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圣武星辰 > 1360、炮灰?祭品?

1360、炮灰?祭品?

        “仙古战场?”

        东方夜刃闻言,脸上瞬间就露出了明显的凝重之色。

        很显然,这四个字的分量,绝对不轻。

        他低头想了想,脸上的确是露出一丝恍然之色。

        “不错,一定是仙古战场了。”

        “我在就该想到的。”

        “如今的局势,只有仙古之战才能解决,万仙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内部的裂痕无法弥补,镇仙塔做的这么过分,原本只需要割出一些利益即可,但是现在,因为前辈和妖祖的出世,打破了他们的计划,他们的退路,也就只有仙古战场了。”

        东方夜刃的思路,逐渐清晰。

        好像有什么云雾,被一下子拨开。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这样一来,局势对于我们,非常不利。”

        李牧握着花想容犹如脂玉一般的手掌,正在神游天外,听到这里,忍不住开口说道:“到底什么是仙古战场?听起来,好像是很刺激的样子。”

        东方夜刃看了李牧一眼,道:“擂台战。”

        “啊?”李牧一愣:“打擂台?”

        东方夜刃道:“是,输了的死,赢了的进入仙古战场。”

        李牧咂摸了一下,道:“赢了的进仙古战场?莫非这仙古战场,进去之后,竟然有什么大机缘不成?”

        东方夜刃道:“可以这么说,但实际上,自古以来,进入仙古战场的人,再也没有出来过,所以,应该是都死了,就算是侥幸没死,但是出不来,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李牧:“……”

        这是什么鬼才逻辑?

        进入仙古战场的人都死了,这和在擂台战中输了没有什么区别啊。

        不管输赢,好像都得死。

        那还打个屁的擂台。

        双方齐齐切脖子自杀,不就完事了吗?

        “你确定你不是在逗我?”

        李牧看着东方夜刃,一种看白痴一般的表情。

        东方夜刃确实是很色肃然地道:“虽然十死无生,但在仙界,尤其是在许多真正的顶级仙人的眼中,能够进入仙古战场,是一种荣耀。”

        李牧:“我……”

        怎么还扯上荣耀了呢。

        难道仙古战场是英灵殿啊。

        但我不是狂信徒啊。

        东方夜刃揉了揉太阳穴。

        他觉得一时半会,可能很难讲清楚这件事情。

        于是又道:“你只需知道,如果在仙古擂台上,我们输了的话,那之前的一切努力,都要付诸东流了。”

        李牧一脸的无语。

        既然这样,早干嘛去了?

        一开始大家打一打仙古擂台,不就完事了吗?

        干嘛还拼死拼活在东圣洲打这么久的时间。

        这不是浪费空气吗。

        仿佛是看穿了李牧眼神中的质疑,东方夜刃只好耐心地解释:“一开始,东圣洲战事的规模,根本不够仙古擂台的资格。”

        李牧道:“就连镇仙塔四大神尊出世,仙圣级别的强者插手,这样的规模,都不够资格?”

        东方夜刃道:“不够。”

        李牧真想倒吸一口凉皮。

        如果他的面前,有一碗凉皮的话。

        麻麦皮。

        他看向老神棍。

        所以说,事情的真相,是这家伙和邪月从雷狱中出来,才导致之前众人拼死拼活,眼看着就要打出一片江山的大好局面,彻底葬送,不得不进行仙古之战了?

        老神棍立刻瞪眼,怒道:“你看我干什么?如果不是我和那只猫,眼看的形势不对,才提前出关,你们早就被四大仙圣轮了,怨我喽?”

        李牧的气势瞬间就枯萎下去。

        好像……说的也很有道理啊。

        “如果仙古擂台战,我们赢了,那从此之后,东圣洲的规则,就彻底由我们来定,就算是镇仙塔不服,也得憋着,只不过是出战的人选,一旦确定,不论输赢,都得死而已。”

        东方夜刃解释道。

        李牧揉了揉太阳穴。

        妈的。

        这算什么?

        敢死队……不,送死队啊。

        就像是祭祀大典上的祭品啊。

        东方夜刃道:“所以,你不能去。”

        他看着李牧,道:“我去。”

        哇。

        李牧被感动了。

        这是什么精神?

        这是舍己为人的大无畏精神啊。

        李牧站起来,拍了拍东方夜刃的肩膀,道:“那你就放心的去吧,每年重阳清明,我都会为你上一炷香的。”

        东方夜刃:“……”

        老神棍猛然跳起,道:“不行,小李子必须登擂。”

        李牧僵硬地扭头看向老神棍,怒道:“你才说你不拿我当枪使。”

        老神棍道:“这是你的宿命。”

        李牧:“……”

        宿命你个鬼。

        我信了你的邪啊。

        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前辈的意思是……”东方夜刃却好像突然也明白了什么。

        他猛然站起来,又低下头,太阳穴沁出一滴滴汗滴,沉思片刻,又猛地抬头,双目中精芒流转闪烁,盯着李牧,像是在看着一个第一次见到的陌生人一样。

        李牧心中,一阵发毛:“你……别这么看着我,几个意思?”

