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圣武星辰 > 1567、三十六柱神

1567、三十六柱神

        那是一头来自于上古的雷豹。

        浑身缠绕着青色的闪电,速度极快,从天空之中猛地俯冲而下,带着毁灭一般的力量,直冲宁平城。

        “仙圣境强者!”

        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觉,一下子弥漫了李牧的全身心。

        他现在的修为,距离仙圣境,还差着好几个大境界。

        根本无法正面匹敌。

        怎么办?

        一下子,时间拉慢。

        李牧的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念头。

        而就在此时——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

        一道低吟,出现在宁平城头。

        李牧猛地一扭头。

        看到一个身穿敞怀宽袍,身上有一丝酒气的络腮胡乱发汉子,手中一只笔,低吟之间,正以虚空为纸,以仙元为墨,笔走龙蛇,在虚空之中狂草飞舞。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

        十个字几乎是在瞬间,一气呵成。

        霎时间,虚空之中,金光大作。

        随着乱发汉子手腕一震,笔尖一点,疾喝一声:“去。”

        十个字,化作漫天光明,犹如黄金锁链一般,蜿蜒而起,瞬间就迎上了那青色雷豹,将其缠住,绞碎,与之一起,化作漫天破碎凋零的能量。

        好神通。

        好手段。

        李牧不由得为之目眩神迷。

        这是术法。

        以术法入道。

        原来宁平城中,还有一个实力不逊色与李白的顶级仙者。

        他一下子就放心了。

        “哈哈哈,没想到,飞升者阵营三十六柱神,一下子来了【青莲剑仙】和【酒气书仙】张旭两人,呵呵呵,如果将你们都斩杀在此间,那飞升者阵营,怕是要痛百年吧。”

        墨云之海中,一个身形流转不定,无有定型的身影,闪烁而出。

        “道尊盟十王中的兽王?若是将魔王和兽王诛于此地,呵呵,道尊盟的损失,也不轻啊,哈哈哈哈……”

        【酒气书仙】张勋亦是大笑。

        他的身形,缓缓地漂浮而起。

        “夫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去。”

        大笑之间,再度挥毫书写,十个大字,化作漫天金光,犹如剑气一般,破空而出,朝着墨云之海中,那个明灭不定无定型的身影绞杀而去。

        第二场战斗,瞬间就拉开了序幕。

        宁平城头,响起了一阵阵的欢呼。

        无数的飞升者,和飞升者的后裔,都兴奋无比。

        今日,终于看到了阵营三十六柱神中人物的风采。

        “没想到啊,张大先生,竟然也来了。”

        李慕白激动的浑身颤抖地道。

        他号【青玄剑神】,又名李慕白,是李白的超级脑残粉,想要成为李白那样的人物。

        而【青莲剑仙】李白和【酒气书仙】张旭乃是密友,尤其是,张大先生的术法之道,与李太白的剑道真意,完美契合,若是两人联手,威力巨大,乃是罕见的盛况。

        今日终于得见。

        李慕白如何不兴奋?

        李青忻、王处玄、铁如龙、慕容不真等人,也是这样的心情。

        李牧心中,亦是颇为振奋。

        飞升者阵营,也是有底蕴的。

        不过,他们刚才说的三十六柱神,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指,在飞升者阵营之中,像是李牧和张勋这样的强者,总共有三十六位吗?

        这个数量,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多一点。

        天空中,战斗越发激烈。

        好在中三天这样的世界里,天地法则完整,灵气充足,世界的坚固程度,也远超凡间。

        否则,这样的战斗,若是放在紫薇星系之中,怕是瞬间就要打碎不知道多少颗星球了。

        “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张旭大笑,笔走龙蛇,龙飞凤舞中挥毫做书。

        他吟唱写作的内容,正是李白的作品《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

        “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李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

        一个个狂草大字,在笔下出现,凝滞虚空,旋即带着一种天地法则一般的精气神,化作诸般杀意,席卷向兽王。

        兽王身躯屹立虚空,晦暗不定。

        每次闪烁变化,便有一种上古凶禽异兽,脱身而出,瞬息衍化似是真物一般,俯冲而下,携带着灭世一般的气息,恐怖到了极点,直扑张旭。

        然则张旭更加淡定。

        他的术法,与李白那遍布墨海的诸天青莲剑意形成了奇妙的共振,威力大作,转眼之间,就将一切凶禽异兽,尽数镇压,斩杀。

        道尊双王,大战飞升两柱神。

        这种级别的战斗,在平日里,实在是太少见。

        宁平城头的众人,看的如痴如醉。

        李牧看了一会儿,就已经判断出,双王不是李白和张旭的对手。

        不只是    因为两人的修为境界,都要比双王略高一点,更是因为,张旭狂草疾书李白的作品,与李白的青莲剑意产生了某种奇妙的共振和契合,达到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这类似于某种合击战阵。

        顶级强者之争,差之毫厘,便是谬以千里。

        不出一个时辰,双王必败。

        李牧对于自己的这个结论,非常自信。

        但问题是,不知道为什么,局势大好,李牧心中的那种惊悚警觉之感,竟是越来越强烈。

        为何会如此?

