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圣武星辰 > 1568、人皇孙飞

1568、人皇孙飞

        李牧观看的很认真。

        这种级别的战斗,他前世是看过的。

        但很显然,中三天的仙圣级强者们,‘综合素质’要比那个仙界更强。

        各种神通手段,层出不群。

        而且,李白,张旭和屈子等人,都是中国历史中的文化名人,是先贤,是诠释和丰富了中华民族精神内核的人物,在李牧的心中,有着与众不同的意义和地位。

        看着他们的战斗,李牧也不由得热血沸腾。

        这才是真正先祖。

        真正的袍泽。

        真正的同胞。

        此时此刻,在他们的庇护之下,小小的宁平城,就像是疾风骤雨的大海山的一叶孤舟,虽然惊险,但始终都是屹立不倒。

        就像是整个飞升者阵营,哪怕是遭遇到再多的苦难,再多的艰辛,但始终都有如他们这样的人,用宽厚的背影,健硕的臂膀,为后人撑起一片天。

        前仆后继。

        源源不绝。

        李牧心中,有一柱精神,一口热血,在激荡。

        战斗持续。

        三大柱神联手,局面逐渐朝着飞升者阵营倾斜。

        “太好了。”

        李慕白兴奋地以手击石。

        李青忻等人,也是难掩兴奋之色。

        如果能够将三王斩杀……,不,只能是能够重创他们,对于飞升者阵营来说,都是巨大的喜事。

        李牧的心,也缓缓地返回到了肚子里。

        这一战,已经是必胜的局面。

        唯一的不确定,在于最终能够收获什么战果了。

        不知道何时,天空中,突然飘起了细密的黑色之雨。

        滴滴答答。

        “墨云之海要化掉了。”

        有人惊喜地道。

        李牧抬头看去。

        的确。

        墨王的【海天一墨色】领域,仿佛是有些稀释了。

        墨色,不如之前浓郁。

        这是因为消耗太大,难以维系了吗?

        李牧皱了皱眉。

        他觉得,哪里好像是不太对。

        哪里不对呢?

        李牧目光一扫。

        猛然间,他心中一惊。

        发现了!

        不只是魔王的【海天一墨色】领域被稀释,那遍布漫天的青莲剑意莲花,也正在枯萎,不断地坠落。

        原本遍布诸天的青色光点,正在一点一点地熄灭。

        青色莲花,一朵一朵地枯萎。

        纵横呼啸的剑气,亦在衰减。

        而且,不止于此。

        【酒气书仙】张勋的书法,绽放出的璀璨金光,也是急骤死衰弱下去。

        屈子的【离骚】吟唱之声,仿佛是被淹没在了黄沙之中,隐约有不可闻的趋势。

        而黄沙之中不断凝结而成的沙土巨魔,身上的沙粒也在不断地下坠,体型也在逐渐缩小。

        怎么回事?

        六大顶级强者的力量,正在疯狂地衰减。

        同一程度的衰减。

        而且,他们的道则法则也在以一种奇异的趋势崩溃。

        好似是被什么东西镇压了一样。

        仔细感应。

        李牧终于察觉到,周遭天地灵气和法则,正在以一种极为诡异的速度,逐渐稀薄下去、

        就好像是天地衰退,一切要回到末法时代一样。

        李牧心中的不安,急骤地加剧。

        这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现象。

        果然,战场中捉对厮杀的六大强者,终

        于都分开。

        三柱神面色各不相同,但都充满了凝重肃穆之色,抬头看着天穹更高处。

        而三王则是一副颇为恭敬的样子,在虚空中肃立。

        尸王是一个看起来颇为俊雅的中年人,浑身散发莹润之光,像是一块美玉一样,墨王则是一个身穿黑色衣袍,黑发,面如焦炭的老者,至于兽王,却是一个浑身都纹着细细密密的兽纹的三米高壮汉,肌肉隆起,充满了力量爆炸感。

        “飞升者阵营,不允许有第四绝世。”

        一个浩大恢弘的声音,在无尽天穹最高处传来。

        带着一种不容违逆的意志。

        “镇祖!”

        李牧的面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

        道尊盟有十王,都是镇压一方的强者。

        十王之上,则是四祖。

        这四祖,仅次于太始道尊,是道尊盟最为卓绝的存在。

        一祖镇十王。

        可见其恐怖。

        没想到今日,竟然牵扯到了四祖中的存在。

        “此地乃是我飞升者疆域,镇祖你在我们的领域上插手此事,已经是犯忌了,还不速速撤去?”

