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都市至尊群主 > 第二十八章 谁羞辱谁?

第二十八章 谁羞辱谁?

        都市至尊群主第897章谁羞辱谁“这不是炼魂堂第一护法的大弟子孙炼吗?”

        “孙炼进来修为突破了通念境后期步入了通念境巅峰,在炼魂堂的内门弟子都能算得上是天才了!”

        “想不到这等身份的人物也来参加这赌约!”

        “传说,孙炼极其尊师尊道,这个师父力顶他师父也是正常的。”

        ……

        孙炼的到来引起了酒楼的轰动。

        齐鸣听到周围传来的议论上,神情微微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这看起来也就十二三岁模样的少年的修为竟然到了通念境的巅峰,资质真是不凡啊!

        不过这只是齐鸣的第一感觉,等他的的精神力再次一扫的时候,现一股阴寒恶毒的气息!

        孙炼向齐鸣走来,嘴角带着笑意。

        齐鸣面露为难之色,随即坚定下来:“既然公子想玩,那我就奉陪到底!”

        齐鸣的脸色都是装给孙炼看的,若是答应太痛快,到时候不免被孙炼看出来。

        孙炼看到齐鸣变换的脸色,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对着酒楼的众人说道,“我在在此坐庄,反是压神秘人赢得,压一赔十,押神秘人输的,压一赔一!其他的条件和这位叶兄的都一样,欢迎下注。”

        “孙老弟,来而不往非礼也!”齐鸣笑着对孙炼说道,“老哥我出两百万压神秘人赢!”

        孙炼听到齐鸣的称呼,眼神中闪现一抹阴戾之色,“那便多谢叶兄捧场了,若是叶兄到时候付不出来足够的灵石,只需要脱光绕着万村城跑一圈就行了,我这人还是很好说话的。”

        围观的众人笑了起来,孙炼明显是想羞辱齐鸣啊!

        “刚才我说了,穷的就剩下灵石了,怎么会付不起呢?”齐鸣笑着说道,“倒是孙老弟,万一要是神秘人赢了,你可得陪我数千万的灵石,你若是赔不起,我也会很大方的,我允许你在裸奔的时候穿个裤衩!”

        孙炼脸色有些阴沉,说道:“既然叶兄如此自信,那敢不敢加注?”

        “既然孙老弟有兴致,不管加多少,老哥都奉陪到底!”齐鸣豪气万丈的说道。尼玛我还不信了,我堂堂圣婴境的强者和一个通念境的蝼蚁比拼财力,我会输?搞笑的吧!

        “那我将我的一百万赌注,加到五百万!”孙炼像是输红眼的赌徒,对齐鸣大声说道。

        “那我将我的赌注加到六百万!”齐鸣针锋相对,丝毫不让,就是比孙炼多出一百万。

        围观的众人看到这场好戏,内心都振奋了,他们此刻那里看不出来齐鸣和孙炼明显是干上了,他们此刻对齐鸣真正的身份开始好奇起来了,毕竟在万村城敢和孙炼这样对着来的同辈之人寥寥无几。

        孟可欣在桌子下的小手使劲拽了拽齐鸣的衣襟,想要提醒他不要这么冲动,结果被齐鸣一把推开了,此刻的齐鸣更像是一个输红眼的赌徒。

        孙炼脸色更加阴沉了,这小子哪里冒出来的?在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如此不给他颜面?

        跟在孙炼身后的几个通念境的初期的强者见状,纷纷对齐鸣说道:

        “我出一百万,压神秘人输!”

        “我出两百万,压神秘人输!”

        “我出一百五十万,压神秘人输!”

        “我出八十万,压神秘人输!”

        ……

        这些人很多都是炼魂堂的内门弟子,这是个讨好孙炼的绝佳时机,他们怎么会放过?而且他们平均押注都到一百万了,虽然仅仅十余人,堵住就已经到了近千万。

        孙炼回头,对着那些用行动支持他的人一拱手,说道:“各位师兄弟的情义,孙某记下了。”

        “齐鸣,这些赌注你敢不敢接?”孙炼猛然一回头,气势如虹,吼道。

        “不敢!”孟可欣急忙大吼一声说道,她担心神秘人输了,叶大哥会很惨。

        “妇人之仁,退下!”齐鸣站起身,对着孟可欣斥责一声,随即面向孙炼说道,“有何不敢?这么点赌注叶某还真不放在心上!”

