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李大炮的抗战岁月 > 第四四九章后记(终章)

第四四九章后记(终章)

        农历十月初六,立冬后的第三天,李老爷子的灵柩被送上了莲花山,安葬在了祖坟里。

        送走亲朋和宾客已经是黄昏时分了,李四维有些身心俱疲的感觉,和两个哥哥一起把老太太送回了东厢房,便坐在后院的台阶上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抬眼望去,后院的大榕树已经掉光了叶子,小花园里的花草也已枯萎,入目处尽是一片萧瑟的景象。

        “吧嗒……吧嗒……”

        脚步声响起,李乾和李坤也慢慢地走了过来,神情憔悴,步履沉重。

        听到脚步声,李四维回头望了他们一眼,默默地摸出香烟递了过去。

        李坤接过烟,挨着李四维坐了下来,叼上烟摸出了火柴。

        “唉……”

        李乾也接过了烟,却望着那光秃秃的大榕树,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人呐……就和这花花草草一样,时候到了自然就要枯萎了……”

        “咳咳……咳咳……”

        李坤并不经常抽烟,冷不防被烟呛到了,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是啊!”

        李四维吐出一串烟圈,怔怔地望着那棵大榕树,“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有生必有死啊!”

        “咳……咳……”

        李坤的咳嗽声慢慢地止住了,连忙摇头,“等熬过了寒冬,花花草草还会再……我倒觉得人更像那榕树上的枝叶呢!枝会枯、叶会掉,但树却一直都在……”

        说着,李坤指了指那棵三五人才能合抱的大榕树,“这树是高祖栽下的,都有一百多年了……和我们李家一样久呢!”

        “呃……”

        李四维和李乾都是一怔,也望向了那棵光秃秃的大榕树。

        “倒是这么个理儿!”

        李乾点了点头,“李家就像这大榕树,我们都是树上的枝叶,枝会枯,叶会落,树却可以活得很久很久……”

        “嗯……”

        李乾的声音渐渐低落了下去,李四维犹豫着开了口,“大哥、二哥……等过了断七,我就要出去了……出去给李家这棵树重新找一块肥沃的土地。”

        按照四方寨的习俗,长辈去世后每七日要祭奠一次,到七七四十九日止,共为七七,七七也称尽七、满七或断七。

        “去哪里?”

        李乾和李坤都是一惊,连忙劝阻,“老四,李家这棵大树的根在四方寨啊!”

        “我晓得,”

        李四维站了起来,回头望着两个哥哥,神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可是……我有不得不走的理由,最多两三年你们就明白了!”

        闻言,两人都有些惊疑地望着李四维,突然,李乾神色一动,压低了嗓子,“协定不是都已经签下来了吗?”

        李乾毕竟是混迹官场的人,对时局的了解要比李坤多得多。

        “协定?”

        李四维一愣,摇头苦笑,“协定可以签自然也可以撕……”

        “狗日的!”

        李乾突然一甩手,将手里还未点过的烟狠狠地扔了出去,神色激动地骂了起来,“打了这么多年还没有打够吗?他们硬是要把这天下打得稀巴烂才舒坦……”

        “大哥!”

        李四维一惊,连忙打断了李乾,神色肃然,“不管怎样,我都不能搅进去……也不能让李家搅进去!”

        “对!”

        一旁的李坤也听明白了,连忙点头,“不能搅进去!我这就给老三写信,让他也回来……”

        “写不得!”

        李四维还没有开口,李乾便急急地打断了李坤,“写了是害他……”

        “对!”

        李四维连忙附和,“我临走的时候已经劝过三哥了……他有准备,实在不行会回来的!”

        “那就好……”

        李乾和李坤都松了一口气,连忙望向了李四维,神色凝重,“老四,找个地方,好好商量一下!”

        说到底,民心思安呐!

        三人径直进了李四维的卧室,点上油灯关了门。

        夜色渐深,卧房的窗户透着昏黄的光,隐约有低语声飘出。

        “目前,家里能拿出来的也就这些了,不够的话,我把房子和地卖一些……”

        “够了!我们是去赚钱的……”

        “啪嗒……啪嗒……”

        宁柔牵着千生,伍若兰抱着乐乐,一前一后地走向了房门,听得屋里隐约飘来的低语声连忙停下了脚步。

        “妈妈……”

        千生见宁柔停下了脚步,扬起小脸好奇地望着宁柔,“啥是赚钱?”