        张旭手握狼毫笔,大声地道。

        屈子周身的沧桑悲苦气息越发地浓郁,不断地凝聚。

        李白手中,一柄青色长剑嗡嗡震动,剑意不休。

        三大强者神色凝重警惕到了极点。

        “既如此,你们就为李牧陪葬吧。”

        天穹高处,那恢弘浩大的声音,再度出现。

        无形的大道法则涌动。

        没有什么绚烂的战技和功法,之间李白、张旭和屈子的力量,仿佛是风中沙一般,快速地飘散崩塌。

        可怕的湮灭之力,碾压而来,要将飞升者阵营的三大柱神级强者,直接湮灭。

        “不好,浩浩剑意,万古长存。”

        李白大喝。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张旭须发疾张,宽袍激荡,竟是左右双手皆持笔,一左一右,连续写出两句诗,金色道光流转涌动。

        屈原则是直接以长袖拂面:“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离骚开篇一句,直接吟唱出来。

        三大飞升者阵营柱神级强者同时出手。

        三大强大的能量汇集,形成了一种恐怖的合量,欲对抗周遭涌来的湮灭之力。

        但,差距太大。

        三道力量一触即溃。

        无形的湮灭之力,瞬间入侵到了李白、张旭和屈子的身边。

        他们的衣袍、血肉立刻就像是沙雕一样,不断地脱落,沙化……

        哪怕是三人鼓荡最强之力,也只是延缓这种湮灭的过程而已。

        四祖中人物的力量,恐怖如斯。

        李牧在城头看的心中大急。

        仙帝。

        这四祖层次的力量,乃是仙帝层次。

        以李牧如今的力量,就算是使出吃奶的力气,燃烧本源,也难以撼动仙帝之威丝毫。

        想就也不可能。

        时间奥义倒是凌驾于这种湮灭之力之上的法则。

        但李牧的修为不够啊。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

        “这是欺负人啊。”

        一个颇为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接着,就看原本已经趋于肉身崩溃的李白三大柱神,身体上突然涌现出一道道金色的光环。

        那光环从天而降,像是某种buff光环一样。

        瞬间,三大柱神强者身上那种湮灭之力,被尽数祛除一空。

        四周的湮灭之力,被彻底祛除。

        李白三人劫后余生,脸上却是浮现出欣喜之色。

        竟是这位来了。

        稳了。

        三人都是朝着天空高处看去。

        而几乎是在同时,墨王、石王和兽王三大强者,脸上却是立刻就浮现出了某种惊恐之色,几乎是不约而同地急速朝后退去。

        原本漆黑如墨的虚空中,金光一闪。

        紧接着,一个身穿着皇袍的黑发年轻人,就从虚无之中,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略带着一些混血色彩的外貌,棱角分明的五官,立体感极强,仿佛是刀削斧砍一样的棱角,如同中世纪那些西方雕刻大师手中的艺术作品一样,英俊,阳刚,充满了英气。

        他浑身闪烁着金光。

        脚底下,一层又一层,一圈又一圈的金色光环,不断地朝着四面八方辐射。

        金色的光华,充满了温暖和力量。

        墨云之海,转眼之间烟消云散。

        天空中,阳光温润。

        光明,重新回到了世间。

        金色光环的普照之下,所有人都觉得身心一切疲倦,被清扫一空,身体里又充满了精力。

        就连宁平城中那些在之前战斗之中,受了极严重伤势的铁卫和强者,被这金光的力量扫过,那些不可逆转的伤势,也在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这是什么力量?”

        李牧也是颇为意外。

        好像是网游之中的圣骑士的祝福治疗之术。

        难道是……

        李牧的脑海中,一下子,就冒出来了一个人名。

        而与此同时。

        “人皇孙飞?”

        【镇祖】惊讶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

        能够拥有这种力量的,在飞升者阵营之中,只有三绝世之人。

        而孙飞的外貌特征,实在是太有特色。

        一下子,就能认出来。

        “哈哈,没想到吧,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身着皇袍的年轻人,嘻嘻哈哈。

        但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力量,却也是强横到了极点。

        现身的瞬间,【镇祖】的威压和道则,就被彻底抵消。

        “既然是三绝世现身,那今日之事,就此作罢。”

        【镇祖】显然是极为忌惮孙飞,话语之中,已经是萌生了退意。

        孙飞摸着下巴笑了起来:“啧啧啧,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把我们瀚海之森三城之地,当成是尿壶了吗?”

        下方。

        宁平城中众人:“……”

        李牧:“……”

        这么不会说话,就少说点。

        有这么自己损自己的吗?

        “你待怎样?”

        【镇祖】冷声道。

        孙飞笑的很灿烂,道:“不如这样吧,你们都死给我看,好不好?”

        “听起来,不是很好的主意。”

        【镇祖】语气中,有丝丝寒意。

        “我喜欢。”

        孙飞说着,道:“骨牢。”

        轰隆!

        以他为中心,四周千里方圆的地方,突然有一根根巨型白骨戳破地面凸起。

        一根连着一根。

        犹如拔地而起的撑天之柱。

        白骨散发出无尽的幽冥死气。

        转眼之间,白骨弯曲合拢。

        一座巨大的骨牢,将所有人都笼罩其中。

        白骨之间,法则流转,死意澎湃,彰显着足以令仙帝也却步的恐怖杀意。

  https://www.huashuge.com/14_14640/290938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