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圣武星辰 > 1414、绝境?

1414、绝境?

        这是两个不亚于顶级巨头的仙道强者。

        李牧很快就做出判断。

        这就很有意思了。

        平日里,七大势力的巨头们,象征和代表着整个万仙福地的最强战力。

        但现在,一下子就跑出来这么多藏头露尾的老家伙。

        实力强。

        身份神秘。

        所以,这就是七大势力的底蕴吗?

        看来万仙盟的大势力们,也都是拼了。

        李牧静观其变。

        他当然希望,代表诸神殿阵营出战的仙心剑宗太上长老可以赢。

        这样一来,在接下来的加场战中,花想容就会轻松很多。

        很快,战斗开始。

        仙古擂台上,连接不断地传出一阵阵的轰鸣声。

        两大强者,以最激烈的方式,展开了战斗。

        ……

        “镇仙塔的这帮杂碎。”

        四号大型偏殿中,尊兽台的青龙殿主,气得咬牙切齿。

        他还沉浸在熊人族兽尊的败亡中。

        他没有想到,这一战竟然会输的这么惨。

        这个兽尊,血脉玄奇,修为精深,是他的左膀右臂,实力并不比他差多少,本以为会是一场单方面的碾压局,没想到,最终竟然是反被速杀。

        “那个老棺材瓤子,一定是镇仙塔的前代古仙。”

        一团赤红色的炙热氤氲中,传出来了朱雀殿主的声音。

        四大殿主之中,朱雀殿主素来神秘,勤于修炼,从来不管尊兽台的事物,喜欢遮掩面貌,但实力强大不容置疑。

        对于她的话,青龙还是很重视的。

        “连前代古仙都唤醒了,镇仙塔真的是拼了。”玄武殿主道。

        朱雀殿主道:“这一次的仙古擂台战,与以前不一样,镇仙塔孤注一掷了,预言即将实现,这是终战之章,一切都将落幕,你我也要有陨落的觉悟,不要再指望着和以前一样走过场了。”

        空气因为他这一句话而压抑了起来。

        青龙殿主道:“可是,擂台战的出战人选和顺序,已经无法度侧,我们如何是好?”

        事情发展到现在,尊兽台的巨头们,无奈地发现,事情好像是超出了自己的预料和控制。

        朱雀殿主的声音,从赤红色的炙热氤氲中传出,言简意赅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八个字,道尽仙道之争的精髓。

        玄武殿主也是一副跃跃欲试的姿态,道:“既然如此,不如大家都登上擂台,舍生一战,哈哈哈哈,要是能够得到木牧的拳法,那就最好不过。”

        她还在垂涎李牧的【真武拳】。

        而一说起木牧,青龙殿主的脸色,重又变得不太好看。

        因为他一手选择和承认的白虎殿主,现在正在和木牧厮混在一起,完全舍弃了尊兽台,想一想,都觉得牙疼。

        那个家伙,难道是个傻子吗?

        明明留在尊兽台,好好做他的白虎殿主,万人之上,岂不是好?

        却偏偏要跟着木牧那个注定被各大势力恨上和算计的家伙去瞎混,简直是蠢到了家。

        ……

        ……

        轰!

        擂台上,最为激烈碰撞爆发。

        仙心剑宗太上长老的身躯,缓缓地倒下。

        他的眼神中,带着不甘。

        手中的本命仙器【太华神剑】,被侵染成为了黑色,布满裂纹,坑坑洼洼,失去了灵性。

        “你……你……你这……不属于……你到底……”

        他瞪大了眼睛质问道。

        身为昔日仙心剑宗的顶级巨头,他纵横仙界,威震万仙福地这么多年,曾经风光无限,妥妥一个时代的主角,隐居养性这么多年,修为跟进一步,登擂之前,信心十足,没想到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更为关键的是,并非是技不如人。

        而是冥府这个古怪的强者,身上的力量,无比古怪,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力量。

        那黑色气息,竟是可以腐蚀一切,连他的本命仙剑,都腐蚀了。

        那是魔鬼的力量吗?

        “上路吧,老家伙,等你死了,就知道本座是谁了。”

        浑身笼罩在黑衣之中的冥府强者,发出冰冷无情的低笑声,充满了残忍的嘲讽,仿佛是来自于九幽之下的死神一样。

        嗖嗖!

        黑色的氤氲席卷而去。

        笼罩了仙心剑宗的太上长老。

        “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

        可见这种诡谲的腐蚀,是何其痛苦。

        连一位老牌剑仙,都无法忍受而痛苦哀嚎出声。

        很快,这位升华到了巅峰状态的剑仙,就被腐蚀成了一具黑色的骷髅,矗立在了擂台上,肉身和元神,彻彻底底地的消散了。

        ……

        “什么?”

        三号大型偏殿。

        仙心剑宗的掌门【无心剑祖】一脸震惊地拍案而起。

        “这……太上长老他输了……怎么会这样?”

        “那个家伙,到底是谁?”

        “不可能,太上长老的剑道,已经到了太苍十二层,堪比仙圣高阶巅峰,竟然……”

        其他的仙心剑宗剑仙们,极度震惊,一下子,也都失声嗡嗡嗡议论,语气中,充满了无法遏制的震惊。

        这一战,在他们的心目中,本该是绝对的胜券在握。

        尤其是在太上长老在极尽升华自己的修为之后,实际战力在仙心剑宗中,绝对可以排进前三。

        结果……

        支撑了不到一个时辰?