        “希望等到结果出来的时候,你还能这么自信!”孙炼此刻感觉心情愉悦,笑着对齐鸣说了一句,然后带着爽朗的笑容带着几个师兄弟一起走了,“哥几个,醉红楼,不醉不归!”

        “卧槽!叶一鸣这小子是疯了吧!竟然以一个人的财力去对抗炼魂堂数位内门弟子!”

        “他太冲动了!就算是化圣境的强者像他这样赌,也只有赔的连裤衩都不剩这一个结果!”

        “不作死就不会死,他真是自己作死啊!”

        ……

        在场的食客没人会认为齐鸣会赢,都觉得齐鸣输定了……

        孟可欣本来对神秘人非常的有自信,但是现在有些害怕,她知道孙炼是惹不起的,输了赔不起灵石,就算赢了,也担心孙炼撕破脸皮。

        再想到刚才齐鸣对她的斥责声,她感觉有些委屈……

        等到孙炼等人离开了,齐鸣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这群小子真是不知死活,谁都敢挑衅!

        齐鸣低头一看,见孟可欣眼光有些红,他急忙道歉,“可欣,我这可完全都是听你的支持神秘人啊!刚才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气了?”

        “哼!”孟可欣冷哼一声。

        “都灵海境中期了,还哭鼻子?要不要我去买两个糖葫芦给你啊!”齐鸣笑着说道。

        “你知不知道,咱们若是输了,就得赔近亿的灵石???”孟可欣瞪了齐鸣一眼,怒声说道。

        齐鸣附在孟可欣耳边,悄悄的说道:“你放心,这次赢定了,到时候将赢来的所有灵石都给可欣修炼用。”

        “先等赢了再说吧!”孟可欣没好气的回应道,“以后不管什么情况都不允许对我大吼大叫的!”

        “我保证!”齐鸣伸出三只手指头指向了天空,证明自己的诚意。

        吃完饭后,齐鸣就带着孟可欣在酒楼旁边的客栈住了下来。孟可欣回到房间之后,就吞下几枚丹药,打坐修炼起来,准备尽快突破境界,她现在也明白只有实力才能够保护自己了。

        齐鸣则是等了天黑之后,再次化身神秘人,走进了夜色中。

        万村城中央坐落着豪华的府邸,府邸的内院深处,一个身材瘦弱的中年男子盘膝坐在房中心的蒲团之上,他便是炼魂堂第一护法。

        “是你说我没有胆子和你一战?”忽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略带沙哑的声音。

        第一护法蓦然睁开双眼,一双犀利的眸子刺穿层层的夜色,落在门前的黑衣人身上!

        仅凭借这个声音,第一护法就知道此人是个劲敌,能够悄无声息的潜进院子并且准确无误的找到他,怎么简单?

        “我听说阁下乃是圣丹境之下的第一人,所以想和阁下切磋一番。”第一护法也是高傲之人,对着齐鸣傲然的说道。

        “那就来吧!”齐鸣右脚猛地一蹬地面,身体对着第一护法冲出。

        第一护法蓦然站起身,浑身灵力爆而出,准备迎敌。

        嘭嘭嘭!

        屋子里传来一阵闷响,而后再次陷入沉寂中。

        第一护法的气息萎靡至极,胸口断裂了数根,嘴角还有鲜血溢出。

        “你告诉那些挑战者,我邪名的尊严不是谁都可以挑衅的,若想再挑战我,最好事先准备好一颗疏灵丹,不然我再出手就不会如此客气了。”

        齐鸣留下一句话后,扬长而去。

        ……

        齐鸣回来之后,感觉到孟可欣还在努力修炼,嘴角微微一笑,将储物戒中的第二份邪术邪灵术取出来修炼了。

        通过这段时间的修炼,搜魂术已经修炼到了一定的火候,以他现在的灵魂强度,面对金丹境之下的邪修,不管对方是不是全盛状态,他都可以强心搜魂,只是这个术太过歹毒,他不到逼不得已是不会使用的。

        邪灵术的修炼也主要是依靠灵魂来修炼,他要将这个术修炼完成,才能够展现出一丝战斗力,才能用叶一鸣这个身份加入炼魂堂,更关键的是,师父可能被邪灵术控制了,他只有修炼到传说中的“心魔眼”,才有一丝可能救下被邪灵术控制的师父。

        这是他西界之行的重要目的之一,所以这份术尤为重要。

        齐鸣拿出邪灵术,全身心的感悟起来。

        第二天,神秘人夜战护法的消息如同风暴一般席卷而出,随之扩散的还有邪名之名。

        “据说那个神秘人自称邪名?”

