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阴食 > 第十章 血指甲

第十章 血指甲

        二奎的脸色很难看,因为这木门上的指甲,更因为这木门上曾经发生的事情!



        人,到底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疯狂地用指甲在这样的木门上留下那么深的划痕?甚至是指甲!



        那造成这些痕迹的人会有多绝望?



        我看着二奎,沉默地点了点头,即便我知道这木门后可能隐含了巨大的危险,但兄弟相求,我不能拒绝!



        “走!”



        二奎见我点头,低喝一声,伸手就去推木门!



        木门上没有锁,更没有见什么绊子插销,按理说应该一推就开!



        但是!



        二奎猛地用力后,木门只是轻轻晃动了一下!



        门没开!



        这显然不是我和二奎预料之中的结果。



        “这么沉?”我和二奎对视一眼,不由心中一沉。



        “来,咱们两个一起!”



        二奎低声骂了句娘,语气不善地说道:“老子倒要看看这木门后到底是什么样,要让老子发现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弄死他!”



        我和二奎一起用力地推门,但这扇看似并不大的紫色木门,居然犹如石门一般沉重!



        木门后面没有什么东西挡着,这点我还是可以感受地到,唯一让人很难理解的是,重量是木门本身的!



        “妈的!老子还不信了!”



        二奎发了狠,把火把放到一旁的墙角,扎马步,双手放到木门上,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发力!



        在部队的时候,二奎跟过一个部队的老兵油子学过点横练功夫,通俗来说,就是硬气功!



        也正是凭着身上的一身横练功夫,二奎这家伙在部队才混地风生水起。



        “喝!”



        二奎一声低喝,脸都因为发力变成了紫色,但木门却被缓缓地推开!



        我看到这,赶紧也猛地用力,和二奎一起把木门尽快推开!



        “支呀!”



        随着一声沉重艰难的支呀声,紫色木门终于被我和二奎推开,这时一股很是潮湿的味道扑鼻而来,就像是在海边一样,空气中带着潮湿的味道,潮湿的味道里又带着几分大海的腥味!



        “呼呼……”



        二奎大口喘气,只是推一个木门,就让他觉得有些筋疲力尽。



        “没事吧?”我看着二奎问道,然后低头弯腰把墙角的火把拿了起来。



        “没事,有点脱力,不过一小会就过来了。”



        二奎擦了擦汗,摇了摇头说道。



        “那赶紧走,火把已经燃烧一半了。”



        我看着只剩下不到二分之一的简易火把,心中有些担忧。



        从刚才下来到现在,还不到半个小时,说起来一点也不长,还不到一顿饭的时间,可二奎做的这简易火把只是用一把筷子做的材料,能够支撑这么久,已经超出我的预料,可也就这样罢了。



        再拖延下去,火把可真要灭了。



        二奎看了火把一眼,自然也知道我的担忧,出声说道:“我做这火把最多也就用大半个小时,估计还能燃烧二十分钟左右。”



        “十分钟!”



        我看着二奎:“不管看到什么,咱们就走十分钟,到了十分钟立马回去!”



        “明白”二奎点了点头。



        时间紧迫,我和二奎也就不再废话,二奎借过火把后,拿着匕首率先走到前面,匕首在火把的照耀下散发着寒光!



        “哗哗……”



        踏过紫色的木门,一阵哗哗的流水声忽然传了过来,这让我忍不住一愣。



        木门之外,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然后木门之后,居然是小桥流水的哗哗声,一步之隔,却仿佛两个天地!



        二奎和我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凝重,不由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继续往下走。



        紫色木门后的通道和刚才下来的通道大致一样,但比较宽,容纳两个人并排行走也不显得拥挤。



        周围的墙壁和脚下的地板也是青砖铺就而成,而且明显可以看到的是,通道里面非常地潮湿!



        一股隐约有些腐朽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还带着几分腥味!



        我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脚下的青砖上湿漉漉的,没有方才的血迹,只是单纯的潮湿,但仔细看地话,会发现这湿气的水滴有些黑!



        黑色的黑!



        邪恶的黑!



        踏踏……



        通道内,除了哗哗的流水声外,就只剩下我和二奎的脚步声,每一步,都仿佛踏在心头一般,让人心里有些发毛。



        尤其,通道内似乎更冷,给我的感觉好像零下一般,没几分钟,手脚就冻的有些僵硬!



        连火把上熊熊燃烧的火焰也仿佛失去了温度,好像散发的是冷光一般。



        “嘶~这他妈是地下冰窖吗?”二奎一脸蛋疼地说到。



        我跟在二奎后面,加快脚步往前走,结果就在这时,前面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嘘”



        二奎耳朵尖,率先听到声音,赶紧朝我做了个手势,然后噗的一下把火把吹灭!



        紧接着,一阵脚步声从前面传来。



        我和二奎仅仅贴着墙壁,听着渐渐接近的脚步声,心中不由紧张起来。



        通道里面没有见什么分叉口,也就是说这是一条直通道,我和二奎根本没有能够藏身的地方!



        说不得,只能玩硬的了!



        幸好,二奎这家伙的身手我还是信得过,只要对方不是厉害地夸张,寻常两三个人,在二奎手里撑不过半分钟!



        心中微微淡定,我朝传来脚步声的前面看去。



        脚步声听着近,但实际上却好像挺远,我和二奎等了五六分钟才看到前方黑乎乎的通道出现一抹亮光!



        “小九,一会你别动交给我,这地方空间也不大,我怕误伤你。”



        二奎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点头小声说道:“明白,一切交给你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亮光也越来越明显,我看着前面的亮光,心想这通道前面肯定有弯道,不然的话亮光早就传过来了。



        亮光近了,我这才发现,原来那亮光是由一个红灯笼发出来的,看起来亮,但实际上还不如二奎做的小火把,视线也自然谈不上好。



        我甚至都怀疑,凭那么一个红灯笼,除了脚下,还能看清哪里?



        所以,等到拿灯笼的人走地离我和二奎只有五六米远,我们两个也没动,因为我们看得清楚,对方八成看这边还是一片黑!



        距离这么近!



        二奎拿着匕首放在背后的手几乎都要举起,然而就在这时,红灯笼居然停了下来!



        被发现了?



        我心中猛地一顿!(未完待续)



  http://www.huashuge.com/39_39631/157707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