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阴食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大雾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大雾

        幽暗的地下室,一只雄壮的身影缓缓地起身,并不算窄的通道在这道身影面前却有些难看。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随着身影的移动,仿佛地震般的轰鸣响起,那是沉重的脚掌踏在地面的响声,力有千钧!



        通道有些黑暗,微黄的灯光老远才有一个,黑影慢慢地在通道内行走着,走到通道的某处忽然转身,那是一个拐角,拐角的尽头有一个犹如客厅般的空室,一个大号的老式挂灯散发着黄色的光芒。



        黑影的身影在灯光下渐渐显露,一身黑色的长毛,垂膝过半的长臂,以及一双猩红的眸子,它居然是一只变异的大猩猩!



        黑猩猩走到散发着黄光的老式灯泡下,长长的獠牙微微显露在外,一脸的峥嵘!



        灯泡照耀的空室两旁有两个长长的木架,木架上挂满了纸糊的白色灯笼,这是专门吊丧用的,一排排无风自动,诡异异常!



        黑猩拿起一个白灯笼,然后苍白的白光从灯笼内散发而出,接着灯笼便照亮了室内一个黑暗的通道,带着黑猩往前而去。



        通道的尽头,一只只大大的铁笼矗立在这里,铁笼里面是一只只双目猩红的猴子,诡异无比的是,这些躁动无比的生物却哑巴了一半,异常的安静,那猩红的眸子散发着一种惊人发怵的味道,一张张猴脸似笑非笑,犹如鬼脸一般,诡异无比!



        “到时候了吗?”



        沙哑的声音响起,铁笼的一个角落,一个干枯瘦弱的身影察觉到黑猩的到来后,缓缓地抬头。



        泛着血丝的眼睛,一脸的沧桑和疲惫,那长长的山羊胡杂乱地贴着下巴,正是楚云中!



        黑猩挑着白灯笼走到楚云中面前,苍白的光芒照亮了这片黑暗的角落。



        “为什么,不行呢?”呢喃的声音从楚云中的口中发出,那茫然的眼神以及眼神深处夹杂的揪心痛意,使得楚云中本就瘦弱的身影显得更加孤独,活脱脱像一个失去希望的可怜人,谁也不会想到无比阴险的楚云中竟会有这样脆弱的一面。



        “为什么不起作用呢?”楚云中双眼无神地呢喃着,浑身上下带着一种颓废的气息,活脱脱像一个失败的赌徒。



        黑猩在一旁,静静地盯着楚云中,良久才低吼了一声,声音满是戾气!



        楚云中缓缓抬头,看着眼前的黑猩,用一种凄惨的笑容说道:“老伙计,囚囚魂珠没用……”



        近乎哭泣的倾诉,令人难以想象这会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人说出来的。



        黑猩红的眸子闪过几分人性化的色彩,然后它伸出那满是黑毛的手掌轻轻地在楚云中的肩膀上拍了拍,像是安慰,又像是鼓气。



        楚云中苦笑,整个人闭上眼睛,心哀莫过于心死!



        没有人知道的是,要钱的变异黑猩并不是楚云中的灵宠,而是楚云中视做兄弟一般的存在!



        在楚云中十岁的那一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和这只黑猩猩成为了朋友,玩伴,双方的交情一直持续了数十年。



        然而后来有一次黑猩重伤将死,当时已经是火神庙厨神凤雏首席大弟子的楚云中无比伤心,却束手无策,因为黑猩五脏六腑完全破碎,无救!



        可面对数十年的友情,可谓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存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过楚云中早已过世的父母!



        楚云中最后从火神庙偷学了一些阴阳禁术,将黑猩祭献成了强大的阴灵,或者说是灵宠,但不可否认的是,黑猩还是活了下来。



        从此,楚云中开始迷恋上阴阳秘术,并经常偷偷学习一些禁术,在违禁的路上越走越远,直到有一天……



        幽暗的地下室,偏僻的角落,白色的灯笼依旧在散发着苍白的光芒,铁笼内一双双猩红的眸子也静静地盯着角落里瘫坐在地上的人,气氛异常的冷清诡异。



        良久,楚云中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双眼睛赫然变地猩红,满是疯狂的笑意从那瘦弱的身体内散发而出,楚云中在颤抖,因为那疯狂的笑!



        桀桀……桀桀……



        “阴阳秘术……逆转阴阳……起死回生……我不信……我可以……只要再强一点……一点点”



        断断续续的声音从楚云中的口中发出,楚云中的脸上露出一种疯狂无比的邪笑,他像一个得意的小孩子一般,仿佛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猛地挥了挥手,接着转身朝外走去,黑猩猩自然而然地跟在他的身后。



        “老伙计,你说的对,我不该放弃的,我当年可以救活你,自然也可以救活……”



        呢喃的声音在幽暗的地下响起,久久回荡不散!



        ……



        祁连山脉,一片狼藉的峡谷……



        “怎么苦着脸?”我看着一脸郁闷的乔曲律,不由开口问道。



        “直升机来不了了”乔曲律抬头看着头上的天空,此时正茫茫一片朦胧的白雾飘荡。



        “天气原因吗?”



        我皱眉,早上一起来我就发现了异常,连续几天晴朗的天空忽然起了大雾,而大雾天气则是飞行的最大障碍之一。



        乔曲律点点头,一脸苦笑地说道:“飞行员说这种天气飞行太危险,尤其要低空降落接我们,根本就是找死。”



        “需要等多久?”



        我无奈,大山中起雾是很正常的事情,尤其现在是寒冬月份,即便是平原,也是大雾天气频发的季节。



        “说不准,大山中的气候最是复杂,尤其是这种月份,运气不好的话,一两个月都有可能。”乔曲律一脸沮丧的说道。



        她和飞行员用卫星电话联系过,千里的祁连山脉,即便是飞行也需要半天的功夫,大雾天气不存在一点飞行的可行性,只有等到天晴,而且必须是确定的好天气,不然飞行到一半突然起雾可就难办。



        到处都是几千米海拔的山峰,一个不小心便是机毁人亡!



        “飞行员说,最少也要等一周,这周都是连续的大雾天气,即便是短暂的放晴也不行,时间太短,容易中途起雾,必须等到彻底确定天气良好的日子。”乔曲律脸色有些难看。



        我听过,转身便便洞穴里走去,至少一周的时间,那有些事情必须要提前准备。



        “喂,你干嘛去?”乔曲律脸色有些黑,洞穴内除了那个女人还有什么?这个混.蛋想干.嘛?(未完待续)



  http://www.huashuge.com/39_39631/161326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