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圣武星辰 > 1667、天地之初的能量

1667、天地之初的能量

        道祖疯狂地挣扎着。

        但是却被定住,难以动弹。

        他体内的气运,一层一层地被剥夺,化作飞灰,湮灭在虚空之中。

        他的面孔,也在不断地变换。

        时而是英俊玉面的书生,时而是婀娜多姿的圣女,时而是耄耋苍髯的老人,时而是威武雄壮的巨灵,甚至还有精灵,骷髅,苍龙等等形象。

        这是他毁灭了一个又一个的纪元,杀死了一个又一个的时代主角之后,剥夺了他们的气运,截取了他们的本源之后,得到的一个个化身。

        天地初开,宇宙诞生,他就存在。

        作为这个宇宙起源之初就诞生的生物,占据着天时,他不甘于自己的时代过去,始终都在掠夺,妄图与宇宙,与所有的位面都共寿,后来哪怕是做到了这一点,他也希望可以代替冥冥之中,不可捉摸的天道,成为统治一切,主宰一切,掌握所有生灵、星辰,星域、种族的唯一。

        无数个文明,无数个纪元以来,他成功了。

        然而这一次,一手创造了最为鼎盛的仙道文明,建立了几乎横跨无数星域和位面的天庭之后,他好像是终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时间的洪流,在他的身上,逆转而过。

        从今朝,向远古追溯。

        那一个个从他的身体里,被剥夺出来的虚影,在空中,遥遥向李牧四人行礼,旋即化作飞灰,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这些曾经光芒万丈的纪元主角,从此之后,终于得到了真正的解脱。

        “不,快停下。”

        魔道祖终于开口恳求。

        一层层主角气运被剥夺,他真的是慌了。

        太久时间的无敌,太久时间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让他习惯了生杀予夺,习惯了无人违逆,从未经历过如此劣势,魔道祖的心态,竟是瞬间有一种崩塌的趋势。

        然而,李牧等人,怎么会停手。

        透明的时间洪流,仿佛是洪水一样,在魔道祖的身上,呼啸而过。

        一层又一层的飞灰,从其体内流射而出。

        魔道祖就像是一条蛇,不断地蜕皮……

        他的面孔,依旧在飞快地变化。

        用不同的声音,不同的语言,说着恳求的话。

        到后来,变成了咒骂。

        他施展各种神通,最终不惜自爆一世身,才从时间洪流之中,挣脱出来。

        “我要你们……”

        他怒吼。

        然而李牧四人,再度出手。

        这一次,他们甚至不用四人联手共出一招。

        四人身形一晃,各据一方,将魔道祖围在中心。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四象之力流转。

        他们对于四象之力的掌握,已经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时之回溯。”

        李牧浑身散发神芒,鸿蒙之光流转,抬手一掌拍出。

        四象之力催动的时光,如一道光柱,从天而降,将魔道祖镇在其中。

        “刀剑双圣。”

        丁浩双手一抬,金银二色的刀剑秩序锁链,呼啸而出。

        没有了魔刀锈剑,但在四象之力的催动之下,威力反而是更加可怕,瞬间就穿透了魔道祖的身躯。

        刀剔骨,剑削肉。

        剔骨削肉,斩绝肉身。

        魔道祖的身躯,被不断粉碎。

        血雾迸射,黑色的魔血,和红色的仙血,同时弥漫。

        四象之力的加持,令魔道祖的肉身,根本无法再复原愈合。

        “诅咒。”

        孙飞大吼。

        四象之力加持,诅咒光环落下。

        魔道祖的元神不断地衰落,精神崩塌倾颓。

        叶青羽双手在胸前划出手印,大喝道:“镇!”

