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圣武星辰 > 1458、天殿的尊严

1458、天殿的尊严

        在如今地球这样的环境中,修炼的过程,就好像是在干燥的沙漠里面收集水源一样。

        每一次战斗,都是在消耗。

        消耗之后,就得快速补充。

        就像是汽车在行驶一定里程数之后,就得重新加油。

        末法时代,这是无数地球凡间武者们共同的痛。

        这茫茫尘世间,并不缺乏资质绝佳之辈。’

        可惜生错了时代。

        当然,修炼资源也是有的。

        比如灵石。

        但大多掌握在官方渠道,或者是一些有传承的世家、宗门。

        这些势力,可以和非人间秘境沟通。

        通过资源互换,互通有无。

        像是李牧这样,则是纯粹以逆天的功法和经验,活生生地在这末法之地,修炼出了一身修为。

        但再逆天,也得遵循宇宙规则。

        所以在秦岭山的废弃滑草场一战,李牧体内积累的真元,也消耗了不少。

        好在有灵石补充。

        “我能感觉到,天地之间的灵气,正在缓慢地恢复,每一日都在增加。”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上一世的这个时候,地球上的天地灵气,也在复苏。”

        “相比较而言,燃灯寺村的天地灵气浓度,比宝鸡市内更高。”

        “也就是说,越是靠近秦岭,灵气越多。”

        “灵气是从秦岭山中泄漏出来的。”

        “可能和那日的奇异滚雷之音有关系。”

        “按照秦霸玄所言,十大非人间秘境之中,秦岭山中的秘境,排名第一,也许这一切的变化,和秦岭中的秘境有关?”

        李牧猜测着。

        “小牧,妈喊你回家吃饭。”

        李建真在门口喊。

        “好嘞。”

        李牧骑在树上答应着,看了看村口方向。

        一辆赤红色的牧马人改装车,正穿过‘少祖遗风’四字牌匾,朝着村里开来。

        他笑了笑。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从树上跳下来,回家吃饭。

        吃到一半,门口引擎声。

        然后就又安静了下来。

        李牧可以清晰地感知到,那辆红色改装牧马人停在了门口。

        但坐在车里的一男一女,却并未下车。

        他们坐在车上,好像是在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动机不明。

        李牧也懒得理会。

        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的餐桌边吃饭。

        云姨虽然是一个假的陕西人,但是做的一手臊子面,可以说是整个燃灯寺独一份,好多地地道道吃面、做面的三五十年的老妈妈,也比不上云姨的手艺。

        李牧连吃了十二小碗。

        李建真也是吃的满头大汗。

        陕西的臊子面,分大碗和小碗,真正正宗的,都是小碗,称之为‘一口香’。

        小碗里就一口面,只吃面,不喝汤,吃完之后,汤不用,直接重新盛面条,再浇汤    ,面条是手擀面,汤里面有绿的韭菜,橙的胡萝卜丁,白的土豆丁,红的肉臊子,飘着油泼辣子,浇上老陈醋……

        一口下去,唇齿留香。

        李牧上一世就好这一口。

        这一世,更是喜欢。

        一口气,吃了二十碗。

        “这孩子……少吃点,别撑坏了肚子。”李华在一边笑着道。

        他一个大人,也只是才吃了十碗而已。

        常言道,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常言说的真对。

        咚咚咚。

        传来了敲门声。

        “谁呀?”

        李华扭头看去。

        就看一对年轻男女站在门外。

        男的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黑色短发,面容周正,颇为严肃,年纪轻轻却给人一种老干部的气息,穿着一身毫无褶皱的黑色呢子中山装,黑色皮鞋,披着一件纯黑色的大氅,系带是淡金色,在黑色的衬托下,无比显眼。

        更显眼的是,他身边的女子。

        二十五六岁的女子,正是最为美丽的年华,一头飒爽利落的短发,精致的五官,小麦肤色,烈焰红唇,墨镜掀起扣在额头上,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将火辣火爆的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有一种袭人的火辣美丽。

        这样两个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平日里,燃灯寺村中,根本见不到这种人物。

        李华愣了愣,下意识地看向李牧。

        自从平静的生活被打破,李华已经逐渐适应了妻子和继子的身份的特殊,所以第一时间,就将这两个人的来意,联想到了李牧的身上。

        “你们谁呀?”

        李建真出口无状,直接问了起来。

        年轻男子跨过门槛,走进来一步,目光从一开始,就定格在李牧的身上,道:“我来找你谈谈。”

        李牧一筷子挑起面条,吃完第二十一碗‘一口香’,抬眼看了这年轻人一眼。

        冷凡。

        天殿陕西省分部的部长。

        他的声音,和昨夜曾建空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一模一样。

        李牧一听,就判断了出来。

        说实话,和电话里那个狂拽吊炸天的姿态相比,眼前的冷凡真人,给李牧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这个年轻人,像是一座沉默的冰山一样,冷静而又坚韧,却又有一种让人感觉到可靠、值得信赖的感觉,反而没有了电话里那种嚣张。

        “是小牧的朋友吗?进来坐,吃饭了没有?吃一口?”

