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怒战苍穹 > 第二十八章 真正的伟大

第二十八章 真正的伟大

        “这件事,做的过了。”李廷云平淡的声音,让所有人为之一惊。

        “父……父亲?”李元恭瞪大了眼睛看着李廷云,堂堂李家家主已经有太多年没有当众说出过父亲二字,足见李元恭现在的震惊。

        李霸道也一样一脸疑惑,老祖李廷云在李霸道的脑海中始终都只是十分淡薄的印象,不管是“上一世”还是重生后,李霸道见到李廷云的次数加在一起也绝对不超过十次,并且全部都是远远观望,记得当年就算是父亲和祖父一起身死那天,老祖也仅仅是远远的看了自己一眼而已。

        李廷云信步走到主位上,慢慢坐了下去,老人家落座的瞬间,众人这才感觉好像终于可以松开一口气,就好似一条巨龙终于卧下身子一般。

        “元恭,我说你这件事做的过火了,你可有不服?”李廷云语气平淡的问道。

        “孩儿不敢。”李元恭连忙一弓身回道。

        “不能说不敢,你该说不会。”李廷云继续说道:“当年我重立李家规矩的时候就说过,不管是谁,按规矩办事,我知道偌大的家族总该让上位者有足够威严,所以许多时候你们这些人想做什么事情我也都是睁一只闭一只眼。比如当年你暗中授意不允许这孩子修炼,我也是没有反对过的。”

        见李廷云忽然这样说,李霸道不禁好奇的看了老祖几眼,老祖今日露面到底要做什么,李霸道根本想不明白。当然,不仅是他,现在就算是李元恭也一样看不清楚李廷云到底想做什么。现在连家主都噤若寒蝉,其他李家人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往日里面若寒冰的大长老现在也是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但总是透出一种说不清的别扭感觉。

        “我能明白你心中所想,承宗那年的事情确实给我李家造成了不小伤害。但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了不是么,所谓诅咒之血的说法,不过是一些喜欢看热闹的其他家族修士传出来的谣言,外人可以拿这件事作法,难道你也真的相信了这种说法?”李廷云的语气忽然严厉了起来:“是你已经老糊涂了,还是坐了这些年的家主宝座把你的胆气都坐光了?”

        李廷云忽然的严厉吓得众人全都双腿一软,老祖的威严实在太过惊人,一些李家子弟甚至已经一屁股跌坐了下去。李元恭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称不敢。

        “李家人,可以被敌人打败,绝不能被自己人击垮!”李廷云依旧严厉的训斥着,随后看向李霸道,略显平静的说道:“去把肖柔请来。”

        李霸道注意到了那个“请”字,心中稍安,拖着疲惫的身躯将肖柔请来,路上因为自己的伤势,肖柔又低声了咒骂了李元恭一番,听得李霸道不由得暗暗发笑。可是走进青云厅后,肖柔却全身紧绷,头低的很低。

        “肖柔,这些年你做的很好。”看着肖柔谨小慎微的样子,李廷云很慈祥的说道。

        肖柔听完却忽然身子一抖,下意识的就想跪下去,结果刚跪到一半却被李霸道生生拦住。

        “柔姨,老祖是真的在夸你。”李霸道咧着嘴说道,忽然拦住肖柔又牵动了伤势,剧痛让他很难保持表情的镇定。

        肖柔不解的看向李霸道,又看了看老祖李廷云,这一刻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主位上的李廷云微微笑着,点着头说道:“我确实是在夸你。”说完看向李霸道,老人又发话:“霸道小子,这一跪该是你对肖柔拜下去才对。”

        “嗯?”李霸道一愣,随后恭声道:“还望老祖明言。”

        “你真当你小子偷偷修炼十年,老夫就没有发现么?”

        李霸道眉头皱了起来,继续耐心的听着。

        “家主不希望你修炼,是想未雨绸缪,出于为李家全局考虑,他的做法是没错的,所以当年他提议的时候我没有拒绝。可是在知道这个消息后,肖柔冒着被责罚的风险主动来找我,她恳求我不要剥夺你修炼的权力,当时我跟她说了家主的考虑,然后问她可以做出什么样的保证。”说到这,李廷云忽然停了下来。

        “柔姨是怎么保证的?”李霸道下意识的问了出来,甚至忘了用任何敬语。周围其他李家人也一样好奇的看着他,包括跪在地上的李元恭,他其实也很好奇是因为什么老祖才决定让李霸道修炼。事实上,李元恭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李霸道暗中修炼的事是老祖授意。如此想来事情就变得合理了,如果不是老祖暗中授意,影卫怎么可能会查不到这个小子的真正动向。