        周遭诸天,再度被以四象之力镇压。

        这一次,魔道祖即便是再自爆一世气运,都无法逃脱。

        “不,快停下。”

        魔道祖惊恐地道:“我是你们的师父,曾对你们有养育之恩,有教养之恩……”

        但这样的辩解,苍白无力。

        “四位师弟当年兵解,割舍肉身,舍弃修为,遁入浊世,一切都已经还给你了。”

        玉皇道。

        他身上的禁锢,已经被解除。

        此时,无比虚弱地站在一边。

        花想容扶着他。

        终究还是放心不下李牧,花想容再度来到战场,她已经决心与李牧共生死,谁知道战局竟是已经扭转过来了。

        玉皇悬着的心,也渐渐地回到了肚子里。

        四象合璧,击败最初之祖,这是唯一的机会,是他们寻找的‘遁去的一’。

        所谓‘遁去的一’,是指在明知事不可为的大背景之下,唯一理论上存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的一种可能。

        到底集合四个位面的当代主角之力,采集这一世最大的气运之力,集于四人身上,能不能击败魔道祖,就算是当事人自己,也不能百分之百保证。

        而现在,一切尘埃落定了。

        天地之间的黑潮,已经消失殆尽。

        中三天和凡间、星域,不再受威胁。

        魔道祖不愧是天地最初的生物,不愧是主宰过无数纪元劫的幕后之手,便是在四象之力的合围之下,也坚持了足足三个月的时间。

        一直到,时光终于疯狂流逝到了尽头。

        魔道祖在诅咒和咆哮之中,化作了一颗天地诞生之初,最原始的光团,所有的肉身血躯尽数,所有的精神意识也都被诅咒抹掉。

        白色的    光团,散发出天地诞生之初,不分善恶,最为纯净的原始能量。  这,就是魔道祖的诞生之源。

        也是天地之间,第一抹本源之力。

        但李牧四人,还不放心。

        又配合着,以四象之力,生生磨了一年的时间。

        这一抹天地之初的本源之力,越发纯净,也越发原始。

        “他已经死了。”

        玉皇虚弱地道。

        李牧四人,终于他停手。

        “大师兄……”

        四人冲过来,扶住玉皇。

        “我为你疗伤。”

        李牧就要催动时间之力。

        玉皇摇头,阻止了他的行动。

        “我本源已散,不愿再流连这世间……你时光回溯,虽能救我,但我却永远也不想再去面对,化身为魔的黑暗时代……”

        玉皇面露释然之色。

        “我曾经屹立世界之巅,也曾堕入无边黑暗,我曾拥有一切,也曾失去一切,为了今日,我曾犯下过无数大错,也曾剥夺过无数人的生命,你们应该还记得,昆仑镜中的封魔山,和其中的一百零八星宿魔种吧?”

        ---------

        看到昨天很多读者在评论区的留言,我看到了。

        说实话,很难受。

        当然,也算是我自作自受吧。

        有很多话想要说,但好像有点儿苍白无力,有个作家曾说,爱情里误会太多了,到最后也就不是误会了,圣武这本书,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太多,刀子也特别遗憾,惭愧。、

        四象四本书,世界观统一,格局太大,能力不够,没有写好,负面循环,不敢看书评区。

        从二十五开始码字,到现在已经三十五了。

        中年危机    这个词,第一次跳到刀子的身上,全职码字本可以全心创作,但生活的琐事总是一波接着一波涌来,身上两三个家庭,全靠刀子一个人撑着,因为不上班,很多时候,家人有任何事,第一个想到的都是你,都说反正你有空,不用请假……

        有些老读者说,圣武追的太累,后期写的不好,更新也不稳定,说新书不再想看了。

        刀子在这里,深深地鞠躬,向失望了的兄弟姐妹道歉。

        不管新书还看不看,我都非常感谢,你们一路以来的支持,感谢你们曾经追读过我的书,给过我鼓励,给过我建议,怒我不争气,不管怎么样,都祝愿大家在人生旅途上,事事顺心,天天开心,刀子写书的本意是想要给大家带来欢乐,绝不是让大家感到愤怒和生气,我没有做好,非常对不起。

        我会继续为支持过我的大家努力,希望有一天,可以用更好的成绩和态度,重新挽回你们。

        圣武还未完结,还会有几章。

        会继续更新。

        圣诞快乐,再祝新年快乐。

        提前祝福,不然离开了的兄弟姐妹们,看不到了。

        不管怎么样,爱你们,谢你们!

  https://www.huashuge.com/14_14640/296967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