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战争天堂 > 1158 诅咒之力

1158 诅咒之力

        那个男人在荒野中踉踉跄跄的走着,每当他迈出一步,都在脚下的泥地上留下一个血脚印。&1t;/p>

        黑红的血浆从他上半身的几十个伤口中涌出来,胸前粗糙的缝合痕迹下方,血肉仿佛正在不断蠕动,这个可怜人想要自杀,但双臂被截掉的他,就连自尽的力气都没有了。&1t;/p>

        “我……”&1t;/p>

        他不停嘟囔着含混不清的话语,血浆从嘴里不断涌出,被切碎的舌头肿得像香肠,却“巧妙”的没有彻底阻塞喉咙,仍然留有呼吸的空间。&1t;/p>

        接受了残酷折磨的男人,不得不面对更加残忍的事实——对方留了自己一命。&1t;/p>

        意识在剧痛中开始磨灭,只剩下本能的反应。虽说外形仍然是人类,但这个人的智商已经降低到小型啮齿类动物的水平,大脑的一大部分早已停止工作,只剩下小部分区域还在苦苦支撑。&1t;/p>

        他充血的双眼不断旋转,缓缓定格在远方的荒地上,几名牛仔骑马赶了过来,在看到此人的惨状时,吓得立刻勒马停在远处。&1t;/p>

        尽管这家伙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牛仔们还是从他身上残存的几块布条,以及右脸颊上的大块胎记,认出了此人的身份。&1t;/p>