        “邪名真是厉害啊!”

        “果然是圣丹不出,无人争锋啊!”

        ……

        在酒楼中在齐鸣那里下注的众人听到这个消息,个个脸色黑,神色阴沉想要噬人,那么多的灵石就这样输了???

        怎么可能?

        我不相信啊!

        我不服啊!

        “孙少!”一个身穿素衣的仆人快步走向厢房中。

        厢房中,孙炼和几个师兄弟正在喝酒,每个人身边都有两个美人陪伴,生活真是美好啊!

        正在抚摸怀中美人**的孙炼听到见到下人如此慌张,轻轻斥责道:“如此惊慌,成何体统!”

        “少爷说的是。”仆人调整一下呼吸,恭敬的说道。

        “何事如此慌张?慢慢道来,我是兄弟都在这里,还能翻天不成?”孙炼捏了捏怀中美人漂亮的脸蛋,对她说道,“你说是不是啊?”

        “那是,孙少英明神武,在万村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美人笑着说道。

        “昨夜神秘人再现,打败了第一护法大人!”仆人不敢再犹豫,语言简练的说道,他要是在墨迹,待会儿他就要完蛋了。

        “你说什么?”正在悠哉摸着怀中美人屁股的孙炼大惊,手上一使劲,将美人屁股都捏变形了,让那美人惊呼一声。

        孙炼却不管不问,直接将怀中的美人推开,上前一步,抓住仆人的衣襟,问道:“此事当真?”

        “这消息就是从第一护法大人的府中传出来的,应该是真的。”仆人小心翼翼的说道。

        “废物!”孙炼一把将仆人给扔飞了,此刻他怒气没地方释放,这次赌输了,代表着他身上所有的灵石都要输光了,可能还不够赔的。

        坐在这几的其他几个炼魂堂的内门弟子听到这个消息,脸色都阴沉不定起来,想法也都不一样:

        幸亏没有拿出太多的灵石出来?机智如我啊!

        尼玛两百万灵石啊!就这样没了,我当时是抽风了吗?!

        哼,那小子若是识相也就罢了,若真是不识相,那就送他见阎王。孙炼要赔给齐鸣六千万,再加上赌输的五百万,足足输了六千五百万灵石啊!

        他稍稍计算了一下,就有种想吐血的冲动。

        “孙师兄莫要惊慌,那小子就算赢了,他也不敢找孙师兄索要那些灵石。”一个通念境初期的明眸皓齿的炼魂堂弟子面色平静的对孙炼说道,他只不过压了八十万灵石,区区小数目,并不在意。

        “就算他真的有胆子索要,到时候我替师兄出手将其灭杀掉,死人总不会向孙师兄索要灵石吧!”另外一个面色有些阴沉的通念境中期的弟子补充道,他压了两百万灵石,怎么这么轻易的就给叶一鸣那小子?

        孙炼仔细一想,觉得他俩说的有道理,面色稍稍恢复了一些,淡淡的反问道:“我有惊慌吗?”

        那明眸皓齿长相妖娆的青年轻轻一笑,说道:“孙师兄见识广博,遇事沉着冷静,丝毫不见慌张,是师弟失言了,还望师兄莫要怪罪。”

        “怪罪自然是不会的,不过还要请师弟去关注一下叶一鸣的态度,以便我们做出应对。”孙炼笑呵呵的说道。

        “我这就去。”明眸皓齿的青年笑着走出了厢房。

        半刻钟的时间过后,他面带喜色的回来了,“启禀孙师兄,叶一鸣那小子跟不知道这个消息似的,在闭关修炼呢!”

        “我看那小子确实没收到消息!”一个弟子哈哈大笑道,神情带着讥讽,他觉得齐鸣怂了,不敢要这些灵石。

        “哈哈,这小子还算是识相啊!”另外一个弟子同样笑着说道。

        孙炼也松了口气,那可以足足六千五百万灵石啊!

