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月灵恸 > 第一卷 第一百六十章 以牙还牙(下)

第一卷 第一百六十章 以牙还牙(下)

        第一百六十章                                以牙还牙(下)

        “毛贼,休走!”

        宁家护卫武师一声轻喝,身上的气焰显化,淡蓝色的气焰浮现而出,化为一道残影,追击而去。

        这宁家护卫毕竟身为一名武师,度快他们不少,三步就追击而上,抬手一掌。淡蓝色的气焰,在手掌上浮现,如同一道燃烧的烟花般绚丽。

        白灵感受到追击而来的武师,将南湘向前推去:“快走!”同时,白灵迅地转身,抵挡那奔袭而来的一掌。

        南湘也知道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拔腿就跑。若是被宁家所抓住,虽然不会伤害她,但是她南家的脸面可就是荡然无存。

        白灵转身的同时,也从空间戒指里取出巨剑。握着剑柄的双手,体内的火元神力涌动,源源不断的注入巨剑内。巨剑的宽大的剑身上,浮现出紫色的火焰。白灵挥剑斩向那奔袭过来的气焰手掌。

        “螳螂挡车,自不量力!”

        追击而来的宁家护卫武师,感受到白灵所涌动的气息不过是六灵武者,与他差距巨大。眼中的嘲讽之色,轻喝一声。

        体内的水元神力涌动,那手掌上的气焰‘腾’的一下呼啸而起。冲着那斩击而来的巨剑,一掌抓去。

        “铛!”

        白灵砍过来的巨剑,直接被那宁家护卫武师,一手给抓住。那被气焰所包裹的五指如同铁钳般,死死地抓住巨剑,难以撼动分毫。

        白灵心中轻喝一声:“崩剑式,爆!”

        蕴藏在巨剑剑身里的火元神力,瞬间爆开来。那股暗藏的巨大的崩击之势,直接在那宁家护卫武师的手迸开来。

        一团紫色的火球瞬间爆炸开来,直接将那宁家护卫武师的手给震开的同时。白灵收剑回身逃跑,毫不拖泥带水,动作一气呵成。

        那个宁家护卫武师,被那一击崩剑式所震碎了他的指骨,若非是有着气焰的保护,只怕那一击都要将他整个手掌都炸毁了。

        压缩过的伴生紫火,那一击崩剑式,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宁家护卫武师,根本没有料到,在巨剑里还蕴藏着崩击之势。

        吃了这个一个暗亏,宁家护卫武师脸色铁青,想他堂堂一个二灵武师,被一个六灵武者所击伤,传出去只怕他会沦为笑料的。

        宁家护卫武师手上的气焰包裹着受伤的手掌,体内的水元神力不断的治愈伤势,依旧追击而去。

        白灵感受着那紧追不舍的强大的气息,眼中一抹红光闪现,鬼神之力涌动。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持剑拦道。

        宁家护卫武师见状,脸色更加愤怒。一个小小的六灵武者,还妄想拦住他?让另一人逃跑吗?真是狗眼看人低!

        宁家护卫武师近乎咆哮的怒吼一声,身上的气焰熊熊,浓厚的水元神力彻底的爆开来。

        “大浪奔腾!”

        宁家护卫武师身影近乎弹射出去,一道蓝色的残影瞬息而至,一股莫大的压力,扑面而来。

        淡蓝色的气焰连连翻滚,如同沙滩上的海浪般,一股大浪拍来。

        白灵赶忙架起巨剑,一股恐怖的力道,猛烈的撞击在巨剑之上。整个巨剑直接被那股巨大的力道,撞击的折返而下,再度撞击在白灵的身上。

        白灵只感觉到一股恐怖无与伦比的力道撞击而来,震得巨剑本身不住的颤抖,握剑的手,虎口也被震裂。

        整个胳膊无力抵挡那恐怖的力道,震得他体内气血翻滚,身影倒飞出去。

        “咳~”

        喉咙一甜,一口逆血,喷涌而出。

        白灵的脚掌踩在地面上,勉强站稳身体,咽下口中的逆血。

        ‘好可怕的力道,好强悍的攻击。这就是武师与武者直接的差距吗?我何时才能修炼出气焰??’

        白灵心中震动着,看着那再度追击而来的宁家护卫武师,那身上熊熊燃烧的气焰,那强大的力量,令他心潮澎湃。

        只是现在不容他感慨的时候,若是再挡不住他,那么他们就会被活捉的。而且那迷迭香的引香,也已经燃烧了半刻钟了。也就是说,白灵和南湘他们二人只剩下七八分钟的时间了。

        一方面要逃出宁家护卫的追击,另一方面也要远离这里。不然的话,那兽潮的攻击,就会让他们葬身这里。

        这里的战斗,很快的引起其他宁家护卫的注意,已经有着不少护卫往这里赶来了。

        “臭小鬼?没辙了吗?”