        这太荒谬了。

        就算是冥府的大王亲自出手,也不可能呈现出如此碾压的局面。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对,不对……”

        【无心剑祖】双眼之间,剑光丝丝缕缕的流转,喃喃自语。

        他仿佛是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谜题一样,苦苦思索着什么。

        很快。

        他长身而起,化作一道流光,离开了偏殿。

        “尔等在此观战,不可离开,本座去去就来。”

        命令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激荡在偏殿中,久久不绝。

        ……

        ……

        “唉,这一轮……怕是悬了。”

        战神叶狂浪苦笑。

        裴炜、巫云和祝朝九的面色,也都难看了起来。

        是啊。

        悬了。

        之前花想容的横空出世,锤爆冥府三王,让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本以为哪怕是后面的两站,最终都输了,但以花想容的强横实力,亦可以以一敌二,横扫对手,力挽狂澜。

        但是现在?

        不论是镇仙塔的那个老棺材瓤子,还是冥府的神秘黑袍怪物,都展现出了万仙福地顶级巨头的实力,不仅不比冥府三王这种层次的仙者弱,反而更高。

        两个怪物,联合出手,花想容怎么会有胜算?

        “这下子,木牧怕是要疯了。”

        战神叶狂浪调侃自嘲一般地笑了笑。

        自己的女人,死在眼前,木牧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怕是要疯。

        ……

        八号偏殿。

        李牧沉默着。

        他的眉头微微皱起。

        所谓关心则乱。

        这一轮的加场赛,花想容独对老棺材瓤子和黑袍怪人。

        不管李牧对于花想容,再有多大的信心,都会忍不住担心。

        之前的两战,足以震惊各方。

        老棺材瓤子的实力太过于惊艳,一招瞬杀熊人族兽尊,看不出深浅,境界最低也在仙圣高阶。

        黑袍怪物的体内,隐藏着一种很诡异的力量一种相比于仙力更加高层次的力量,虽然只有那么一丝丝,但却让仙心剑宗的太上长老,饮恨擂台。

        这两个怪物,都极为可怕。

        不止是修为高,更兼具着无比丰富的战斗经验。

        花想容对上这两人,怕是难言必胜。

        如果万一输了,下场只有一个

        死。

        李牧一想到这个字,头皮发麻。

        他脑海里,疯狂地构思着各种办法,开始做准备。

        这时,一直都沉默着未曾出声的妖修联盟大妖【影】,突然道:“木牧大人,小妖祖殿下,有一件东西,让我交给您。”

        嗯?

        李牧惊讶地转身看向他。

        就看【影】拿出一个储物戒指,递过来,道:“小妖祖殿下曾言,若是他在擂台一战之后还活着,拿到钥匙进入了仙古战场,这件东西,他会亲自给您,若是他战死,那就由我来转交。”

        “什么东西?”

        李牧接过储物戒指。

        【影】摇头道:“我并不知。”

        李牧猛地想起一件事情。

        当初在四明山脉,妖修联盟频临绝境时,面对驰援的自己,小妖祖曾说他,他有一个秘密,让【影】转交给自己。

        后来【影】一直未开口。

        小妖祖还活蹦乱跳的。

        所以李牧没有开口问。

        结果在这样的一个时候,【影】故事重提。

        只怕这件东西,就是当初四明山脉绝境时,小妖祖要交给自己的东西吧。

        到底是什么东西,非要在他死了之后,才能交给自己看呢?

        李牧将戒指收起来。

        目光重新又回到擂台上。

        他还是更加关心花想容的安危。

        ……

        ……

        流光曳下。

        处于等待区的花想容,和老棺材瓤子,同时被传送到了仙古擂台上。

        这一瞬间,所有观战者的心脏,像是被狠狠地攫住了一样。

        气氛,瞬间就紧张的让仙道强者也无法呼吸。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一场加场赛,是仙古擂台战开战以来,含金量最高的一场。

        三个人,都至少是仙圣高阶的修为。

        都是足以傲啸万仙福地的存在。

        “擂台上,没有必要讲风度。”黑袍怪无桀桀地低笑着。

        老棺材瓤子极为认同地点头,气喘吁吁地道:“速战速决。”

        两人瞬间就达成了联手的默契。

        对于他们来说,名声如过眼云烟,尊严更是不值一钱,气度是自欺者的装饰,外人的评价比拂面的清风还不如……活了漫长的年代,唯一吸引他们的,是长生的诱惑。

        他们快死了。

        越是快死的人,才越是怕死。

        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了不畏惧的资本。

        无声无息之间,两大强者同时朝着花想容发动了攻击。

        毫无怜香惜玉的心思。

        一出手,就是极致杀招。

        越短时间结束战斗越好。

        “完了……”

        很多观战者,在这一瞬间,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在此之前,所有人都觉得,如果花想容还有一线生机的话,那就是因为老棺材瓤子和黑袍怪物,两个家伙自持身份,不会联手攻击一个如花似玉的柔弱后辈,花想容可以各个击破。

        这是唯一的可能。

        但是现在,连这唯一的可能性,也破灭了。

        这个风华绝代,惊艳无双的女仙圣,终究要陨落在这残酷的擂台上了。

        无数人,在这一刻,为之黯然叹息。

  http://www.huashuge.com/14_14640/283221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