        “霍尔曼?你怎么成这个鬼样子了?”&1t;/p>

        “唔……”&1t;/p>

        被叫做霍尔曼的牛仔努力的想要说什么,一片混沌的意识却想不出什么话语,肿胀的舌头同样影响了他的音,其他牛仔们凑到他身边,终于听清了这家伙想要说的话:&1t;/p>

        “杀……我……快点……”&1t;/p>

        一名精壮的年轻男子拔枪瞄准霍尔曼的脑袋,干脆利落的帮他结束了无边的痛苦。当这个可怜人倒地的时候,更恐怖的一幕生了。&1t;/p>

        “哗啦”一声,霍尔曼胸前的缝合痕迹崩裂了,错位的内脏从胸腔中滑出来,平铺在大片的血泊之中。&1t;/p>

        “他吗的,生什么了?”&1t;/p>

        目睹了猎奇无比的惨状,即使是剥印第安人头皮时毫不手软的牛仔,也被吓得连连后退。接着,他们很快便意识到,霍尔曼的死法是被人设计好的。&1t;/p>

        一名牛仔弯下腰,从霍尔曼背上撕下一张被钉上的字条,只见上面写着一行潦草的文字:&1t;/p>

        “我杀了五个人,有种就来找我。”&1t;/p>

        “god-damn-it……”&1t;/p>

        牛仔用力把那张纸揉成团,扔到脚下重重踩了两脚。&1t;/p>

        ——霍尔曼刚才应该是被派到南边的印第安人聚落去了,他们的确是五个人出的。按照字条上的文字来看,另外的四人应该也是凶多吉少了。&1t;/p>

        “还愣着干什么?回去叫援兵!”身材高大的牛仔回头看向旁边的几名同伴。&1t;/p>

        他不知道敌人是什么来路,但如此残忍而精妙的手段,绝对不是印第安人可以做到的。荒野上的劫匪只想劫财,一般也不会大费周章的弄出这种伤势。&1t;/p>

        也就是说……他们正在面对的,是荒野上的猎奇犯罪者,而且肯定不止一人。&1t;/p>

        不过,就算对方再怎么狂妄,也无法抵御美利坚拓荒者们的浪潮!&1t;/p>

        “你们死定了,狗娘养的……”&1t;/p>

        高个子牛仔回头看向远方的荒地,接着驱马原路返回,开始向附近的牛仔聚集地呼叫援军。&1t;/p>

        而这时,血刃、林迟以及安德莉雅,正好抵达被牛仔们屠戮的印第安人聚落。&1t;/p>

        这里的房屋由茅草搭建而成,在“村庄”中央有一堆熄灭的营火,除此之外别无他物。与牛仔们建造起的房屋比起来,印第安人仿佛还生活在原始社会中。&1t;/p>

        “某人建造安全屋的想法破灭了。”林迟笑道。&1t;/p>

        “这也太惨了吧?”血刃叹了口气:“我本来还想在这里弄个基地什么的。”&1t;/p>

        “也许可以弄出基地,但经过你刚才的挑衅,牛仔们说不定正在赶过来。”林迟若有所思的看向聚落外侧的荒地。&1t;/p>

        之前血刃在进行残忍的“治疗”时,没事干的林迟也在旁边观赏了全过程,他自然也看到了血刃写下的挑衅文字。&1t;/p>

        “你难道怕他们不成?”血刃瞥了林迟一眼。&1t;/p>

        “人太多的话我们弄不过来的。”林迟摊开双手:“要是来了三十人,你觉得我们能搞定?”&1t;/p>

        如果时间充裕,或许还能准备陷阱之类的东西,但这里的牛仔基本都骑着马,自己根本来不及准备什么,敌人应该就会抵达。&1t;/p>

        位于平原上的这座村庄中,并没有任何靠谱的掩体,如果被大批牛仔包围,他们也只能沦为活靶了。&1t;/p>

        “我刚才玩得有点儿嗨。”血刃搓了搓手上的血迹:“多来几个人不是正好可以为你的那个‘神灵’提供祭品么?”&1t;/p>

        “它要的祭品是‘恐怖的战士’,不是这些杂兵。”林迟提醒道:“顺便,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1t;/p>

        ——古神的原话是“在荒野的最南端,居住着恐怖的战士”。从地图上来看,这里应该就是地图最南端的边缘了。&1t;/p>

        林迟以前也曾经试过抵达地图边缘,然后现自己被无形的“空气墙壁”挡住了。但npc和随从们倒是可以穿越边际,移动到那堵墙壁外面去。&1t;/p>

        “反正有安德莉雅在,没什么问题的。”血刃低声说着。&1t;/p>

        不过这时,正在查看地图的林迟没有回应她的话语,只是心不在焉的转过身,看向村庄西侧的几栋茅屋。&1t;/p>

        “‘恐怖的战士’说不定就在这儿?”他说。&1t;/p>

        “你是说印第安人?”血刃立刻反应过来了。&1t;/p>

        “没错,这里应该就是荒野最南端了。”林迟点点头:“古神要求的祭品,说不定就是居住在这里的某位印第安人。”&1t;/p>

        “那你应该回刚才的沙坑去,尸体都在那儿。”血刃摇了摇头。&1t;/p>

        “我倒觉得‘恐怖的战士’应该不会这么轻易被搬走。”林迟意味深长的说着,把目光投向村落中心的柴堆:“你不觉得对于营火来说,这里的木柴有点太多了吗?”&1t;/p>

        此话一出,血刃和安德莉雅也立刻扭头看向柴堆。&1t;/p>

        三人快步走过去,搬开上面堆着的木柴。接着映入眼帘的,是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1t;/p>

        那是一个身高至少两米的彪形大汉,红皮肤上抹着白色的油彩,脖子上挂满了羽毛装饰物。&1t;/p>

        他的脖颈被砍出深可见骨的缺口,全身上下的枪伤和刀伤看起来至少有一百处,但即使早已因失血过多身亡,他手上依然紧握着长矛和短刀。&1t;/p>

        &1t;/p>

        从这个男人手上的累累伤痕来看,美国人应该是使用了猎枪和长刀,试图缴下他的武器,但尽管如此,也没能切断他的手骨。&1t;/p>

        纵然身亡,这名战士的双眼依旧圆睁着,脸上也还是挂着愤怒的表情,仿佛随时都可以站起来继续战斗。&1t;/p>

        “这就是……恐怖的战士么。”&1t;/p>

        血刃蹲到那具尸体旁,伸手触摸对方冰冷的肌肤,向来喜欢使用人体制作一些“工艺品”的她,这次却没有那么做。&1t;/p>

        林迟从背包里取出染血颅骨,把临时的祭坛放在那名印第安战士的尸体旁边,有半透明的云雾从印第安战士的尸体中飘出来,被吸入头骨之中。&1t;/p>

        然后,紫色的光芒再次从颅骨的眼眶中闪烁:&1t;/p>

        “许愿吧,你们献上了祭品。”&1t;/p>

        “有一群拓荒者向这座村落攻过来了,请您诅咒他们。”林迟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的请求:“我们将为您献上更好的祭品,请您保住我们的性命。”&1t;/p>

        “黑暗降临之前,靠近此地的枪手都将遭受我的诅咒。”&1t;/p>

        古神阴森的声音在三人耳边回荡:“在荒野的北方,强大的战士正在游荡,献上他的血肉,我将实现你们的下一个愿望。”&1t;/p>

        说完,骷髅眼眶中的光芒又一次黯淡下去,像是耗尽了力气。&1t;/p>

        村落里恢复了之前的死寂,只有飞虫出的嗡嗡声,古神降下的诅咒无声无息,似乎没有带来任何实质性的改变。&1t;/p>

        “我还是觉得这货是在骗人。”血刃皱起眉打量着林迟手中的颅骨。&1t;/p>

        “到底是不是骗人,我们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林迟收起骷髅,饶有兴致的看向荒野的边缘。&1t;/p>

