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农民医生 > 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生意!

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生意!

        ?第六百一十七章大生意!

        回想起临走时田慧那双饱含幽怨和不舍的眼神,扬益不自禁的摸了摸没几根胡子的下巴,自恋的想,难道老子的魅力又大了许多?聊几句就能勾起那小妞的骚念?

        田慧虽然及不上苏菲儿的美,但是咱扬益同学不是那么肤浅的人,长的美不美关了灯还不都是一样的。网  主要是气质,田慧那清纯温柔的性子,肯定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如果收了做老婆就算了,如果要发生个提上裤子不用负责的奸-情的话,他还是很乐意的。

        妈妈-的,看那样子貌似还是个处啊。

        扬益心里热火朝天,脸上却平静如水。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目不斜视的看着路。一副职业司机的样子。

        穆月怕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到,这丫脑袋里的思想是多么的肮脏。

        今天的扬家村已经不再是那个破砖乱瓦的小村庄,而是比城市更加美丽的度假村。虽然已经接近午夜,但是各色各样的灯光将村子照的如同白昼。三三俩俩不知疲倦的在湖上泛舟,亦或者是坐在岸边尽情的摸索着彼此的身体。

        好的环境总容易唤起人们极高的性致。比如有人喜欢在厨房,有人喜欢在沙发上,也有人喜欢在湖面上玩船震。男人嘛,性子总是有些古怪的,怎么样的方式能让他们觉得有征服感,他们就越喜欢怎么样的方式。

        好在夜深了,也没有谁会偷拍。要不然把这些照片发到网上,还真以为扬家村是个露天的色-情场所呢。保准能吸引来一大批的警察叔叔。

        小院里已经灯火通明,听到车子的动静,一下子从屋里冲出来五六个人。

        老爸老妈,还有贺福强那老头,撅着嘴的刘瑞琪拉着小妹的手站在人后,给还尚在车上的扬益扔了一个凶狠的眼神。威胁,这是**裸的威胁。

        “爸,妈。”扬益推开车门,轻轻的唤了一声,不知不觉喉咙有些发涩。

        一个多月没见了,他们老了一点,也瘦了一点。虽然还没说什么,但是扬益知道,这些天他们肯定每天都在为自己担心着,祈祷着。

        “回来就好,让妈看看,这些天瘦了没有。”柳慧枝紧紧的拉着儿子的手,泪眼朦胧的盯着他的脸猛瞧,好像一下子要看个够似的。

        穆月抱着小思宇从副驾驶座下来,甜甜的冲一帮人笑了笑。“叔叔,阿姨。”

        “小月也跟着这臭小子一起回来了?”柳慧枝眉开眼笑,抢着抱过穆月怀里已经睡着的小思宇,笑道:“你怎么也不事先说一声?来,孩子让我抱着,咱娘俩进屋说话。”

        扬益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这怎么感觉像是亲闺女带着女婿上门呢。老妈对他这个亲儿子还真不咋的。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贺老哥都等你一天了,你也真是太胡闹了,有什么事进屋再说吧。”扬国忠嗔怪的瞪了扬益一眼。但是话语里的关心谁都能听得出来。

        贺福强只是笑着和扬益点了点头,然后和扬国忠肩并肩进了屋。扬益老老实实跟在后头,冲远处还在赌气的刘瑞琪眨了眨眼睛。

        刘瑞琪娇哼一声,看也不看他,拉着扬梦的手抢在他前头进去了。

        看她的那架势,扬益就知道坏了,肯定是已经见过苏菲儿了,没准两人之间的秘密都知道了七七八八。

        进了屋,刘瑞琪已经帮着柳慧枝去厨房热菜了。两个老头分坐在沙发两头,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贺老,那个解药------”

        “吃完饭我们再说吧,都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了,也不记在这一时。”贺福强轻轻摇了摇头打断了扬益的话。

        扬益不怎么饿,但是在老妈殷切的目光下,还是硬着头皮吃了两碗米饭。撑的他只想吐。

        吃饭的时候没看到苏菲儿和孙颖,还有小弟。老妈说是等不住了,就先去睡了。扬益心里有些感动。说小弟去睡了他信,说苏菲儿和孙颖等不住了鬼信。要不是担心好几个他的女人碰面尴尬,她们估计也不会找借口躲开了吧?

        收拾完碗筷,柳慧枝就拉着穆月的手上了楼,看样子今晚是打算和穆月聊一晚上的天了。她虽然有一大堆话想要跟儿子说,但是她也知道贺老等儿子有正事要谈。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儿子的媳妇也行。

        刘瑞琪从进门到现在一直没跟扬益说一个字,拉着小妹的手也噔噔跑上了二楼。

        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扬国忠也坐不住了。“我先去睡了,你们商量完正事儿也都早点睡吧。”

        “嗯。”扬益轻轻应了一声。他心里多少有些奇怪,按他想的只要把提前写好的配方比和草药交给贺福强就ok了,耽误不了几分钟。可是看贺老这架势,怎么像是要促膝长谈的样子?

