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侍妾虐渣宝典 > 第三十六章 煽风点火

第三十六章 煽风点火

        凤楚狂直接走到花千树跟前,在距离她一尺左右处站定,一低头,就有温热的气息极不厚道地喷在花千树的脸上。

        男女授受不亲啊。

        花千树慌忙单腿蹦着后退一步。

        “你看起来好像很怕我?”

        凤楚狂讶异地挑眉,循循善诱道:“世子爷我一向平易近人,你见到我不用这般拘谨。”

        花千树唇角微抽,牵强笑笑:“世子爷天生骚气,喔不,贵气逼人,令人不由自主心生怯意罢了。”

        “至于连头都不敢抬吗?”

        花千树咽下一口唾沫,抬手抹抹嘴角:“刚想起晨起没洗脸,眼角怕是还有眼屎。”

        凤楚狂却不打算就此放过她,逼近一步,好整以暇地打量。

        “你不施脂粉的样子最是纯净,如出水芙蓉,月貌花容。”

        若是换了别人,这行径绝对百分百的登徒浪子,花千树会觉得是吃了一只苍蝇一般恶心,一巴掌将他打得天黑地转。

        偏生这凤楚狂言辞虽然孟浪了一些,但是那双妖艳的眼睛不带一点色意,满是促狭,纯粹就像是在挑逗邻家的小丫头。

        这调戏,虽然不能享受,但是勉强也能忍受。

        她清冷一笑:“比起凤世子这幅妖娆妩媚的勾人样貌,千树作为女子自愧不如。”

        “你这是在夸我?”

        花千树一本正经地点头:“对,您若是住进霓裳馆,绝对可以宠冠王府。就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

        凤楚狂一愕,瞬间明白她话里的揶揄之意,不怒反笑:“你这个女人哪里都好,就是嘴巴臭了一点,像臭豆腐。”

        又将头低了低,提鼻轻嗅:“闻起来臭,不知道吃起来香不香?”

        这话若是被夜放听到,不知道会不会再在他的心口踹上一脚,丢进水里漱漱口?

        简直太不要脸。

        而且凤楚狂离她颇近,身上一股清雅的花香之气,迎面扑鼻。

        花千树蹦着又后退一步,郑重其事:“我的嘴巴不臭,只不过毒了一点而已。所以,世子爷一定要记得远离,尤其是,我的身份,我是七皇叔的女人,世子爷对我可以不客气,但是最好不要调戏。”

        站得久了,身子摇摇欲坠,说不出的难受。凤楚狂抬手去扶,她一巴掌挥开,又忍不住歪了歪。

        凤楚狂促狭地打量她一眼,再抬头看看树梢上挂着的绣鞋,伸手一指,眸子里溢满了轻薄的笑意。

        “你可以求我?”

        这绣鞋乃是贴身之物,饶是花千树没那么多讲究,也不愿意假手于一个男人。

        她斩钉截铁地摇头:“多谢世子爷好意,一会儿没准儿会刮阵风,就不劳您老人家。”

        话音未落,凤楚狂已然殷勤地飞身而起,一手扯下风筝,一手取下了绣鞋,轻飘飘地落在地上,冲着花千树风骚一笑。

        一身白衣,犹如谪仙降临,除却笑容有点欠揍。

        凤楚狂走到近前,将绣鞋还给花千树,好心地叮嘱:“花姑娘,这女孩子家的贴身之物还是不要随便乱丢的好,若是被孟浪之人捡去,怕是要生出流言蜚语来。”

        难道,你凤世子还不够孟浪吗?

        青天白日之下,就公然调戏。

        花千树唇角情不自禁地抽搐两下,一把夺过绣鞋,套在脚上,后退两步,逃离凤楚狂的笼罩:“世子爷可以叫我花千树,也可以高抬叫一声花姨娘,能不能再次麻烦你,换个称呼,别叫我花姑娘?”

        凤楚狂笑嘻嘻地望着她:“为什么?”

        花千树一本正经地解释道:“这个称呼令我觉得自己像是被调戏了。”

        凤楚狂眨眨眼睛:“不是像,就是。难道你不觉得本世子爷对你一直很有兴趣?”

        花千树夸张地打了一个寒战:“所以,您就夜半三更故意跑去我的院子里,放一把火,拍拍屁股走人,差点就害得我被老太妃训斥?”

        凤楚狂耸耸肩:“如此说来是我错了,下一次我放了火不走了。”

        花千树歪着头,轻挑眉毛:“世子爷您就实话实说吧,我跟您老人家是不是有仇?您故意来捉弄我的?这霓裳馆里姹紫嫣红一大片,您就算是想找什么乐子,麻烦您雨露均沾,再不济,京城里几两银子就可以任您为所欲为的好去处多的是,别可着我一个人欺负成不?”

        凤楚狂郑重其事地摇头:“本世子爷岂是那种滥情之人?我心里只能装得下一个人而已。”

        花千树“呵呵”一笑:“你我还算是同道中人,我也是只喜欢七皇叔一个人。”

        “是吗?”凤楚狂凑近一步,意味深长地调侃:“那上次是哪个口是心非的女人信誓旦旦,说即便是轮、奸也轮不到夜放?这话若是被七皇叔听到,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而且带着一股愉悦,花千树心里顿时升腾起一阵不好的预感,讶然回头,见正是七皇叔夜放,就站在二人身后不远处,一身低沉的气压笼罩,使得花千树瞬间犹如皑皑白雪罩顶,生出彻骨的寒意来。

        凤楚狂这厮绝壁是故意的。

        上次在霓裳馆里放了一把火就走,让自己给他擦屁股。

        这一次,他又在自己与七皇叔之间点燃了一把熊熊烈火。

        也或许,自己上辈子刨了他的坟,又鞭了他的尸。

        花千树心有怯意,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努力想要挤出一个笑容来,却是徒然。

        夜放眸光晦暗不明,带着阴鹜之气,上前两步,低沉冷笑:“本王如何从来不知道,凤世子与我府上小妾什么时候关系这样亲昵了?”

        花千树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想说不熟。

        凤楚狂已经抢先开口,依旧吊儿郎当:“前几日夜里,有幸造访过花姨娘的住处,聊得甚是投机。只是可惜,忘了时辰,唇干舌燥,连杯清茶都没有吃上。”

        夜放眸底里犹如积了寒冰,相互碰撞,发出“叮呤当啷”的奋不顾身的脆响。

        “如此说来,上次有人说你的院子里有男人,并非谣传,而是事实了?”

        花千树已经感觉到了危机,他拢在袖口里紧攥的手随时都会伸过来,卡住自己的咽喉。

        “您,您误会了,事情压根.....”

        身后的凤楚狂邪肆一笑:“当时我并没有走,就坐在屋顶上看热闹,笑得我差点就从房顶上跌下来。”

        这纯粹就是火上浇油!煽风点火!

  http://www.huashuge.com/61_61938/280035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