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保持匿名 > 第卌七章 雨

第卌七章 雨

        “有恩于我?”嘴角边的皱纹愈发明显,老头的视线在莫远的眼眸里寻找着什么,转而,投向窗外,夕阳破碎,昏黄静谧,“落日沉入地下,未必,明月就会升起。”

        没有风。

        雨丝细密,安静地,落在通往国土安全部议事厅的路上。

        晓枫慢慢踱着步子。

        “这不是我们的首席技术专家吗?”背后传来男人的声音,有点熟悉,晓枫放慢脚步,等着男人赶上来。

        “原来是这次选举委员会的主席啊”,晓枫向着男人点头示意,“我们看来要迟到了,对于这么庄重的会议。”

        “我们没有到,会议怎么会开始呢?”男人笑道,“又何来迟到之说?”

        “呵。”

        有些尴尬的沉默。

        只有悄无声息的雨丝,愈加稠密,如帷幕,遮住了他们。

        “上次爆炸袭击……你和家人,现在,还好吧?”男人小心翼翼地关心道。

        “我还好”,晓枫眼神黯淡下来,“小女受了不小的刺激,目前,依然在进行心理干预,医生会定期检查她的状况。”

        “别太担心”,男人拍了拍晓枫的肩膀,“孩子小,恢复快,会没事的。”

        “谢谢。”

        “这也正是我们国土安全部存在的意义”,男人的语气中突然多了些许郑重,“重要人等的正确选举是保障国土安全部始终能正确履行它的职责的重要过程,我们作为手握选举权的人,责任重大。”

        “是的。”随着晓枫的话音,他们走进了议事厅,警卫接过了他们的雨伞并放置妥当。

        议事厅宽敞明亮——若是晴天的话,现在,则有些压抑。象牙色的廊柱,大理石的地面,泛黄的墙壁,红黑色的木质演讲台,以及,最后一位演讲者——战略危险干预与谍报后勤处候选人之一——阎砾,结束了他的最后陈词“所以,只有强有力的威慑,有效的事先防范,以及必要的先发制人,才能带来安全!”。他的拳头重重地砸在演讲台上,然后,他调整了一下呼吸,鞠了个躬,不紧不慢走下了讲台,走向了等待区。

        台下,选举委员会的七名委员,对于这最后一轮选举,开始了讨论。

        晓枫的视线,在等待区那两位最终候选人身上,漂移不定,最终落在阎砾的身上。

        阎砾注意到了晓枫的视线,不卑不亢地,迎着他,没有丝毫讨好的谦卑。

        “我记得,你厌恶暴力,主张对话。”阎砾不以为然地说着,喝了口酒,浑浊的液体,伴着酒吧的靡靡之音,滚下了喉管。

        “你的话,什么时候,这么多了?”

        “年纪上去了,人的话就多了,你还年轻,没有体会”,阎砾举起酒杯,放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瞥了眼杯中残余的液体,“杯光斛影,大抵,就是这样吧”,说罢,仰头,喝干,将酒杯倒置在吧台上,“走了,你买单,就当是……对老年人的尊重吧”,话音未落,阎砾已在酒吧门口,他背对着晓枫,挥了挥手,消失在了晃动着的门隙中。

        不记名投票开始。

        大厅屏幕上,随时准备显示最终的票选结果——出于保密的考虑,投票过程中的票数变化,并不会显示在屏幕上。

        随着,选举人的投票,两位候选人的票数依次增加——只存在于系统内的数据。就在此时,晓枫面前的投票器出现了错误,投票动作执行后,始终得不到正确响应。

        投票被迫终止,此时的结果是,三票对三票。

        当然,这一切,只有选举委员会主席及现场的系统支持人员才知晓。

        “投票系统出现了问题,稍后,再次投票。”选举委员会主席说道。

        现场的系统支持人员,开始紧急的处置。

        一扇窗户,忽然打开了,外面的雨丝,飘了进来,一个警卫走了过去,将窗户关上,再次走回原来的站位后,他问起旁边的同事:“现在是怎么了?”

        “投票程序出现了问题吧。”旁边的同事说着,头侧了侧,示意有系统支持人员进来了。

        “是这样啊。”警卫似乎明白了。

        “看来,要再次进行投票了”,旁边的同事,打了个哈欠,“我们要晚点下班了。”

        “嘿,我们何时准点下过班”,警卫小声调侃道,“不过,也就重复投票罢了,没什么大问题。”

        “未必”,旁边的同事忽然语调严肃了一下,又恢复了之前的随意,“也许,他们内部已经知道了部分投票结果,也许投票失败的那几个人……甚至……一个人,已经成了众矢之的。”

        “这些都是保密的,只有委员会主席才有权知道”,警卫想了想,“还有技术人员,为了处理问题,势必会了解某些细节,所以,知道的人不多,谈不上众矢……”

        “不,就算程序设置地再严密:连技术人员,都只是知道有人投票失败——而不知道具体是谁失败,然后,进行全部设备的更换”,旁边同事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就算委员会主席,仅仅知道投票失败的结果,而再无更多细节的知晓,最终——”他轻描淡写地说道,“相关人等也会知道全部事实的,因为,人心是控制不住的。”

        “有点深奥……”警卫挠了挠头。

        “嗯?没什么深奥的”,旁边的同事,摘下了帽子,理了理他稍有凌乱的头发,“我只是一个小人物罢了,说不出什么深奥的话”,便又带上了帽子。

        警卫有些木然地看着他旁边的同事,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你是新来的吗?我以前没有遇到过你”。

        “啊,是的,我是新来的。”

        投票再次进行。

        最终,阎砾四票,另一位候选人三票。

        是的——人们,渐渐知道,晓枫投票给了阎砾。

        人群,团体,利益集团,谣言亦或事实,如滕蔓四处延伸。

        “枫,你真的把票投给了那个鹰派?”电话里惊讶的女声,依然带有几丝温柔。

        “不,我最终改变了主意,投给了另一位。”晓枫解释道。

        “投票结果是四比三。”女声确认道。

        “是的,但我的确投给了另一位”,晓枫顿了顿,“原先没有投给阎砾的一个选举人在第二次投票时,改变了主意,将票投给了阎砾,成为了阎砾获得的第四票。”

        “人们是很蠢的,你知道。”

        “我知道。”

        “你好像有些改变……”女声有些犹豫,“我……有点不安,我想一个人,想些事情……”

        “嗯,好的”,晓枫望向办公室的窗外,此刻,阳光正好,他想起了,那时,他一个人走出议事厅,细密的雨丝,落在他的脸上,似有若无,“桐”,他正要说,她却挂了电话,只留下虚无的噪音,他停顿了下,继续说道,“那时,你喜欢的雨,停了。”

  http://www.huashuge.com/27_27350/246512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