        现在还看不到牛仔们的影子。不过,若是有人现了霍尔曼的尸体,他们的“复仇军团”应该也快到了。&1t;/p>

        兵贵神,牛仔们肯定也明白这个道理。若是时间拖延太久,对同伴施与酷刑的那些“罪犯”肯定会逃跑。&1t;/p>

        那么,就要看这些牛仔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现那个可怜虫了。&1t;/p>

        哒哒的马蹄声从远方响起,在林迟完成了祭祀的二十分钟后,愤怒的复仇之潮终于到来了。&1t;/p>

        印第安人村落的四面八方都飘起沙尘,至少三十人围成一个圆圈,从外侧开始缓缓逼近被屠戮的村落。&1t;/p>

        骑在马上的拓荒者们端着步枪,瞄准了看似无人的村庄,紧盯着还没倒塌的那几栋茅屋,提防敌人的突然袭击。&1t;/p>

        与刚才搬运尸体的牛仔不同,这次抵达村落的,都是战斗经验丰富的精确射手。其中不乏参加过美国南北战争的老兵。&1t;/p>

        对于这些经历过残酷战役的士兵来说,不管是印第安人还是荒野劫匪,都不过是脆弱不堪的废物罢了。而这次负责围剿的指挥,也是参加过葛底斯堡大决战的老兵。&1t;/p>

        “点燃房子,把他们烧出来……”&1t;/p>

        老兵大声说着,嘴角的刀疤在说话时不断变换形状,几名手持火把的牛仔,开始警觉的向村落里残存的茅屋靠近。&1t;/p>

        不管敌人是否躲在这里,排除隐患还是很有必要的。村落里能躲藏的地方只有茅屋和柴堆,而这些东西“凑巧”都非常易燃。&1t;/p>

        拓荒者们飞快的扫视四周,不漏过任何一个角落,手握火把的牛仔们,继续接近村落里的茅屋。&1t;/p>

        就在这时,村落里突然生了地震。&1t;/p>

        嗡!&1t;/p>

        拓荒者们眼前的视线猛然一颤,剧烈的耳鸣瞬间切断正常听觉。&1t;/p>

        他们很快便意识到,并不是生了地震,而是他们的自己在颤动!&1t;/p>

        “快……撤……”&1t;/p>

        老兵只来得及喊出这句话,便因为心脏病作从马背上摔落下去,其他拓荒者们也一个个栽倒在地,痛苦的嚎叫起来。&1t;/p>

        此时的他们,感觉就像是身处燃烧地狱。尽管没有任何外伤,体内的器官却像是正在融化,那种难以置信的痛楚,是任何外伤都无法比拟的。&1t;/p>

        “呃啊……”&1t;/p>

        一名牛仔张开嘴吐出黑红的血浆,身体登时变得无力,眼睛却因极度恐惧而瞪大了:他看到自己干瘪的心脏,竟然被呕了出来!&1t;/p>

        “是巫……毒……”&1t;/p>

        侥幸存活下来的一名拓荒者,惊恐的想要逃离,没跑出两步便重重的倒地,被烧毁的内脏从嘴里喷出,绘制出一副颓废派抽象画作。&1t;/p>

        “这也太帅了吧?”&1t;/p>

        之前还对古神持怀疑态度的血刃,在亲眼目睹了诅咒的效果之后,像是考试得了满分的小孩子,激动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不愧是神灵,太华丽了吧!”&1t;/p>

        “主人,您太激动了。”安德莉雅提醒道。&1t;/p>

        “快告诉我,你是从哪弄到这个古神的?”血刃用力摇晃着坐在茅屋里的林迟的肩膀:“我可以付钱,只要能招募这个就行!”&1t;/p>

        “算了吧,这种力量不是你能承受的。”林迟随口胡扯了一个理由。&1t;/p>

        “那你怎么可以?”血刃皱起眉盯着他。&1t;/p>

        “我一直承受着与自己年龄不符的帅气与机智。”林迟笑道。&1t;/p>

        “别胡扯了,我真的可以付钱。”血刃没好气的说:“或者用其他东西交换也可以,比如你需要的情报什么的……”&1t;/p>

        “这是个人隐私。”林迟的态度依旧坚决:“还是算了吧。”&1t;/p>

        “主人,我也不建议您涉足古神的领域。”安德莉雅站起来走出掩体,低头看向身体蜷缩成球形,正在急痉挛的一名拓荒者。&1t;/p>

        “人类不该贸然接触神灵,否则将会招致无可挽回的悲惨结局。这位先生,您也很清楚对吧?”&1t;/p>

        “我可以接受这种悲惨结局。”林迟无所谓的摆摆手,也从茅屋里走了出来,回到刚生过战斗的村落里。&1t;/p>

        包围了村落的三十几名拓荒者,此时已经全部死光了,他们的坐骑倒是毫无损,不过也早就逃跑了。&1t;/p>

        按照古神的说法,诅咒应该会一直延续到日落,也就是说,接下来的几小时,应该是绝对安全的。&1t;/p>

        “先休息一会儿,晚上去北边看看。”林迟说。&1t;/p>

  http://www.huashuge.com/16_16126/268041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