        难道……

        “不对,道尊盟还有援手。”

        李牧猛地道。

        “什么?小兄弟,你说……”李青忻心中一惊。

        话音未落。

        突然,整个    宁平城都剧烈地颤动了起来。

        接着,东城墙仿佛是游动的蛇躯一样摇晃,岩石激荡,就要坍塌下去。

        一股莫名凶悍可怖的力量,自地下翻腾而上,刺目的玉色光华,犹如一柄柄的长枪利剑一样,从地面之下刺破上来。

        一些宁平铁卫猝不及防之下,被这玉色光华扫过,瞬间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就化作了齑粉。

        同时,数百道玉色光华,从地面下飞射出来,略微盘旋之后,似是有生命一样,直接朝着东城门城头席卷而来。

        锋芒直接锁定李牧。

        骨肉是为击杀李牧而来。

        李牧衣袍狂舞。

        他眼眸之中,闪过狠戾之色。

        道尊盟出动十王之中的三个,目的就是为了击杀自己。

        怪不得花想容下令大军全线后撤。

        还真的是为了让飞升者阵营放松警惕,

        然后集中高端力量,直接将李牧扑杀。

        “想要杀我,就要付出代价。”

        李牧心中冷笑,就要张开时间领域。

        这时——

        “无耻。”

        一道声音,在宁平城中响起:“堂堂道尊盟十王之一的石王,竟然使用这种偷袭手段……给我镇!“

        随着这充满了沧桑悠远气息的声音,一颗拳头大的小石子,在虚空之中出现。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下一瞬间,原本仿佛是水面翻滚的地面,骤然平静凝固了下来。

        那从地面下爆射而出的玉色光华,亦是纷纷破碎。

        一个身着长袍,披散长发的清瘦老者,从虚空涟漪之中走来。

        他一现身,整个宁平城瞬间恢复了正常。

        而李牧心中那种不安和警觉,也消散了不少。

        他心中,一道电光闪过,明白了过来。

        飞升者阵营依旧有后手。

        这一次,出现的是屈子。

        悬浮在空中的小石子,便是屈原石。

        屈原石一处,便将整个宁平城的大地岩石,瞬间镇住。

        “你这葬身鱼腹的老鬼,竟然也来了?”

        一声气恼的声音,从城外的地面之下传出,仿佛是两块岩石在摩擦一样,听起来极为诡异和刺耳。

        话音未落。

        轰轰轰!

        城外已经化作荒漠的地面之下,突然有一块块巨型岩石,破土而出,速度极快,仿佛是九天星河之上坠落的陨星一样,在空气中摩擦出炙烈火焰,朝着宁平城砸来。

        李牧的眉毛微跳。

        大地之力。

        无比纯净的五行土行之力。

        非常可怕。

        别说是瞬间数百块烈火岩石,就算是其中一块,就足以轰碎宁平城的护城阵法,瞬间将这里变成是人间地狱。

        又是一个仙圣级的存在。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屈子慢慢而吟。

        声音中,仿佛是有一种奇妙的力量,可以引起天地周遭法则共振。

        肉眼不可见的无形大道波纹扩散而开。

        道尊盟石王发出的烈火巨石,才靠近宁平城十米之内,就仿佛是泥沙进入江河,瞬间冰消瓦解,化作齑粉,慢慢地落在了城外。

        屈子一步跨出,就来到了城外。

        他一边吟唱《离骚》,一边缓缓步行,仿佛是一个迷途的旅人,语气中充满了迷茫,引得天地同悲,墨海之下,黄沙之上,屈子的背影越发模糊,所行之处,竟是飘起了鹅毛大雪。

        无数道月色光华,从地面之下飞射而出。

        同时,黄沙凝聚为数百丈高的巨魔,厉吼咆哮,抬足朝着屈子模糊的身影踩踏下去。

        但巨足才到屈子头顶十米,就化作了飞沙消散。

        这是一场道则之争。

        没有李白那样绚烂的剑技,没有张旭那样璀璨的书法,漫漫苦吟之间,道则轰鸣,屈子就像是一个行走的‘岩石粉碎机’,以道则相抗,石王空有一身神通,遇到这种‘一招鲜吃遍天’的战斗方法,竟是有一种老虎吃天无处下爪的感觉。

        三王vs三柱神!

        两大阵营的顶层强者的交锋。

        ------

        今天三更,第一更

  https://www.huashuge.com/14_14640/290853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