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侍妾虐渣宝典 > 第二十五章 下个套

第二十五章 下个套

        人群里终于爆发出一声被惊吓的尖叫,是鸾影,大惊小怪地蹦了起来,花容色变。

        吟风恨声声讨:“花千树,你胡说八道。”

        花千树无辜地眨眨眼睛:“骗你们做什么?反正我是无可奈何,想想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你们都比我聪明,集思广益,一定会有好办法。所以,我就介绍你们给她,她说今夜里去找你们想办法,怎么把舌头缩回去。”

        说完惊恐地一指众人身后:“她来了!”

        “啊?!”

        又是鸾影被吓得魂不附体,惊叫起来。

        顿时引起了连锁反应。尖叫声犹如浪潮一般汹涌澎湃,亮出了新高度。

        花千树成功捉弄了众人,得意地笑出了公鸡打鸣声,直到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戛然而止,她还在得逞大笑,显得突兀。

        院子里,一时间,寂静极了,气氛有点诡异。

        就像是女鬼举着跳绳,真的站在了众人的身后。

        花千树慢慢地转过头来,见严婆子正杵在院门口,面沉似水。

        流年不利,福不双降,祸不单行。

        她花千树近日里真的是点背到家了,乐极生悲。

        牵强地笑笑,脸上笑肌僵硬,颇不自然:“开个玩笑,调节调节气氛。”

        严婆子直勾勾地盯着她,并不买账,冷声道:“先将花姨娘拖去祠堂里跪着,待明日老太妃处置。”

        这严婆子果真嚣张,自己好赖也是个姨娘,竟然一张嘴就要惩罚,难道这也是规矩?

        “为什么?”

        “就因为你妖言惑众,散播子虚乌有的鬼神论道,恐吓人心,按照府里规矩,就应当先行祠堂悔过,然后再由老太妃责罚。”

        花千树轻哼一声:“鬼神论道?我什么时候说自己遇到鬼了?是有人心里有鬼吧?”

        她一句话反驳得严婆子哑口无言。她的确没有说自己遇到的是鬼,是大家先入为主,不自觉地代入了。

        浅月给众人带来的恐怖阴影一直笼罩在这里,经久不散。

        花千树顺利扳回一局,还未来得及得意,身边挽月与晴雨已经异口同声道:“她说了,我们都可以作证。”

        呃......

        人缘啊,果真是个好东西,可惜花千树还是没有。

        严婆子自鼻端轻哼一声,面上还挂着浓浓的讥讽笑意。

        她悠悠地叹口气:“我好赖也是府里姨娘,半个主子。”

        “姨娘怎么了?无论是谁敢装神弄鬼,蛊惑人心,婆子我都要秉公而断。”

        “您就能做主?”

        严婆子一挺胸:“那是自然。”

        花千树顿时就怂了:“还有没有别的处罚方法?告诉老太妃岂不小题大做?”

        严婆子一声冷哼:“可以,自己掌嘴二十,或者罚三个月月例,以儆效尤。”

        “只有这三条路?难道不能从轻?”花千树继续讨价还价。

        严婆子咬着后槽牙,不耐烦地道:“不能!”

        花千树缓缓勾起唇角,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微微眯起,在挽云与酒儿的脸上荡漾过去。

        正得意地等着看笑话的几人顿时就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战,感觉脖颈里似乎有阴风飘过,密密麻麻地起了鸡皮疙瘩。

        晴雨也已经预感到了不妙。

        果真,花千树两步上前,捡起了恶作剧的人丢盔弃甲之时,丢在窗下的那套白衣裙,里面还撑着竹架,顶端顶着墨汁染黑的乱麻,举在头顶左右摇晃,便如女鬼悬空飘荡。

        她得意地晃了晃:“我可是实事求是,没有虚言,证据还留在这里。至于是谁在装神弄鬼吓唬我,那就请严嬷嬷秉公而断,追查一下。”

        这是显而易见的。

        适才正是挽云被吓得失魂落魄地跑出去,大声呼叫,引来了众人。

        严婆子突然发现,自己中了花千树的圈套,适才一问一答间,她已经封死了自己所有的退路。

        她纵然是想偏袒挽云也是不可能。

        谁让自己适才说得那样斩钉截铁。

        挽云同样也是哑口无言,想反驳,却不知道怎样辩解。

        花千树笑吟吟地问严婆子:“严嬷嬷受老太妃倚重,想来这执行家法也定然公平公正,不会因人而异吧?”

        “自然不会!”严婆子将后槽牙咬得更紧:“是谁在装神弄鬼,自己站出来吧。”

        众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望向了挽云。

        挽云胆怯地望了晴雨一眼,晴雨慌忙将目光游离到了别处,装傻充愣。

        挽云也只能舍车保帅,一指跟前的小丫头酒儿:“是这个丫头捣鬼。”

        “喔?”严婆子挑了挑眉:“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是?”

        酒儿没想到,挽云竟然将所有的责任推到了自己身上,满心冤枉,但是奴才,不就是用来背锅的吗?她哪里敢反驳一个字?

        “噗通”就跪了下来,磕头如捣蒜:“严嬷嬷饶命,奴婢就是想跟花姨娘开一个玩笑,并不像她适才所说的那般。”

        “承认了就好。”花千树笑嘻嘻地道:“我与你可没有这么熟,熟悉到可以开这样的玩笑。而且,你是奴才,我是主子,咱王爷府里还有这种以下犯上的传统?是不是应当罪加一等?这三条路,不知道你愿意选哪一种呢?”

        挽云见花千树并未追究自己的责任,情不自禁地就松了一口气。

        酒儿被吓得不轻:“求求严嬷嬷,求求花姨娘,千万不要让老太妃知道。我会被赶出王府的。”

        花千树若有所思地看了晴雨一眼:“晴雨姨娘难道就不打算可怜可怜这个丫头,帮她把被罚的月例交了,也免得她挨打?”

        晴雨不自然地扭过脸去:“她又不是我的奴才,我为什么要出头。自然还有挽云在呢。”

        “吆,挽云姨娘囊中羞涩,就连下个月的月例都被扣去了一半,大家众所周知,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这对于你来说,可是九牛一毛。”

        晴雨瞬间就恼羞成怒:“老是扯我做什么?今日这事情与我又没有关系,都是这个丫头自作主张。”

        花千树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俯下身子,好整以暇地看着痛哭流涕的酒儿:“不若这般吧,晴雨与挽云姨娘都不管你,我就多一回事。只要你今日当着挽云姨娘的面,告诉她,那日究竟是谁嘴碎,在她母亲面前胡说八道,挑起事端的,我就帮你把罚银交了。

        我虽然没啥积蓄,可是你三个月的月例,我勉强还能凑得出来。总好过你被打二十个耳光,这脸都被打肿了,谁看到都会指着你笑话,一个大姑娘家,臊都臊死了。你说,怎么样?”

  http://www.huashuge.com/61_61938/280035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