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侍妾虐渣宝典 > 第二十七章 孤男寡女

第二十七章 孤男寡女

        声音极是细微,核桃并无察觉,花千树却是耳力过人,立即扭脸一声轻斥:“谁?”

        屋顶之上,一人盘膝而坐,手中轻摇一把白玉骨扇,将白衣墨发摇得翩然飞起,格外风骚。

        被花千树发现了踪迹,竟然也不躲不藏,干脆落落大方地一跃而下,带着一股花香之气。

        “铁杵磨成绣花针,**也轮不到他,堂堂七皇叔,竟然也有被嫌弃的时候。若是被那面瘫脸听到,估计要抽筋了。”

        核桃一见来人,竟然“噗通”就跪在地上磕头:“奴婢参见凤世子。”

        凤世子?

        花千树眯着眼睛上下打量那人一眼,剑眉凤目,丹唇粉面,正是男生女相,玉树临风,一身风流妖娆。

        这张妖艳得不像个男人的脸,花千树认识,镇国侯府世子凤楚狂。

        前世里,她被夜放囚禁在青玉阁,他曾经夜半偷了岸边小舟,潜入阁中偷窥她的样貌。用那柄玉骨扇轻佻地挑起自己的下巴,一副吊儿郎当的轻浮世子哥的口气:“难怪夜放被你迷得神魂颠倒,我这小心肝都好像被驴踢了一脚,砰砰地颤。”

        话没有来得及说完,他的心口就被夜放踢了一脚。整个人腾空而起,直接落入湖水里,溅起了老大的水花。

        他扑腾着大骂夜放小气。

        夜放并未与他怎样计较,也没说要剜了他的眼睛。

        可见,两个人应当私交不错。

        只是这半夜三更地出现在七皇叔的后宅里,就算是亲兄弟,怕是也不合适。

        凤楚狂闲庭信步一般悠闲地走到花千树面前,也如前世那般,将手中玉骨扇“唰”地合拢,轻轻地敲打着手心,然后就要挑起花千树的下巴。

        花千树轻巧地避开了。

        凤楚狂认真地问:“这样彪悍,我猜想,前些日子,你是不是霸王硬上弓,欺负了七皇叔,然后死乞白赖地让他对你负责。否则他这些日子怎会有这样大的火气?见了谁都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花千树想,七皇叔那样大的本事,她倒是要有那个霸王硬上弓的勇气和功夫。

        她一本正经地摇摇头:“我可不认为,被霸王硬上弓,是一个令男人恼羞成怒的理由。”

        “那要分对谁。”凤楚狂笑嘻嘻地一展玉骨扇,凑近花千树耳边,轻佻地挑眉:“假如,是对我,我心甘情愿地拜倒在花姑娘的石榴裙下,求之不得。”

        凑得近了,凤楚狂身上的花香袭人,花千树立即退后一步:“这半夜三更,大庭广众,世子爷潜入别人府邸,调戏别人的妾室,是不是不太妥当?”

        凤楚狂看一眼院门,煞有介事地点头:“花姑娘言之有理,孤男寡女,瓜田李下,若是被人看到了,的确有辱本世子爷的名节。”

        一闪身,就一撩衣摆,堂而皇之地迈步进了屋子里,还扭过头来吩咐核桃:“你这个小丫头,真的没有眼力劲儿,本世子爷来了,竟然茶水都没有一盏。七皇叔府上就是这样待客的吗?”

        核桃胆小,被凤楚狂一吓,慌慌张张地起身就去拿茶盘。

        院子里没有开水,沏茶需要去厨房,她走到大门口,又觉得留下自己姨娘在这里,就真的是孤男寡女了,无法避嫌,进退两难。

        花千树倒是一脸的无所谓,抱臂站在门口,凉凉地道:“世子爷难道不觉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更会玷污了您的清白名声吗?”

        “只要你肯负责,本世子爷不介意。”凤楚狂大大咧咧地在屋子正中的椅子上一坐,“唰”地打开了玉骨扇。

        这架势活像是故意过来耍赖皮一般。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七皇叔冷得就像是一块千年寒冰,如何竟然与一块百年老字号的牛皮糖交好?这样吊儿郎当没个正形。

        会带坏她纯洁的小核桃的。

        花千树斜倚在门框上,冲着核桃摆摆手,核桃便掩了院门,急匆匆地一溜小跑去了。

        “堂堂世子爷半夜跑到人家屋顶上,偷听两个女人说私房话,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偏生还这样理直气壮,我这个主人是赶也不是,不赶也不是,左右为难。”

        凤楚狂一摆手:“我早就听说,七皇叔将花家大小姐捆了带回王府,惹得朝中百官弹劾,还依旧我行我素,心里委实纳闷,是怎样一副花容月貌,将油盐不进的七皇叔迷得五迷三道的,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得见。

        今日是听你们这霓裳馆里嚷得热闹,以为你一时想不开上吊自杀了呢,就翻墙过来看一眼热闹。谁知道,你活得这般嚣张,将霓裳馆里所有的人得罪了一个遍。这一点上,真的像是花将军的脾气,生前在朝堂上就是铁打的脸,谁都得罪。”

        花千树完全被他第一句话吸引了注意力:“百官弹劾?为什么?”

        自己虽然是被官卖不假,但是夜放作为堂堂皇叔,掳走她也不至于被弹劾吧?

        凤楚狂撩了撩眼皮:“还消说么?自然是有人在暗中生事,煽动起来的。更何况,花将军铁面无私,在长安得罪的人不少,那日里多少人在教坊司里眼巴巴地等着撒气泄愤呢,冷不丁地听说即将到嘴的鸭子飞了,自然心里不忿。”

        花千树冷不丁地就打了一个冷战,凤楚狂这样说可一点也不夸张,据说,前朝一位尚书犯事被囚,女儿被官卖教坊司,京中许多人就以欺凌她女儿为乐,门庭若市。女子可怜,实在是忍受不了无休无止的折磨,选择了自尽,香消玉殒。

        自己若是果真沦落到那种地步,真的就如夜幕青所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所以,凤楚狂所说的“有人暗中生事”,花千树自然而然,便猜疑乃是夜幕青与柳江权这两个卑鄙小人所为。

        原来,夜放暗地里,竟然还默默背负了这些,护得自己周全,今生如此,前世,怕也是一样。他对自己的好,并不只局限于那些肤浅的珠宝珍玩。否则老太妃那时候就不会那样敌对自己,骂自己是个红颜祸水。

        不过,他从未在自己面前提起过只言片语。

  http://www.huashuge.com/61_61938/280035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