        东方夜刃看着李牧,道:“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真的要上登上仙古擂台战了。”东方夜刃没有回答李牧的问题,而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李牧道:“如果是哪样啊?”

        东方夜刃不再理会李牧,转而向老神棍拱手,道:“多谢前辈赐教,晚辈今日才彻底窥探到一丝天机,这就去准备了。”

        老神棍点点头,道:“去吧。”

        东方夜刃起身离开。

        李牧站起来,抓狂地道:“哎?别走啊,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说清楚啊,你还没有说完呢,哎哎哎……”

        东方夜刃的身形已经消失了。

        李牧转身回来,看向老神棍。

        老神棍摸着自己的胡子,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道:“你别看我,看我也没有用,不但是你,她也得参战。”指了指花想容。

        花想容的脸上,露出一丝意外。

        不过,这张绝美无暇的脸上,并无丝毫的害怕惊恐之色。

        只要是李牧去的地方,她都愿意去,哪怕是刀山火海,也不会有丝毫的迟疑。

        李牧却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样,跳着脚,怒声道:“休想,你这个糟老头子,想什么呢?我们两口子为混沌世界负过伤,为仙界流过血,我们是有有功之臣,决绝做炮灰和祭品。”

        开什么玩笑。

        李牧这些年征战厮杀,无数次在生死边缘徘徊,无数次险死还生,拖累着花想容等人,也是历经波折劫难,不知道受了多少分别离苦。

        到如今,哪怕是让他身为反抗军的棋子,继续在大仙庭内部潜伏,他都不抗拒。

        但是,凭什么去送死?

        还要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去送死?

        这些年的奉献还不够?

        还要逮着一只羊往秃了薅毛啊。

        “炮灰和祭品?”老神棍一脸莫名其妙地道:“谁说让你去做炮灰和祭品了?登上仙古擂台,只要你打赢了,就可以进入仙古战场,成为真正站在仙界巅峰的那一批人,真正有资格去决定仙界和无数界域的命运,和那些先贤伟人们肩并肩……多好的机会啊。”

        李牧道:“滚犊子,并你个锤子,你怎么不自己去并肩,你怎么不去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老神棍道:“我是要登擂的呀。”

        “啊?”李牧楞了一下。

        这不符合老神棍贪生怕死的人设啊。

        主动去送死?

        “那……我也不去。”李牧直接拒绝道。

        老神棍乐了:“由不得你……再说,不只是你,袁吼,小九,王诗雨,小粉猪这些,都得去,东方夜刃也去,大家都得一起去,你逃脱不了。”

        李牧当时就惊了。

        怎么?

        这是组团送死吗?

        都活的这么不耐烦?

        他认真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神棍道:“我只能说,这是我们的机会,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错过就不再,为了这一次的机会,就算是放弃之前在东圣洲的一切布局,也都在所不惜。何况,能够推进到今日这一步,东方夜刃的任务,可以说是超额完成了。”

        李牧若有所思。

        他盯着老神棍,一字一句地道:“你隐瞒了太多的东西。”

        老神棍呵呵道:“隐瞒?是你自己机缘不到,领悟不透而已。”

        老神棍指了指上方天穹,道:“有些事,天机不可泄露。”

        “故作神秘”

        李牧冷哼。

        他起身,牵着花想容的手,朝外走去,道:“且,不说算了,我得好好想一想。”

        老神棍摸着自己稀疏的胡子,啧啧地笑着,没有再说什么。

        用地球上的一些历史学家的话来说,历史的车轮,已经滚滚碾过,任何一个生活在这个时代的生灵,就像是大势之中的尘埃一样,只能在这大势中沉浮,想要置身事外,根本不可能。

        就算是当年,那位站在了仙界顶峰,站在了万古最高位置的人,也都无法逃脱出去,何况是李牧?

        “是第二次仙崩,还是再塑三界,就在此一举了。”

        “希望那些已经进入战场的人,还在坚持着吧。”

        老神棍来到刑府大殿之外,仰面看天。

        蔚蓝的虚空中,仿佛是浮现出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熟悉而又遥远,有些人已经永远地消失,还有一些不知散落何处,更有一些依旧在奋战……快了,脍了,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不管是以何种方式。

        老朋友们,我来了。

  http://www.huashuge.com/14_14640/280182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