有你这样一个故人?

1320、我什么时候有你这样一个故人?

        好在下一瞬间,碧落身形一动,抢先一步,将孩子抱在了了怀里。

        “都给我住手。”

        白猪皇拎着风老的脖颈,一柄弯刀架在青莲公主脖子上,大声地喝道。

        妖修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会生这样的事情。

        投鼠忌器之下,只能住手,后撤。

        刘东元也摆摆手。

        道兵止步。

        战斗暂时停止了下来。

        “老猪,你……你在做什么?”

        紫麒麟与莲火天师一战,受伤不轻,勉强抵挡,看到这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最好的朋友和袍泽,竟然是内奸?

        是的。

        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也都明白了。

        真正的内奸,赫然正是白猪皇。

        “做什么?如你所见啊。”白猪皇笑着,道:“都把手里的武器放下吧,乖乖束手就擒,否则,我就一点一点地割碎他们两个。”

        妖修们愤怒的表情,足以融化仙金。

        但是并没有任何的妖修,在第一时间就放下手中的仙器。

        谁都不是傻子,这个时候放下武器,就是白白送死,而且就算是他们真的放弃了抵抗,也救不了风老和青莲公主。

        一眼就洞穿了众妖修的想法,白猪皇冷声道:“你们现在束手就擒,的确是救不了人,但是可以救他们的命,至少他们被擒,不会被杀,而是下到雷狱中,经受折磨而已,日后或许还有机会重见天日,否则,我现在随手就可以将他们都杀了……呵呵,你们平日里,一个个不都是号称要忍辱负重吗?怎么?现在做不到了?”

        风老和青莲公主连张口说话都做不到,只能听着白猪皇攻心之言,无法反驳。

        碧落怀中抱着女婴怜儿,处于沉默的状态。

        紫麒麟性格暴躁,依旧怒吼道:“老猪,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

        白猪皇是他最好的朋友。

        值得信命托付的朋友。

        一夜之间,爱情和友情,似乎都要离他而去了。

        “呵呵,蠢货。”白猪皇看着紫麒麟,像是看着一头蠢猪,眸光里,尽显不屑。

        紫麒麟又急又怒,道:“老猪,我知道你不是故意背叛我们,你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对不对?老猪,你说出来,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我可以原谅你。”

        白猪皇看着紫麒麟,像是看着一个傻子。

        这回,就连碧落,也都有些无语了。

        实际上,碧落一直都怀疑,急躁暴怒,不断地朝着他身上泼脏水的紫麒麟,才是那个有可能的内奸,没想到此人只是头脑简单愚蠢,真正的内奸竟是看似忠厚,寡言少语,没有什么存在感的白猪皇。

        “老猪,你说啊。”紫麒麟还在咆哮。

        碧落叹了一口气,道:“你是真蠢还是假蠢,刚才我被你冤枉的时候,为何不见你给我机会辩解,现在却要让一个已经揭下了面具的真正内奸去辩解……”

        “闭嘴。”紫麒麟竭斯底里的怒吼,道:“你知道什么,我了解老猪,他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的,他今日还冒死陪我去奴隶市场救青莲,那是送死的行为,他都陪着我去了,我为什么不能给他机会辩解?”

        碧落再叹一口气,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白猪皇加入你们的时间,并不是很久,而在今夜之前,你们还没有完全认可他吧?”

        “是又怎么样?”紫麒麟怒道:“你知道什么,老猪他立下过大功,他救过我们很多人,他……”

        碧落道:“唉,你是真的蠢,对于一个一门心思要取得你的信任的镇妖阁强者来说,立功很难吗?就算是救你们一百次,又能如何?只要镇妖阁愿意配合他,他什么样的功劳立不下来?”

        紫麒麟一呆。

        碧落又道:“让我再来猜一猜,到现在为止,白猪皇应该还不知道风老口中的‘夜光行动’,也没有见过所谓的小妖祖吧?”

        紫麒麟再呆。

        碧落道:“想一想,白猪皇陪着你去奴隶市场救人,你死不死都无所谓,只要他‘机缘巧合’活下来,或者将青莲公主,不,哪怕是怜儿救回来,他不是就可以一下子得到风老和你们所有人完全绝对的信任?嗯?”

