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侍妾虐渣宝典 > 第四十章 被害的妄想

第四十章 被害的妄想

        鸾影脸色不好看,咬着牙根:“红花汤那是堕胎药!也不知道是谁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害我,竟然在我的汤药里加这些东西。多亏我以前就见过红花,否则,每日里这汤药服下去,岂不是伤身子?万一我有了王爷骨肉而不知情,岂不就要成了王府的罪人?你说,这两个丫头是不是该打?”

        吟风便无话可说,晴雨幸灾乐祸地点头:“的确该打,打得轻。”

        鸾影“呵呵”一笑:“对,她们两个丫头是没有这种心机害我的,肯定不知道是受了谁的指使。我这里打狗,她的主子自然就慌了,会跳出来替她们出头。”

        这话意有所指,吟风听了心里就老大的不痛快:“鸾影姨娘这含沙射影的,是想针对谁呢?感情我们看不过去,劝上两声,这还有嫌疑了?”

        鸾影环顾四周一眼:“吟风姨娘可千万别误会,我这话是说给那个处心积虑想要害我的人听的。你若是身正不怕影子斜,自然就别放在心上。”

        这话说得吟风更加火大,但是又无法发作,气哼哼地道:“算我多嘴,多管闲事了。”

        扭身便气呼呼地走了。

        其他人也不敢再多言,唯恐被鸾影扣了帽子。

        鸾影冲着地上两个小丫头冷冷一笑:“继续打!”

        两个小丫头哭得更加可怜:“姨娘,饶了我们吧?真的不是我们做的。”

        “你们若是不肯承认也好,我也不费这些功夫。直接叫个牙婆子来,将你们打发出去就是。这种卖主求荣的奴才,宁肯错杀也不枉纵,留在身边也是祸害。”

        花千树略一沉吟,扭脸低声吩咐核桃两句,核桃便一溜小跑出去了。

        两个小丫头跪在地上,将头磕得梆梆响,连声央求。

        鸾影自顾扭身回去了。

        过了不多时,院子门口有脚步声,看热闹的人扭脸,见是府里老大夫脚步匆匆地进来,直接向着鸾影的院子,连声道:“别打了,别打了。”

        两个小丫头扭过脸来,全都双颊红肿得像嘴里含了鸡蛋。

        “鸾影姨娘!”

        老大夫一手一个,将两个小丫头从地上搀扶起来,直接开门见山地道:“误会,全都是误会!”

        鸾影闻声从自己房间里出来,见到老大夫诧异地问:“您怎么来了?”

        老大夫叹一口气:“姨娘您可是冤枉了这两个丫头了。您那方子是我开的,里面的确有红花。”

        鸾影不禁就是一怔:“怎么可能呢?那红花不是落胎所用的虎狼之药吗?”

        老大夫摇摇头:“红花功效较多,可以活血养血,解郁安神,开胃健食,可不只片面的是什么落胎药。姨娘您宫寒气滞,血气不足,导致您经期不调,所以一直以来难以受孕。老夫对症下药,给您抓的药里加了适量的红花。并非是您所想的这般。”

        鸾影无疑就是被打了脸,一时间愣怔,不知道怎么说。

        两个丫头听了老大夫的解释,更加委屈,低头抽噎,双肩耸动。

        旁边围观者望着鸾影,一脸讥讽之色。

        晴雨掩唇讥讽:“就说鸾影姨娘突然叫了大夫过来,我还以为是身子不舒坦,原来,是急着有孕讨赏呢。我们怎么就没有想到?”

        鸾影面子上过不去,望着被自己冤枉的两个小丫头,道歉的话又说不出口,跺跺脚,扭身又重新回了自己屋子。

        老大夫心有不忍:“打得这样狠,恢复起来可不容易,此事多少也是因我而起,一会儿去我那里取一瓶药膏来抹抹吧。”

        小丫头千恩万谢。

        老大夫与众人便议论着散了。

        花千树心底里一声冷笑,觉得这鸾影倒是还不如吟风磊落。吟风当初冤枉了鸾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极其坦率地向着她认错。

        今日换成她,草木皆兵,多疑而又盲目自信,冤枉了伺候自己的两个丫头,却还仍旧放不下架子,认错的话都没有说一句。

        对于她,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已经到了晚饭时分。

        核桃跑去厨房里端饭菜,回来的时候,神秘兮兮地告诉花千树:“适才鸾影姨娘跟前的冰清竟然向着我主动示好,并说不太方便,托我向您表示谢意。”

        看来,冰清已经得知了是核桃跑去请来的老大夫,替她们洗清了冤屈。

        花千树慌忙叮嘱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鸾影姨娘比较爱多心,此事记得告诉冰清,不要外传,免得鸾影又误会我是与她故意作对。”

        “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说过了。”核桃压低了声音一脸坏笑:“我适才还听来了一个热闹,姨娘您要不要听?”

        花千树没个好气道:“什么事情便如实说,不要卖关子。”

        核桃“嘿嘿”一笑:“您知道鸾影姨娘为什么请大夫吗?”

        “老大夫不是说了吗?是为她调理身子。”

        核桃抿着唇:“听说原本不是。是鸾影姨娘今日故意在王爷经常去的地方守了半晌,见到王爷靠近,便佯作晕倒。她原本心里是存了别的心思的,结果王爷竟然都没有理会,径直走过去,只差了一个长随将她送回霓裳馆,并且叫了大夫。

        她脸面上过不去,害怕其他姨娘们知道了嘲讽她,就不得不将错就错,虚张声势,将病症胡乱说了一通,然后歪打正着,老大夫说她宫寒气滞,难以有孕,开了方子给她。”

        花千树一愕,然后哑然失笑,感慨这大户里出来的千金小姐花样就是多,为了争宠这是不择手段了。

        “就算是没有毛病,她也必须要喝几副苦汤药撑面子。”花千树有些幸灾乐祸:“这就叫自己酿的苦果自己吃。”

        “说起汤药,还有一桩怪事呢。”核桃漫不经心地道:“鸾影姨娘原本已经将那几副汤药,丢在了门外。后来听了老大夫解释,又觉得惋惜,就命冰清将它捡回来。结果您猜怎么着?”

        “怎么了?”花千树好奇地问。

        “这药竟然也有人捡,药包里面的红花不知道被谁挑拣了一个干净。”

        花千树诧异地挑眉:“捡这个做什么?若是需要花上二十文铜板就能买一大包。”

        “谁知道呢?”核桃摇头道:“其他的药材都是原封未动,唯独只少了红花。”

        “只要不是拿来害人就好,几人全都殚精竭虑,讨七皇叔欢喜,就盼着能早日有身孕,为王府传宗接代。这若是有人存了阴险心思可就不好了。”

        “姨娘如何也与鸾影姨娘一般疑神疑鬼的了?”核桃掩着唇笑:“六位姨娘进府也有些时日了,若是有孕,应该早就有动静了,心急不来,这是造化。”

        难得核桃这个丫头,竟然说了一句开窍的话。花千树抿抿唇,没答话。

        “几位姨娘全都是用心良苦啊,也就是您和吟风姨娘两人坐得稳当。”

        核桃唠叨完,又想起自家姨娘刚刚才受了七皇叔冷脸,这壶开水拎不得,慌忙转移了话题:“您可知道,挽云姨娘也要大显身手了!”

  http://www.huashuge.com/61_61938/280035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