        正当白灵无计可施的时候,一声熟悉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那苍老的声音中带着威严,威严中带着戏谑的声音,正是灵老的声音无疑。

        “师父?”

        白灵心中震惊地说道:“你不是已经……这一定是幻觉,我听错了……”

        “你没有听错,你师父我岂是那么容易死的?”

        灵老的声音再度响起,玩世不恭的语气说道:“你那么想让我死吗?”

        白灵心中连忙说道:“不不不!只是我亲眼所见……”

        “叙旧的话,以后再说。你们弄的那个迷迭香马上就要被引燃了,眼下还有一个武师,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灵老打断他的话,收起那玩世不恭的语气,郑重的说道:“我需要借用你的身体。”

        说罢,也不等白灵回答,一股无比神圣的气息,直接侵占白灵的身体,将白灵的意识、灵魂排挤在一旁。

        原本在白灵体内的鬼神之力,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飞快的退散,回归鬼手里,安静下来。

        白灵的意识无比震惊地看着这一幕,那鬼神之力连魔兽都为之恐惧的能量,此刻却如同潮水般涌退,仿佛在惧怕着什么。

        紧接着,白灵的体内充沛着一股他从未接触过的能量,那种洁白无瑕神圣的能量。这股能量,比他的鬼神之力所蕴含的能量,还要诡异。毕竟是能够令鬼神之力都为之害怕的能量。

        白灵的双眼的红茫退散,取而代之的是散着白光的眼睛。

        面对再度奔袭而来的淡蓝色气焰,‘白灵’轻飘飘地抬起一手,身上的紫火萦绕,凌空一掌拍出。

        “自不量力!”

        宁家护卫武师一声冷哼,这次他用尽全力,水元神力所化的气焰,如同一道大浪般,向着面前的‘弱小’的黑衣人大浪拍下。

        在那淡蓝色大浪气焰下,一道紫色火浪,逆流而上。、

        紫色的火焰,瞬间将那淡蓝色的气焰给拍的粉碎。而且那紫色火浪,势如破竹,越来越大。直接撞击在那宁家护卫武师的身上,后者直接倒飞了出去。

        宁家护卫武师只感觉到一股炙热的热浪袭来,紧接着他自身的护体气焰瞬间解体,或者说是被那恐怖的紫火给烧毁蒸掉。

        那股紫火撞击在他的身上,整个人倒飞出去的同时,衣服瞬间被焚烧成为灰烬,肌肤被那恐怖的高温所烫伤。一口鲜血刚吐出,就被蒸掉。

        那名宁家护卫身影直接撞击在一处帐篷之上,连带着那帐篷也都瞬间散架。

        “敌袭,有敌袭!!!”

        在里面睡觉的人,被这一击所惊醒,大声地叫喊着。一时间,宁家商队瞬间混乱起来。一道道强大的气息,瞬间爆。

        灵老没有下死手,只是将那名武师给打晕,只是没有控制好力道,还是重创了他。毕竟伴生紫火太过霸道,那温度之高,恐怖的威力,连灵老也没有掌控好。

        “师父,我们快走吧。”

        白灵的灵魂意识催促着,他感觉到那迷迭香快要被引燃了。

        而黑衣‘白灵’眼中的白光闪烁,在他的后背,渐渐地浮现出一对乳白色的光翼翅膀。

        宁山率先赶来,看着那黑衣人‘白灵’背后的散白光的能量翅膀,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白灵’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背后的光翼滑动,拖拽出一道白色的残影,在宁山的眼前飞走。

        ‘白灵’散着白色光芒的眼睛,在大道上巡视,看到一个在狂奔的黑衣人。

        呼啸而下,从黑衣南湘身边一闪而过。

        ‘白灵’伸出一臂,直接抓起南湘的黑衣,如同拎小鸡般,将南湘拎起,飞快的飞走。

        南湘被吓的‘哇哇’大叫,还以为是被什么人给掳走了。

        “闭嘴!再吵把你扔下去。”

        ‘白灵’冷漠的说了一句,恐吓道。

        南湘不敢再乱叫乱动,生怕他给自己扔下去。如此之高的高度,她掉下去只怕会摔成残疾的。

        ‘白灵’背后的光翼,划过一道亮光,拖拽出一个长长的光尾。

        这黑夜的丛林中,一道光影飞快地掠过……

        宁山看着那飞走的光影,脸色极为不好看,心中不断的震惊着,那是一个武王吗?

        宁泉也被吵醒,来的宁山跟前,轻声喊道:“三叔?生了什么事情?”

        宁山没有回他话,而是来到那个受伤的武师护卫跟前,看着那如同黑炭般的昏迷的护卫,说道:“先将他带走医治,全身大面积被火焰烧伤,还好内脏没有受到伤害,只是昏迷了过去。若是再重一点,只怕会如同那衣服般,化为灰烬了。”

        宁泉再度问道:“究竟是什么人?胆敢夜袭我宁家商队?”