        紫麒麟的面色,变得惨白了起来。

        碧落又道:“我还可以猜出来,其实你们这次不顾一切的私下救人行动,其实是白猪皇一力怂恿你去的吧?呵呵,其实你一开始,还是有点儿犹豫的,因为带着那么多兄弟去送死,你怕坏事……”

        紫麒麟的身体,不可遏止地颤抖了起来。

        “从头到尾,他都在利用你这个蠢货而已,呵呵……”碧落有些无语地摇头。

        紫麒麟看向白猪皇。

        他的眼神,带着绝望,以及最后一丝丝的侥幸和期冀。

        白猪皇却是看向碧落,道:“呵呵呵,倒是嘀咕了你,不愧是才曾经搅动过整个天星府风云的妖神碧落,只是可惜了,在天牢中折去了太多的锋芒,已经与这个时代逐渐落伍,知道这一切,已经晚了。”

        碧落叹了一口气,道:“是啊,已经晚了,其实,我本不该出现,今日那奴隶市场上,若是没有我家大人出手,不出意外的话,也许今晚针对这里的围剿,就不会生了,对吗?”

        白猪皇道:“不错,本来我的计划很完美,和你在的猜测一模一样,紫麒麟和其他人都死在那里,一身重伤的我带着小女婴回来即可,风隼这老东西,一定会彻底相信我,到时候,我就可以搞清楚‘夜光行动’,也能摸到小妖祖到底是何方神圣……”

        碧落道:“其实就算出现变故,你依旧可以继续潜伏啊,相信经过了奴隶市场的事情,风老他们已经正式相信并接纳了你吧?”

        白猪皇叹了一口气,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他狠狠地扫了一眼刘东元。

        后者顿时一脸尴尬,又有些羞怒。

        “今日奴隶市场上出现的那个人,让我很忌惮,于是我破例传递了一次消息,让刘东元调查一下此人,没想到这个蠢货,擅作主张,带着人来围剿这处妖修基地,怀了我的大事。”白猪皇恼恨地道。

        “住嘴,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暗探而已,竟敢对本城主这么说话?”当着这么多的属下和道兵,被骂为‘蠢货’,让他有点儿恼羞成怒。

        白猪皇没有理会刘东元。

        他看着碧落,道:“不过,也无所谓,只要撬开了风隼和青莲的嘴,很多事情,就都能知道了,可惜终归不够完美,呵呵呵……不过,话说回来,你故意引导我说了这么多,是在拖延时间吗?”

        碧落呵呵一笑,道:“所以,你到底是谁呢?我很好奇。”

        “真是生硬而又没有技巧的转化话题拖延时间方式啊。”白猪皇道:“我猜,你应该是在等待今日白天出手的那位大人吧?哈哈,大仙庭新任刑府大掌座木牧,对不对?”

        碧落瞳孔微缩:“你怎么知道?”

        “你说过,你家大人,对妖修没有排斥之意,而正好前几日,莅临了东阳城的刑府大掌座,斩杀了驻城天师徐明远,无所畏惧地表达了对于妖修的支持,呵呵,能够让你这位昔日妖神,成为战奴的人,也就只有他了吧?”

        白猪皇戏谑地笑着道。

        碧落眉头皱起,道:“真的是小看了你。”

        白猪皇道:“其实,我与你家大人,是见过面的,呵呵,也算是故人了。”

        碧落一惊。

        白猪皇又笑了起来,道:“我很了解他,呵呵,所以啊,我是知道他的实力的,你所寄托的这人,就算是来了,又如何?能翻天吗?他的修为还远远不够啊,他若是来了,那正好,我镇妖阁的心腹大患,正好今夜也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了。”

        碧落这一下子,其实才是真正的吃惊了。

        他对于李牧,具有绝对的信心。

        但是这个白猪皇,竟然知道这么多的事情,还如此了解李牧,显然是真的有所对策,如果大人今夜真的循迹而来的话,岂不是正中了白猪皇的下怀?

        那可就遭了。

        碧落利用战奴契约的微妙联系,早就尝试向李牧求援了。

        虽然这种求援,有可能毫无意义。

        因为战奴契约的主动权,从来都是掌握在主人手里。

        而且,碧落也不能完全确定李牧对于今夜之事如何看待,但好歹他对于妖修是真的没有敌意,或许可以是救星,寄希望与万一,所以碧落才一直都拖延时间,等待着李牧赶来。

        但是现在,碧落却不希望李牧真的来了。

        这个白猪皇,实在是太可怕了。

        连这都算计在内。

        怎么办?

        碧落才真正急了起来。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晴朗飒爽的声音,在整个地穴之中,回荡了起来,清晰地响起在每一个人的耳中。

        “哦,故人?我怎么不记得,有你这样一个故人了?”

        李牧的身形,缓缓地浮现在虚空之中。

  http://www.huashuge.com/14_14640/275424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