        “呃……”

        宁柔一愣,蹲下了身子,宠溺地望着千生,“赚钱就是……嗯,取财……”

        “取财?”

        千生的小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乌黑的大眼睛中浮起了一丝亮色,声音稚嫩而清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视之有度,用之有节……”

        千生和安安自幼便跟着李老爷子读些儒家启蒙典籍,并未听过“赚钱”一说。

        “吱呀……”

        千生话音未落,房门便被推拉开了,李乾和李坤笑呵呵地走了出来,“千生这娃以后肯定了不得!”

        “光晓得背书可要不得!”

        李四维也笑呵呵地跟了出来,径直走向了千生,蹲下身子,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千生呐,每个男人长大了都要奉养父母,扶养子女……可是,这些事都要花钱呢!所以,每个男人长大了都要去赚钱……”

        “嗯!”

        千生连忙点头,小脸上尽是认真之色,“养儿代老,积谷防饥……仓廪虚兮岁月乏,子孙愚兮礼义疏。”

        “呃……”

        李四维一怔,一丝苦笑在嘴角悄然泛起。

        龟儿的,这都被教成小学究了啊!

        “爹……”

        或许是看到了李四维嘴角的苦笑,千生连忙又很认真地补了一句,“千生长大了一定努力赚钱……奉养你们,抚……抚养我的……娃娃。”

        “噗嗤……”

        李四维还没搭话,一旁的宁柔和伍若兰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乖儿子!”

        李四维却没理会两女的笑声,轻轻地拍了拍千生的肩膀,满脸得意之色,“这么小都晓得帮李家开枝散叶了!”

        “爹……”

        见状,伍若兰怀里的乐乐朝李四维伸出了手,小小的身子在伍若兰怀里使劲地挣扎着,“爹……”

        听到喊声,李四维一把将千生抱了起来,笑呵呵地走了过去,把挣扎着的乐乐也接到了怀里,低下头,使劲地蹭了蹭他的小脑袋,笑眯眯地望着笑灿烂的乐乐,“乐乐,你以后也要向哥哥学习哦!”

        “要得!”

        乐乐使劲地点了点小脑袋。

        “好!”

        李四维满意地赞了一声,抬头望向了伍若兰和宁柔,“两个丫头呢?”

        “在娘那里呢!”

        宁柔和伍若兰对视一眼,都笑了,“安安和九月都说要陪奶奶……两个丫头都晓得心疼人了!”

        “老四,”

        李坤走了上来,满脸羡慕,“看到千生他们这么乖,我都想再生几个了……”

        “呃……”

        李四维一怔,望着李坤嘿嘿而笑,“二哥,还来得及……就不晓得嫂子愿意不?”

        “噗嗤……噗嗤……”

        宁柔和伍若兰忍俊不禁。

        “龟儿的!”

        李坤老脸一红,调头就走,“安心在家呆着,我会尽快把东西准备好……”

        “唉……”

        李乾叹了口气,慢慢地跟了上去,“回去就给我家老大找个媳妇儿,说不定明年就能抱上孙子了……”

        “爹,”

        望着李乾和李坤的背影,千生的小脸上浮起了一丝疑惑,“大伯他们咋了?”

        “呃……”

        李四维一怔,抱起两个娃就往门口走去,轻轻地移开了话题,“千生、乐乐,这段时间就不要读书了,爹带你们好好耍一阵……”

        等过了老爷子七七之期满,李四维又得走了,只能在这段时间里好好陪陪他们!

        自此,李四维便一直呆在四方寨里,安心地陪着老太太和婆娘娃儿。

        进了冬季,天一天更比一天冷了,不几日,李坤回来了,给李四维送来了一个檀木盒子,盒子里装着二十条“大黄鱼”,这都是李家祖祖辈辈积攒下来的余财。

        冬日夜长昼短,时间好似过得更快了,转眼间就过了冬至。

        这天是老爷子的“三七”,朝阳初升,李四维照常带着四个娃在村中散着步。

        路边的枯草上还残留着点点白霜,四个小家伙儿也不怕冷,专找那白霜往手里拈,蹦蹦跳跳的好不快活。

        李四维并不阻止,只是静静地跟在他们身后,一路往村口走去。

        “哒哒哒……”

        就在李四维刚刚走到村口之时,山脚下突然传来了马蹄声,那蹄声正在不断靠近,急促而沉重。

        终于来了!