        “是不是很奇怪我等所有人都走了才和你说这事?”贺福强饶有深意的看着扬益,眼神里掩饰不住的精光。

        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扬益撇了撇嘴,没吱声。

        贺福强笑笑,玩味似的说道:“你知道现在各个国家的情形吗?”

        “不知道。”扬益有些讶然的摇头,他真不明白贺老为什么要和他扯这个。和他扬益没关系的事情他是从来都不会去关心的。

        贺福强也没指望扬益能知道,自顾自的喝了一口茶,缓缓说道:“美国迄今为止因为病毒死了四万人,法国三万多,意大利六万,英国甚至超过了八万之多。其他国家也有不同程度的死亡。而我们国家------死了五千。”

        和前面少则上万的数字比起来,五千确实少了许多,本来是应该庆幸的。但是贺福强却说的无比沉痛,眼神里掩饰不住的杀机。

        虽然具体的数字让扬益很吃惊,但是他还是没听懂贺老要说的是什么。

        “五千,对于华夏十多亿人口来说确实是很小很小的一个数字。”贺福强长嘘了一口气,脸上满是狞狰。“但是你或许不知道,这五千人,让多少孩子没了父亲,多少父母没了孩子,又有多少妻子失去了爱人。五千啊,站在一起你一眼都看不到边。”

        一句话如雷贯耳,扬益一下子傻了。

        原本以为病毒的传染源在井台村,他控制住了井台村的病情,就不会再有多少人死亡。所以他去神农架不怎么着急,和苏菲儿一边玩一边找解药。找到了解药也并没有第一时间就送过来,而是还在玩。

        这些人,都是因为他的不作为才死的。

        一想到这些,扬益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杀人犯,心里充满了自责和不安。拳头不自觉的攥紧,紧紧的咬着嘴唇,沉声道:“对不起贺老,是我的错。我愿意向死者的家属道歉,我愿意出钱抚养他们的孩子。”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贺福强又恢复了一脸淡然,缓缓的摇摇头,有些欣慰的说道:“相反,我还要感谢你,至少你救了更多的人。这五千死者,是日国的大手笔啊。当年南京三十万,如今五千,日国这是在逼我们新帐旧账一起算呢。”

        “贺老,您的意思是?”扬益心里蓦然一惊,隐隐有些兴奋。

        华夏一直在忍,面对多国的挑衅都在忍。那些弹丸小国似乎忘记了这头雄狮只是睡着了而不是死了,总有一天它会醒过来的。

        如果真的要对日国动手,扬益真的愿意当个小兵,冲到那座小岛上,杀他们的男人,抢他们的女人。

        “用不着我们动手。很快就会有很多国家忍不住动手的。”贺福强饶有深意的盯着自己手里的水杯。笑道:“扬益,想不想跟着国家做一笔大生意?”

        “大生意?什么大生意?”一提起生意,扬益顿时来了兴趣,那表情就是一个十足的大奸商。

        “你的解药。”贺福强认真的说道:“只要我们一宣布找到了病毒的解药,日国就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到时候,其他国家会坐视自己国家的人接二连三的死亡吗?”

        “你的意思是高价卖给他们?”扬益眼睛都在放光。

        做生意,要是做到一个甚至好几个国家的头上,那想不发财都难啊。

        “不。”贺福强摇了摇头,道:“解药怎么能用金钱来衡量?这样也太便宜他们了。当然是我们国家缺什么,就换什么了。当然,钱,国家会按照相应的比例给你的。”

        扬益想了想,觉得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奇货可居吧?

        “对了,你那解药难不难配?要是别的国家也找到解药,那我们俩就白高兴了。”贺福强沉声问道。

        扬益老实说道:“难配倒是不难配,不过那两株草药生存的环境比较苛刻,应该没有多少人知道它们的品种。如果不知道的话,就算成分被别人提取了去,也找不到原料的。”

        “好。”贺福强呵呵一笑,道:“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咱们这笔生意百分之八十能成。到时候,你这小子可就是全国首富了。记得等我老头子退休了,给我资助一点生活费。”

        扬益一脸鄙夷,这老家伙还想拔老子的毛?丫的国家前几号人物,说没生活费谁信啊?一个小小的乡长都能买别墅,他还买不下一座庄园?

        清官?会做手脚的才会被别人叫做清官。

  https://www.huashuge.com/14_14641/70328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