        宁山道:“不清楚,但是他的实力比起我还要厉害数倍。这等强者,按理说不可能会惊动任何的人,为何会被这个护卫所觉呢?”

        宁山随即喊道:“昨夜是谁守夜?马上叫过来,同时彻查人员,盘查辎重货物,看看有没有丢失了什么?或是人员缺少的。”

        “遵命!”

        “明白。”

        一旁的宁家护卫瞬间领命回道。

        谁也不会知道,也没有人注意到地方,那根依旧是在燃烧的迷迭香。

        当上端的引香烧完,突然爆出一团火焰,将下端的迷迭香瞬间点燃。南湘在这迷迭香所做的手脚,不单单是加了一截引线香。而且,引香烧完的瞬间,会让整个迷迭香燃烧。燃烧的香味扩散的度,是原来那一点点燃烧的数倍。

        而且那迷迭香中的香味里,又被南湘加入了强烈的迷药效果。比起原先的安眠效果,只怕嗅到香味,就会昏睡,哪怕是武师也是会被迷倒。

        那些正在探查的宁家护卫,只感觉问道一股奇特的香味,就开始昏昏欲睡。

        原本刚才的吵闹声,就惊醒了许多少年武者,此刻再度被迷倒昏睡起来。

        “我们一直在巡逻,并未觉任何的异常。就是在……我们听到声响……就生……”

        原本在给宁山陈述夜间的状况的那个巡逻护卫,突然昏昏沉沉的,连话也说不清楚了。

        “怎么不说了?继续说啊?”

        宁山见他不再说话,顿时厉声呵斥道:“你们怎么回事?”

        “队长……我的头好晕啊……”

        “我也是……好困……”

        “我…好困……”

        “三叔?!”

        宁泉突然问道一股幽香,紧接着他的脸色大变,赶忙对着宁山喊道:“这是迷迭香的香味……三叔……救我……”

        宁泉的话还未说完,就一头栽倒而下。

        宁山一把抱住宁泉,他身为大武师,自身的实力毋庸置疑。很快的他就嗅到那股奇特的幽香,蕴含着安眠的迷药。宁山体内的元神力涌动,抵抗那股迷药。

        宁山的目光看向营地外面,他感受到无数的狂暴的气息,正向着他们营地赶来。

        兽潮!!!

        那是野兽、魔兽,万兽暴动所引的兽潮。

        迷迭香的药效,使得这方圆数公里的魔兽陷入狂暴的状态。虽然只是一根迷迭香,比不上南荒商队上次所引的兽潮,但是此刻宁家商队的所有人员被迷倒,昏迷不醒。连抵御都不曾抵御,直接被那狂暴的兽潮直接涌入营地。撕碎帐篷,捕食在里面昏睡的人员。

        那还在帐篷里睡觉的人,就这样的无声无息地死去。

        宁山脸色铁青,身上浮现出一幅金灿灿的铠甲。

        元神铠甲!

        大武师特有的防御铠甲,以自身的元神力,将原本的护体气焰凝练铠甲。

        宁山一手抱着宁泉,一手握着一柄刀,凌空劈砍一刀。一道金色的刀气将奔涌过来的十几只野兽劈碎。

        宁山抱着宁泉,一路杀过去。他唯一能够救下的就只有宁泉一人。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被迷迭香所引动的兽潮攻击,席卷了整个宁家商队。

        宁家商队的所有人,近乎是被血洗一遍。除了有限的几个高阶武师外,无一幸免,全部遇难。

        而且整个商队的辎重,全部被奔涌而来的哥布林,所洗劫一空。

        宁山保护着宁泉,连带着几个高阶武师,血战兽潮。纵使宁山身为五灵大武师的实力,此刻也显得无济于事。

        他不是鬼手,没有鬼神之力,没有任何的手段能够阻止已经疯的兽潮攻击。宁山能够做的,就是保护宁山,不受到危害。

        当一缕清晨阳光撒耀大地,迷迭香的药效也渐渐失效,疯狂的兽潮渐渐开始退去。

        宁山血战万兽,金色的铠甲也摇摇欲坠,处于崩碎的边缘。他的身上,如同那夜白灵一般,被野兽的鲜血所染红。

        “铛~~”

        一个宁家护卫手中的战刀掉落在地上,他是九灵武师,血战一夜因为体力不支累到在地上。

        “啊!!!!”

        同样血战一夜的宁山,因为体力不支,元神力消耗殆尽,看着损失惨重的商队,出一声不甘的怒吼声,气结晕倒在地上。

        而宁泉,看着那周围的数不清地上尸体,整个商队能站着在只有他一人。宁泉也尝试到,南荒商队那种经历兽潮所袭击,带来的绝望。

        除了他自己和宁山外,连带着几个高阶武师外,这支宁家商队,其余人全部遇难已经死绝。

        宁泉‘扑通’跪在地上,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

  http://www.huashuge.com/40_40807/283343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