        听着那不断靠近的蹄声,李四维的嘴角便悄然扬了起来。

        要去港岛闯一番事业,除了钱,还得有一帮死心塌地的兄弟才得行。

        “哒哒哒……”

        急促而沉重的蹄声越来越近,四骑自大道直奔村口而来。

        “爹……”

        李四维正要仔细看看来的都是谁,裤腿却被拉住了,九月怯怯的声音响了起来,“回家……回家……坏人来了!”

        “呃……”

        李四维一怔,低下头,宠溺地摸了摸她扬起的小脑袋,“来的不是坏人,是叔叔……”

        “叔叔?”

        小丫头一愣,有些惊疑地望向了村口的大道,却听得一个声音有如炸雷般响了起来,“大炮!李大炮!龟儿的……”

        随即就见一个虬须大汉一勒马缰,翻身跳将下来,径直奔了过来……小丫头小脸一白,连忙缩到李四维的大腿后面,死死地攥着他的裤管。

        就是稍大的安安和一向不怕生的乐乐也被廖黑牛的样子吓到了,都下意识地往李四维身后躲了躲。

        千生要稍好一些,站在一旁紧紧地盯着廖黑牛,眉头微蹙,小脸上满是疑惑之色。

        他分明看到廖黑牛在笑,分明能感觉出来这个挺吓人的叔叔此刻很开心,可是,他的话……他一直都这样和别人打招呼吗?

        “龟儿的!”

        此刻,廖黑牛哪有功夫去注意一个五六岁大的娃娃,大步流星地走到李四维面前,一伸手就给了李四维一个熊抱,大手在李四维后背上拍得“嘭嘭”直响,“这么久也不来找老子,老子还以为你龟儿没有回来呢!”

        “龟儿的!”

        李四维也一把抱住了廖黑牛,使劲地拍着他的后背,笑骂着,“这么久了,你不是也没来找过老子吗?”

        “唉!”

        闻言,廖黑牛松开了李四维,笑容一敛,神色黯淡了下来,“我家老爷子走了,前天刚过完七七。”

        说着,廖黑牛的声音中多了一丝潮气,“最后一面……都能没见上啊!”

        李四维一怔,重重地拍了拍廖黑牛的肩膀,想要劝慰,却现根部不知该从何处劝起。

        或许,自从自己的儿子踏上战场的那一刻起,那些送他们上战场的父母便不再指望过他们能回来给自己“送终”……甚至,都不敢奢望他们能活着回来!

        “团长,”

        正在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李四维连忙抬头,就见黄化牵着一匹马笑呵呵地走了上来,“我还怕来迟了,不想却是来早了……早晓得就该到横山岭和小界岭去看看。”

        “是呢!”

        伍天佑也牵着一匹马跟了过来,“怕来晚了,俺们到了白果镇就没再往北走了……”

        “莫事,”

        李四维的目光缓缓扫过两人,“以后一定还有机会……到时候,多聚些兄弟一起过去!”

        李四维也很想去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和那些兄弟的埋骨之处去看看,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啊!

        廖黑牛到了,黄化和伍天佑也到了,自此,便有兄弟6续地找了过来,到冬月十六李老爷子七七之期时,李四维已经重新聚起了二十一个兄弟。

        三天之后,晨雾尚未散尽,江城码头上已是人潮熙攘一片繁忙景象了,抗战刚刚胜利,百废待兴、商机无限,往来客商络绎不绝。

        李四维一行二十二人登上了开往重庆的客船,此去,他们将沿江而下,自长江口出海……

        当然,他们此行只是先头部队,按照李四维的话说,“我们这次过去要先打下一片阵地来……”

        先打下一片阵地,后续部队才能6续跟进!

  http://www.huashuge.com/26_26845/269719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