        ……

        齐鸣在全身心的修炼邪灵术,在门前挂上了勿扰的牌子,自然是不知道孙炼等炼魂堂内门弟子之间的事情。

        等到齐鸣弄明白了邪灵术如何运用的时候,已经三天过去了。这时孟可欣刚好突破到了灵海境后期,于是齐鸣叫上孟可欣准备去收账。

        齐鸣可是从来都没有不要那些灵石的打算。

        之前在打赌的时候,那些人只是写了一张纸条,上面立下了血誓,他要拿着这一叠纸条才能去收灵石。

        “突破了,不错,今天请你吃大餐!”齐鸣摸摸孟可欣的脑袋,表扬了一句,然后带着他来到了客栈旁边的酒楼之中。

        齐鸣点了一大桌子美味佳肴,然后对着众人说道:“我来收赌债来了!”

        齐鸣此言一出,在场的食客纷纷震动,消息不胫而走,转眼间就出传遍了全城。

        原本以为齐鸣不收赌债的那些人听到这个消息,如丧考妣的到了酒楼将赌债都还了。

        当然还有一些人有其他心思的一些人就算受到看齐鸣要收赌债的消息,也并没有来这间酒楼。

        等到天黑的时候,齐鸣将尚未来还赌债的那些人的性命都念了一遍,扬言明天再等一天,不然就毁掉这用血誓的欠条。

        齐鸣在扬言要收赌债的时候,孙炼正在打坐修炼,他的几个师弟觉得齐鸣肯定是针对那些较弱的修炼者,不是针对众人的,也就没有当回事。

        可是等到晚上,齐鸣当众将孙炼等人的名字相继喊出来的时候,众人脸色阴沉似血,一世英名都毁尽了!

        他们也不能在隐瞒了,只能告诉孙炼了。

        孙炼收到这个消息,差点让他走火入魔,冷笑着说道:“你们不是说那小子不敢收我们的赌债吗?”

        那个阴柔的青年说道:“那小子既然找死,那就不要怪罪我们,今天晚上我亲自出手,保证那小子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

        “叶大哥,咱们这样做,真的不会引起那几个炼魂堂内门弟子的怒火吗?”孟可欣和齐鸣走在街道上,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我故意激怒他们的,我最近修炼了一个秘术,准备找他们练练手。”齐鸣说道,“若是想杀我们的人在灵海境,就交给你了,通念境之上的我来对付。”

        “真实狂妄!用秘宝遮住自身修为真的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一个壮汉挡在二人身前,冷笑道。

        齐鸣和孟可欣吃完饭后,并没有立刻会客栈,而是在街上漫步,此刻正走到一个幽深的小巷子中,四周无人,正是刺杀的好地方,所以那壮汉才如此的肆无忌惮。

        “可欣,这个交给你了。”齐鸣对孟可欣说道,这壮汉是灵海境巅峰的修为。

        “哼,交出那张欠条,你我从此形同陌路,不然今天你可以死了,但是这小姑娘想死都不容易!”壮汉狰狞的说道,声音伴随着杀气,让孟可欣感觉一阵冷风扑来。

        “怎么?输不起?从你想要赢的那一刻,也应该想到输!”齐鸣话音也冷了下来。

        “不是输不起,而是你太弱。”一个身负长剑男子出现在齐鸣背后,身影冷漠,不含丝毫的感情。

        “而弱就没有任何的资格赢!”又一个手中握着长刀的刀疤男子从后方缓缓而来。

        “交出欠条和身上的所有灵石,然后,滚!”旁边的墙上站着一个手握弓箭的青年,声音犹如黄河咆哮,十分有气势。

        四个人将齐鸣和孟可欣的所有道路全部封锁了,想要逃走都很苦难。

        孟可欣感觉这四个人的修为都在自己之上,她心里有些害怕,但是看到身旁的齐鸣,唰的一声将手中的长剑抽了出来。

        齐鸣感到孟可欣的紧张,轻笑着对孟可欣说道:“可欣,你将这壮汉打败就行了,其他的都交给我来!”

        “狂妄!”站在墙壁上握弓的青年冷哼一声,抽出背后背着的箭矢,搭在弓箭之上,瞬间将手中的弓拉成了满月,想要一举射杀齐鸣。

        可是就在他将手中的弓拉成满月的时候,齐鸣的手结了一个印,口中低喝:“听我号令!”

        那准备射箭的青年只觉得灵魂一个颤栗,身体都不受自己控制了,他眼睁睁的看着手中的箭矢对准了那个手握长刀的刀疤男子射去。

        咻!