        李元恭暗暗思量这些事情的时候,李廷云终于重新开口:“当时我跟肖柔说,家主的威严是不允许被挑战的,所以我不会公然斥责他的一些做法,至少他这个决定出现错误之前。但凡事都可以商量,如果肖柔可以做出保证,自然也可以允许你修炼。当时我提出的要求是如果你将来做了什么报复李家的事或者修炼途中出现什么问题,她作为担保人,必须先以死谢罪。这个条件,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听到这里的时候,人们看向肖柔时的眼神已经不同,李霸道面无表情,身子却已经在颤抖:“然后呢。”

        “事实上,当时我也只是帮她替你找一个借口而已,借口有了,自然也就没什么了。但影卫的头领作为需要负责保密的一方,当时提出条件是肖柔必须先给这个保证付出点代价。他说既然你想修炼,那肖柔就不要修炼了吧。然后,她就当着那头领的面废了自己的命魂。”说到这,李廷云也有些微微叹息:“其实当年那头领提出条件的时候我就在场,我本应该制止的,却没想到仅仅是我愣神的功夫,她已经动手。”

        这番话说完,青云厅里静的再没有一点声音,就连原本准备发作的李元恭也彻底傻在原地。他忽然想起来,眼前这个柔柔弱弱的女人,当年是跟李霸道的母亲苗晗并称绝代双姝的姐妹,虽然绝代二字放在她们身上有些夸张,但她绿阶一重的修为也绝对称得上强者二字。只是随着当年的变故发生,她便始终是一副寻常人姿态出现,渐渐的李元恭也只当是这女人修炼了什么特殊的敛气功法,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自废了命魂。

        自废命魂就是断绝了修炼的机会,对一个天赋尚佳的人来说,这其实是比死还要难以接受的事情。这个女人,真的是连死都不怕吧,李元恭有些恍惚。

        “霸道小子,这个人,可值得你一拜?”李廷云看着李霸道问道。

        李霸道如梦初醒,想都不想直接跪倒在地。这是他重生后第一次跪拜,却忽然感觉自己怎么拜都拜不够。肖柔只是愣神的功夫,李霸道已经咚咚咚的磕了不知道多少个响头,地上鲜血一片,却也掺杂了许多泪水在里面。

        “柔姨,柔姨……”李霸道忽然泣不成声,这样很丢人,十分不符合他重生后给自己树立起的冷漠形象,可他却没有半点杂念。肖柔连忙弯身想去把李霸道拉起来,却无论如何都提不起这个还略显瘦弱的少年。她很想哭,不是因为委屈,而是这一刻看着跪在面前的这个泣不成声的少年,她忽然有了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不论成就,只看人品,不管这个少年现在变得有多霸道,至少他懂得感恩。

        这就足够了。

        李廷云终于站起身,亲手拉起了跪在地上的李霸道,坚定的说道:“大恩不言谢,肖柔对你虽无生育之恩,却有十足的养护之情,穷你一生都不要忘却这份恩情就好,不要去说,要去做,知道吗。”

        “霸道知晓了。”李霸道郑重的点点头,说话间干净利落的擦干眼泪,用力抱了抱肖柔,尽管胸口的伤势让他痛苦难耐。

        李廷云看着同样泪光闪烁的肖柔,当着李家众人的面郑重其事的宣布:“从今起,肖柔便是我李家供奉。”此言一出,青云厅虽然还是传出一些议论声,但更多的却还是沉默,不过却不是沉默的怒火,而是深深的尊敬。肖柔不是家臣,却做了这样的事,如此品行,值得所有人尊重。

        肖柔下意识的想要开口拒绝,李廷云却笑呵呵说道:“就当是老夫对你的亏欠吧,这些年来在培养霸道的这件事上,你做的很好。”一句话封住肖柔想开口的想法,随后转身看向李元恭:“如果没有这几天发生的事,你做的仍旧不算有错。不过既然霸道已经展示出了足够实力,也证明了他可以控制自己,你还要痛下杀手,这就不是未雨绸缪的范围了,我说的可对?”

        “对。”李元恭艰难的挤出这个字,不是言不由衷,实在是不习惯当众认错。

        “知错就好。”李廷云没有太计较李元恭的态度,只是淡淡说道:“既然知错,那就去向霸道认个错吧。”

        ...

  http://www.huashuge.com/16_16099/80091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