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南宋游记 > 第八十七章 后兵

第八十七章 后兵

        “张叔叔,谢谢你们了,这是10两银子你们拿着,回绍兴府的时候路注意安全!”晚饭天黑之后,杜雨晖来到了村口,此时他看到的张叔叔是松他回来的人,而他虽然表面送走了这4人,其实他让这四人尽快到恒运县,并且是分头在不同的药店,给自己抓了不少的药材回来,而杜雨晖接着晚遛马的当口,出来取药。

        “杜公子这使不得,我们来的时候徐掌柜的吩咐过了,一应吃喝用度都由赌坊开销,还有你这都给了买药的钱了,这额外的……”姓张的男子说道:

        “张叔叔你们放心,这是我自己的一点心意,没有人会知道,你们要是不收是看不起我了,另外今天我托各位叔叔买药的事,还请众位叔叔保密,也算是有求于各位叔叔了,你们必须拿着。”杜雨晖坚决的说道:

        “杜公子爽快人,既然这样我们却之不恭了,以后要是你还来绍兴府,我们一定保公子一家周全,那么我们回去了。”张叔叔说道:

        “恩,各位叔叔夜路不好走,你们也主意安全,下次我去绍兴府还找叔叔们哈!”杜雨晖摆手跟众人告辞,回到家之后,杜雨晖开始熬制药物了,10两银子买的药,正八景的是5大包,如果没有马的话,他自己是拿不回来的,而他在自己家这边仅仅是熬了一小点药,并且梁氏回来看到了问道:

        “狗子你这是忙活什么呢?”

        “娘我给大哥熬点喝的药,这两天都让他喝,能好的快一些,还有需要敷在伤口的药。”杜雨晖回道:

        “那你怎么买回来这么多啊!对了你看的医书,难道还有治疗你哥伤的本事了。”梁氏诧异的问道:

        “哎呀娘亲,我也不确定,让老哥吃好了,反正药也吃不坏,呵呵呵!”杜雨晖调皮的说道:

        “你这孩子,我问你,老爹为何没有跟你一起回来?”梁氏开始问正事了。

        “娘亲,赌坊送了我们那么多金元宝,留下老爹还要办点事,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不是?”杜雨晖回答道:

        “你说的可是真的没有骗娘,对了我怎么没看到你出去买药啊!怎么这么快?哪买的?”梁氏说道:

        “我让刚刚走的叔叔们帮忙跑了一趟买的呵呵!没事大哥一会你把药喝了啊!娘亲你端过去,我把这些药渣子处理一下。”杜雨晖吩咐道:看着梁氏把药端给了大哥之后,杜雨晖把他准备的药也给弄好了……

        第二天一大早,也是不到4点的样子,杜雨晖起床了,并且把他准备好的一些东西都拿了出来,首先一个是涂了麻药的腊肉,很显然这是给虎子他们家的狗准备的,昨天晚杜雨晖忙活了很久,自己亲自熬制了几种药汤出来,麻沸散本来是老祖宗留下的,况且杜雨晖也懂这些,算不懂,这段时间医书也都快被他给翻烂了,而他调整的这种麻沸散还有可以让人轻微的昏迷功能,这东西要是让狗吃了,估摸着可以让它睡一会了,第二种东西呢!要不我们怎么说呢,这要是后世人到了前世的话,要是想犯罪,估摸着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发现他的犯罪证据了,是了他用多根树枝,扎成了两个木筏子的形状,然后捆绑在自己的鞋子,这样算进入虎子他们家,也没有人可以根据脚印判断出来什么?况且这段时间都是大晴天,没有任何的泥泞,没有人可以根据这些来判断出进入者的体重的,两样东西准备好了之后,杜雨晖出门,一溜狂奔杀到了虎子家的门外,很快他听到了院子里大狗的低吼声了,毕竟这东西耳朵灵,听明白了大致的方位之后,杜雨晖先把腊肉扔了进去,随后院子里面传出来狗移动的声音,然后是咀嚼的声音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加杜雨晖耳聪目明,等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杜雨晖判断大狗一定是睡着了,他用飞刀将虎子家的门栓挑开,同时他也已经把树枝做的“木筏”穿在了脚,然后进入了虎子家,也许一般人都认为杜雨晖是来杀狗的对吧!错了,这一回他是来找人报复的。

        进入了虎子家的庭院之后,杜雨晖蹑手蹑脚的随便找了一间房子进去了,很快他看到了床有两个孩子在睡觉,随后他把调制好的麻沸散,用粗布沾好了之后,捂住了另外一个孩子的口鼻,当他认为这家伙已经进入“梦想”之后,把另外一个用同样的办法也给收拾了,不过这个他下的药剂有点轻,同时把这个大一点的孩子直接从床给搬到了椅子,然后从屋子里面找了一点破布跟绳子,把这个给绑在了椅子,当然了杜雨晖是带着自己用破布特志的手套的,特种兵的习惯,干点坏事不留下任何的痕迹,随后他把这个大的叫醒,在他被叫醒的同时,杜雨晖用一团破布堵住了他的嘴然后说道:

        “小子知道我是谁你点点头。”虽然这家伙被摇晃醒了,同时也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不管他怎么害怕,至少他还能听明白杜雨晖说的是什么,以及杜雨晖是谁,所以他点了点头。

        “我大哥的事我不会这么算了的,今天来是先收点利息。”说道这里之后,杜雨晖抓住这家伙的膀子一用力,咔嚓一下子,是了杜雨晖把这小子的膀子给“卸”下来了,当然了找一个跌打医生推去好了,结果这小子被疼的呜呜直叫,脑袋的汗也下来了,但是他嘴里已经被杜雨晖塞满了东西,同时杜雨晖为了避免他把嘴里吐出来,还用一根布条给绑在了他的脑后,这样的话除非其他人发现他,否则他只能一直这样下去了,而杜雨晖办完事了之后继续说道:

        “小子想报仇找我好了。”说完杜雨晖蹑手蹑脚的退出了房门然后消失在夜幕之了……

        回到家杜雨晖第一时间把手里所有的证据都给焚烧了,当然了是以给大哥起早熬药为借口的,然后他还跟以往一样,早起来继续锻炼着!当然了最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算计了虎子家人的反应,连报官都计算在内了。

        一大早杜雨晖一家人在吃饭,当然了今天早杜雨柱没有过来吃饭,因为杜雨晖给他做了小灶,结果听到院子外面有人开始破口大骂了。

        “杜老头你给我出来,你个老不死的教的好孙子。”

        “今天这事我们老王家跟你们家没完。”

        “我们今天要打断狗子两条腿……”

        “外边怎么了?我出去看看。”四叔说完放下碗筷出现了,随后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说道:

        “爹,村正他们一家人拿着家伙把怎么家的门给堵了,说是要打断狗子的两条腿!”

        “什么?去抄家伙,昨天他们放狗给柱子腿要了,我还想找人说和说和,今天欺负门了。”祖父说道:呼啦啦众人也都把碗筷扔了,三叔跟四叔还有祖父都找了一个插草的钢叉,后面一群老娘们也都拿着扫帚什么的跟在了后面,二叔什么也没拿,也许他认为可以交涉交涉吧!

        “今年必须给我们家一个说法,否则咱们今天没玩!”门打开后,看到老杜家人也都拿着东西,虎子的爹退后了一步说道:

        “说法,给你们什么说法?昨天我大孙子的腿都被你们家的狗咬了,我没跟你们yàoshuōfǎ,你们到跑过来跟我们yàoshuōfǎ了,笑话,是欺负人也没有你们这样的吧!”祖父说道:

        “老不死的你别装糊涂,今天早狗子到我们家,把我们栓子的胳膊都给打折了,这笔账你们难道想赖皮吗?”虎子的二叔说道:

        “你他妈的骂谁呢!草你姥姥的。”三叔直接骂了回去。

        “等等,你们刚刚说今天早狗子到你们家把栓子的胳膊打折了?”二叔突然插了一句说道:

        “废话,你以为是什么事?今天你们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们见官,我爹跟官府的人熟,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虎子二叔威胁道:

        “狗子你今天早出去了?”二叔回头开始问杜雨晖,当然了此时不要说是老杜家人了,是围观的街坊邻居们听了这话也都是蒙圈的,昨天杜雨晖笑嘻嘻的也算是登门拜访了村正一家了,怎么这回头把栓子的胳膊打折了,当然了也有人不相信的,这不是扯淡吗!他一个人去的,村正家那么多人看着吗难道?

        “二叔你是不是傻了啊!我一个人,去他们家打了人,然后回来跟你们坐在一起吃饭,然后他们家人来抓我?二叔这事你的第一反应不是问我,而是要反驳他们诬陷我啊!我昨天去他们家问大哥被咬的事,那个伯伯还说是大哥故意被他们家狗咬了,然后我去要医药费,说我是诬陷呢!今天这事是他们诬陷我了啊!”杜雨晖说道:

        “你妈的王老大,我侄儿说的你听见了吧!在说了他一个小孩,怎么能跑到你们家去打了人在跑回来,你们家都是死人吗?”四叔已经开始喝骂了道:

        “是啊!狗子说的对啊!这事听着不可能啊!”

        “恩如果是真的,村正家的人不可能现在才来啊!该把狗子直接扣住啊!”

        “哎,这要是打官司老杜家可能要吃亏啊!村正跟县里还是熟络的。”

        “这打什么官司啊!听听这事不可能发生吗!”

        “村正家是不是有点过了,太欺负人了吧!”

        “小点声小点声别瞎说,被人听见。”

        “你怕事,俺可不怕,俺又没招惹谁?”

        村民们开始议论纷纷了……

  http://www.huashuge.com/60_60999/270063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