        刀疤男子对危险的感知也算敏锐,在关键的时候往旁边移动了一些,那支箭矢穿透了他的肩膀。

        背后背着长剑的男子瞬间将背后的长剑抽出来,身形一闪,一剑对着齐鸣劈来,他知道这一切都是齐鸣捣的鬼,他要尽快将齐鸣灭杀掉。

        齐鸣手印再一变,握着长剑斩来的男子同样感觉灵魂一个颤栗,身形顿时止住了,那柄剑距离齐鸣的脖颈仅仅还有一寸的距离,可是就是斩不下去了。

        咻!

        又是一道箭矢射来,直接射穿了手握长剑男子的心脏,他在闭眼之前看到近在咫尺的齐鸣说道:“事实证明,是你们太弱,而不是我弱!”

        齐鸣现自己利用邪灵术操控两个灵海境的强者完全不成问题,于是手印在一变。

        被眼前状况吓到的刀疤男子正欲退后,猛地感觉灵魂一个颤栗,握着手中的大刀往那个正在和孟可欣对战的大汉砍去。

        “可欣,退回来。”齐鸣对孟可欣说道,同时控制墙壁上的那个男子再次射出了一箭,掩护孟可欣撤退。

        孟可欣借助那支箭矢的掩护,退了回来,这才看见那个握剑的青年已经倒在地上死了,她微微一愣,带着惊讶的问道:“叶大哥,你和墙上那人是朋友?”

        “不是,我用了一种神秘的方法控制了他们。”齐鸣笑着说道,“那个握刀的也被我控制住了。”

        握刀的刀疤男子已经和那个壮汉战斗到一起了,壮汉是个体修,身体强悍,但是刀疤男子的刀法凌厉,外加墙上的那青年时不时的辅助刀疤男子,那壮汉虽然修为最高,确是落在了下风。

        那壮汉见状不妙,准备闪退,这时忽然感觉灵魂一个颤栗,身体猛地一滞,被刀疤男子紧跟而来的长刀砍掉了脑袋。

        而下一刻,刀疤男子被墙上的男子射中了心脏,倒地死掉了。

        孟可欣在一旁看的心惊胆战的,问道:“叶大哥,这是什么招数,竟然这么厉害?”

        “你要是想学,我以后教给你,不过这个术学起来有些困难!”齐鸣笑着说道,然后控制墙壁上的青年跳了下来。

        “我才不怕困难呢!”孟可欣说道,“只要叶大哥肯教我,我就一定能够学会。”

        “等一下,我先试验一下。”齐鸣走到青年的身旁,手印再次一变,冷喝一声,“烙印!”

        轰!

        那男子的识海中,灵魂瞬间爆裂而开,魂灭了。

        “失败了。”齐鸣喃喃自语的说道,邪灵术一共分为三层,第一层就是齐鸣刚才使出的,能够通过结印控制对方,第二种是在对方的灵魂中下烙印,只要烙印不毁掉,就能够随时控制,第三层就是修炼出心魔眼,只需一个眼神就能够在对方的灵魂中留下烙印,威力恐怖无比。

        齐鸣的灵魂异常强大,修炼过魂字诀那种灵魂类的灵决,才能在短短几天将第一层修炼成功,而孟可欣现在灵魂太弱,修炼起来更加艰难,所以齐鸣说她修炼会遇到困难并不是敷衍她。

        “这个绝招确实很难练,所以等你到了化圣境我在传给你,现在你还是专心练习柔水剑吧!”齐鸣笑着说道。

        “那好吧!我会尽快修炼到化圣境的。”孟可欣笑着说道。

        两人并肩朝着客栈走去。

        通过刚才的战斗,齐鸣对邪灵术的修炼有了一些感悟,想要快回到客栈继续修炼邪灵术,所以这一路上走的很快,注意力也不能集中。

        很快就回到客栈了。

        在孟可欣的门口,齐鸣止住脚步,说道:“可欣,你要是累了可以先休息,明天再修炼。”

        孟可欣走进屋子,笑着说道:“不累,再说只要将灵力运转两周天也就解乏了。”

        唰!

        一柄剑凭空而出,架在了孟可欣的脖子上。

        齐鸣眼神缓缓眯起,他感觉到孟可欣背后的黑暗中有一个阴柔的脸庞,正是孙炼的那个通念境中期的师弟。

  http://www.huashuge.com/24_24552/256286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