        李华有着农村人特有的质朴和热情,起来笑着打招呼。

        “我只想和他一个人聊。”

        冷凡指了指李牧。

        李牧冷哼了一声,道:“我们家还没有吃完饭呢。”

        冷凡皱了皱眉。

        却是旁边的皮衣御姐,轻轻地拉了拉冷凡的后衣摆,然后大咧咧地笑了起来,道:“啊,在外面就闻到了,真香啊,这么香的臊子面,在省城都没有见到过呢,嘻嘻,大叔,大婶,能不能给我们盛两碗,我们可以付钱。”

        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李牧没有再说什么。

        云姨道:“坐。”

        一会儿,漆木盘子里,六小碗的臊子面端上来。

        “我叫卡卡,这位是我的顶头上司冷凡。”

        美貌御姐卡卡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就端起一碗吃了起来,才第一根面条入口,顿时眼睛一亮,那一瞬间的神情所散发出来的美丽,就好像是一朵玫瑰炙烈绽放一样。

        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啊,香,真香。”

        一口气吃了五碗。

        就只留了一碗给冷凡。

        冷凡犹豫了一下,端起碗,挑起一筷子面条。

        吃了一口,他怔了怔,然后毫不犹豫地将碗里的面条都吃光,还把原本不应该喝的臊子汤,也喝了个干干净净,碗底的韭菜,也用筷子很仔细地一根一根夹起来吃掉。

        然后放下碗。

        “我要和你谈谈。”

        冷凡盯着李牧。

        这是他第三次说相同的话。

        李牧揉了揉眉心。

        真是一个无趣的人。

        “想说什么,就说吧。”李牧道。

        冷凡摇摇头:“我想只和你一个人谈。”

        你特么……复读机吗?

        李牧简直无语。

        “小牧,我和你爸去广场上打麻将,小建,你和我们一起去。”

        云姨带着李华和李建真离开了。

        李牧站起来,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道:“好了,现在就我一个人了,有什么话,你说吧。”

        冷凡也站起来,看着李牧踩在小板凳上在水槽里洗锅洗碗,一阵无语。

        一个踩着小板凳刷碗洗锅的武道宗师?

        他顿了顿,道:“我的身份    ,想必你已经知道了,武道宗师在国内,具有常人无法想象的尊崇地位,一般的法律,对于古武者,尤其是达到了武道宗师境界的古武者,没有什么约束力,但是,杀我天殿的人,却不在此列,哪怕是武道宗师,也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李牧淡淡地道:“交代?可以啊,说吧,你要什么交代?”

        冷凡道:“我想要知道,你为什么杀他?”

        李牧道:“很简单,因为他该死啊。”

        “为什么该死?”

        “这……”

        李牧放下手中的碗筷,转过身来。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那我就大慈大悲……啊呸,我倒是想要反问一句,你们天殿,什么时候,和昆仑中的人,狼狈为奸了?”

        他将曾建空的所作所为,都说了一遍。

        冷凡听完,看了一眼卡卡。

        卡卡摇摇头,道:“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曾建空带的那些外围战士和狙击手,也不太清楚,他们只是听命行事,天殿纪律森严,下属不会去质疑上司的指令。”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的确是该死。”

        冷凡道。

        李牧转过身去,继续刷碗:“行,就冲你这一句话,算了,这事儿我不追究了。”

        美女御姐卡卡无语。

        冷凡道:“但是,他该死,也该由我们天殿来处理,而不是死在你的手里,武道宗师也不能无视天殿的尊严。”

        李牧将最后一个碗洗好,转过身来。

        “唉,你们这些人,就是烦。”

        他看着冷凡,道:“尊严是自己争的,不是别人给的,你自己的人,管不好,丢了面子,却要别人给你尊严,我真是呵呵哒了……这样吧,你既然想要维护天殿的尊严,那这样,咱们来打个赌,如何?”

        冷凡摇头:“我从不做这种无所谓饿的事情。”

        李牧道:“不打赌?那是你们自己出去,还是我请你们出去?”

        冷凡眉头一皱。

        美女御姐卡卡却连忙道:“我觉得可以打赌,不知道,你的赌注什么?”

        冷凡看向她。

        卡卡道:“先听一听再说嘛。”

        冷凡就不再说话了。

        李牧道:“很简单,你们两个,不管是谁,只要能够接住我一指之力,那你们想怎么要尊严,我就怎么给你们尊严,若是接不住,呵呵呵,那就得替我办一件事情,如何?”

        今天一更,明天三更

  http://www.huashuge.com/14_14640/285249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