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侍妾虐渣宝典 > 第三章 难道他也重生了?

第三章 难道他也重生了?

        柳江权袖中的手猛然收紧,勉强一笑:“听说七皇叔近几日抱病在床,怎么会来这里?”

        夜放脸上有些憔悴,掩饰不住的病态,就连眸子里都是一片血丝。

        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花千树一眼,只是轻描淡写地挑眉,嗓音黯哑:“路过,进来看个热闹,顺便带她走。”

        柳江权暗中咬牙:“皇叔有所不知,适才这女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与男人在房中苟且,被众人捉奸在床,已经是残花败柳。您府上有太后娘娘亲赐的六房如花姬妾,她怕是没有这个福分。”

        夜放身子不易察觉地一震,晦暗不明的眸光从花千树的身上掠过去:“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本王我还看不上,我府里只是缺一个端茶递水的丫头而已。不过柳副将看起来颇有些不舍,......应当不会与我争抢吧?”

        柳江权一脸皮笑肉不笑:“岂敢岂敢?七皇叔相中的女人,谁敢有二话?只是,太后娘娘可是下了懿旨的,这花家女眷须尽数送去教坊司,这......”

        夜放狂傲一笑:“一个贱奴,我想杀就杀,想放就放,太后那里,自然有我扛着,柳副将何须多管?”

        话里掩饰不住对花千树的鄙夷与不屑,甚至厌弃,令她的心不由就是一沉。

        前世里,夜放是将她宠到心尖上的,他何曾用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同她说过一个字?

        柳江权讪讪地笑,心底怒火翻涌,却不敢再有二话:“这便命人驾车将她送去王府,听凭七皇叔处置。”

        夜放微微勾起唇角,一抹嗜血恨意稍纵即逝:“奴才自然要有奴才的样子,何须这样抬举?命人将她绑在我的马尾,直接拖回王府!”

        花千树一个冷战,突然有些心惊。

        此时的夜放,仍旧是无可挑剔的气度风华,只是,多了一丝沁入骨髓的寒气,令人望而生畏。而且,他看自己的眼神里充满的是厌弃与恨意,与前世里的深情缱绻判若两人。

        为什么?

        难道之前发生了什么自己并不知道的事情?与前世里有偏差?

        还是......他也重生了?

        这个想法过于地大胆,甚至于激起了花千树一身的冷汗。

        他此时救下自己,是为了当初惊鸿一瞥种下的情根?还是三年之后,自己的愚蠢背叛对他造成的伤害?

        依照他七皇叔的脾性,凡是叛徒,无一例外,都只有死路一条。

        而自己,恰恰就是前世里害他万箭攒心的罪魁祸首。

        若果真如此,他怎么可能饶恕自己?

        夜放转身出府,自始至终,目中无人,依旧还是那个狂妄的男人。

        花千树被士兵推搡着出了府。已经是残阳如血。

        花府门口,满目狼藉,仍旧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道。

        地上一字排开,大大小小十几具尸体,鲜血渗透了蒙尸的白布,惨不忍睹。

        许多百姓将花府门口围拢得水泄不通,义愤填膺地悄声议论指点。

        三年里,这幅场景仍旧历历在目,无数次自噩梦中惊醒,铭心刻骨。

        今日,再一次面对自己至亲之人鲜血淋漓地惨死面前,仇人就趾高气昂地站在自己身后,她却无能为力。

        花千树顿住脚步,目光从那十几具尸首之上缓缓扫过,撕心裂肺,令她痛得几乎不敢呼吸,眼泪滂沱。

        身后士兵不耐烦地催促:“磨蹭什么?快走!”

        花千树颤抖着声音,带着央求:“让我见她们最后一面。”

        “不行!”士兵用刀柄毫不留情地磕在她的后心处,使她一个踉跄,向前差点扑倒。

        花千树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冲着自己惨死的亲人结结实实地磕了四个响头,额头上刚刚止住的血又溢出来,淌进她的眼睛里,眼前世界满是猩红。

        周围一片嗟叹之声。

        夜放无动于衷地看着她,薄唇紧抿,毫无表情,冷得就像是一块寒冰。

        士兵凶狠地将她一把拽起来,用绳子将她双手结结实实地捆住,系在马后。然后冲着夜放谄媚一笑:“王爷,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捆好了。”

        夜放一言不发,一个翻身,便利落地上了马背,毫不犹豫地一鞭子狠狠地抽下去。

        座下骏马吃痛,在闹市之上撒蹄狂奔。

        花千树不过是紧随数步,便被拽倒在地,一路拖行。

        地面虽然平坦,但砂石密布,身子火辣辣的犹如刀割针扎,令她不得不咬紧了牙关拼命承受。

        沿路之上,旁观者的议论指点,目光或怜悯或鄙夷,也有好事者的欢呼,刺激着花千树几乎麻木的身子又一次次清醒。

        她绝对不能死!

        即便忍受再多的羞辱与折磨,也要咬牙活下去。

        哪怕油烹火炙!

        骏马终于一声嘶鸣,停在了刀枪林立的王府门口,侍卫立即上前,接过马缰。

        夜放许是这一路颠簸得急,肚子里灌了凉气,骑在马背之上,急咳几声,面色涨红,腰都佝偻下去。

        花千树慢慢缓过一口气,挣扎起身,胸前衣襟早已磨砺得凌乱不堪,甚至渗出血丝来。

        夜放跃下马背,抬步缓缓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她,一直盯了有片刻功夫,方才冷声吩咐门口侍卫:“将她交给霓裳馆严婆子安排。”

        侍卫不怀好意的目光在她胸前贪婪地瞄了一眼,便结结实实地吃了一鞭子,慌忙跪倒在地。

        夜放掷了手中马鞭,一把扯落身上披风,兜头丢在她的身上,咬着牙关:“还不快滚!”

        侍卫心惊胆战地爬起来,用力将她从地上扯起,推搡着进府。

        披风上带着一股醇厚的龙涎香气息,犹自带着体温,混合着男子的阳刚味道,熟悉的气味令花千树一时恍惚。

        三年前,夜放将被吓傻了的她小心翼翼地从马背上抱下来,不顾别人古怪的目光,抱着她意气风发地进了王府。

        今日,她遍体鳞伤,狼狈地被人驱赶着,就像一只丧家之犬。

        只有身上的披风,给了她最后一丝尊严,还有温暖。

        夜放。

        她的心里默念,重生一世,兜兜转转,没想到我又再次来到了你的身边。

        我何颜面对?

  http://www.huashuge.com/61_61938/280035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