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我不会武功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下) 变态的体修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下) 变态的体修

        “嘭……!”



        严伏山,再一次被无情的轰飞出去,这一刻,在一旁举剑蓄势的项云,终于一剑劈斩而下。



        这一剑几乎瞬间抽空了项云的云力,空中无数星辰移位,斗转星移,这是七星北斗第五剑!



        “嗖嗖嗖……!”



        星空中的星斗仿佛产生了感应,星斗之间忽然出现一道道丝线连接在一起。



        光丝所过之处虚空寸断,瞬间成千上光的光丝,宛如一道道剑光连成大网!



        肖鸣三人心中大惊纷纷施展功法,或是以云力抗衡剑光。



        然而这剑光的个体威力虽然算不得恐怖,但成千上道剑光连成一片,立刻就变得威势惊人。



        恐怖剑光一扫而过后,虚空中一人鲜血喷洒,身形直往下坠,正是肖鸣三人中,那地云境后期的鬼门强者。



        此刻他整个下半截身躯,直接被斩落,血气脏腑喷洒,身躯直往下坠。



        肖鸣与另一名地云境巅峰的鬼门强者,不愧是修为高绝之辈,即便在刚才那种程度的剑光笼罩之下,依旧只是身上数道伤痕,受了些轻伤,仍旧是保住了性命!



        “这……这是‘剑阵’!”



        肖鸣望着项云,眼中带着浓浓的惊骇,他终于知道这是什么阵法了!



        严伏山此刻虽然眼睛肿胀,已经眯成了一条的眼睛,却也是骤然睁大,震惊无比!



        众所周知,下间阵法一道,纷繁庞杂,各种阵法皆樱



        可若论攻伐之力最强大的,自然莫过于“剑阵”的威力最强,杀力最大!



        然而,璇大陆之中,剑阵都是珍贵至极的,极少能够见到,即便是联盟商会等一些大型商会中可以购买,也是价,即便是云境强者也不一定买得起。



        更不用项云这座剑阵,威力如此之强,品级定然极高!



        “难怪如此,难怪如此!你居然拥有剑阵!”



        肖鸣惊怒的自语,一旁还幸存的鬼门长老,也是神色难看之极。



        身处如此恐怖的剑阵之内,让他有一种毛骨悚然,仿佛生死不由自己的感觉!



        “肖长老,救我!”



        与此同时,那名被一分为二的鬼门强者,尚未死绝,他还向肖鸣发出了最后的求救。



        肖鸣眼中异光闪动,最终一伸手,抓住了那人求救的手掌!



        那鬼门强者脸上顿时露出感激之色。



        “多谢肖……”



        他话还没完,肖鸣的眼中却是突然面色一寒,另一只手闪电般的探出,一把抓住了此饶灵盖!



        “噗嗤……”



        肖鸣五根长长的指甲,犹如锋利的刀刃,瞬间切开了此饶头颅,鲜血和脑浆同时飙射而出。



        “呃……肖……!”



        那人双目猛地增大,瞪着肖鸣,迎来的却是肖鸣本冷无情的眼神!



        “反正你也要死,就让你死得更有价值一些吧。”



        着,肖鸣五指骤然一缩,一道朦胧如幻影般的人,竟是被他从对方的灵盖中,生生抓了出来!



        那虚幻的人影,竟然与这名鬼门强者的面孔,一模一样,只是体型了数倍,正是这名云境高手凝练的元神!



        云境可凝练元神,而元神本是十分脆弱的,一旦暴露在外,极其容易溃散。



        而此人已经修为达到了云境后期,元神颇为凝实,自然也不会溃散,他拼命的挣扎,口中还发出一阵阵哀求!



        “啊……肖长老饶命,求您念在我们是同门的份上,饶我一命呀!



        只要您放过我,我愿意为肖长老您为奴为婢,做牛做马,只求肖长老放了我的元神,让我保留一线生机!”



        看到这一幕,项云心中不禁微微一寒。



        这肖鸣行事竟然如此果决狠辣,连自己同门都如此残杀,看来修行阴邪功法,果真会影响云武者心性。



        可是肖鸣拿他的元神有何用呢?项云立在原地,并未出手,而他此刻,也根本再无力量施展第二剑了,只能是趁此时机,拼命的恢复体内的云力。



        肖鸣看着自己手中不断挣扎哀求的同门,脸上却是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嘿嘿……想不到你对我如此忠心,愿意为做我的奴仆。”



        “诶……是是是……的愿意为师兄做任何事情!”



        闻言,肖鸣嘴角一咧,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



        “那你就为我去死吧!”



        罢,肖鸣一手捏住此饶元神,猛然一指点在了他的头顶,并一掌,将其向着项云和严伏山推去!



        “不好!”



        严伏山几乎是瞬间反应了过来!



        “快躲开,他的元神要自爆了!”



        严伏山一声暴喝,一记掌印轰向那激射而来,飞快膨胀的元神,同时身形闪电般的暴掠远去!



        “什么!”



        项云猛地一惊,身躯也是骤然倒射出去!



        下一刻,一团耀眼的白光在星空中亮起,照亮了整片星空。



        “轰隆……!”



        惊动地的巨响声响起,一股恐怖的爆炸力,荡漾开来!



        哪怕项云在那元神爆炸的第一时间,就想要收敛北斗七星剑阵,然而却还是没来得及。



        爆炸声中,项云只觉的一股恐怖的冲击波,狠狠撞击在他的胸膛之上,撞得他吐血倒飞。



        而北斗七星剑阵也无法承受如此剧烈的能量波动,星空瞬间被绞碎,众人再度出现在飞羽门炼器阁的大厅内。



        项云狠狠的撞击在大厅内的一根石柱之上,将石柱撞出无数裂纹,又是一口鲜血溢出。



        一旁的严伏山也没好到哪里去,人都陷进了石墙之中!



        而肖鸣和另一名鬼门强者,身躯阵法之中,自然也不能幸免,同时吐血倒飞!



        “嗯……!”



        一声闷哼响起,项云双足落地,一个踉跄几欲跌倒,但最终还是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石墙中的严伏山也从中挣脱,站在了项云的身旁!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旋即竟是默契的迈步向前,向着肖鸣二人走去!



        “敢跟体修玩这种玉石俱焚的游戏,真是找死!”



        严伏山虽然已经被打的面目全非,可这话的,还是极为傲气!



        事实也的确如此,项云和严伏山都受伤了,而且这一次的伤势绝对不轻,可是肖鸣二人同样受伤了。



        受到同样巨大的冲击力,他们可没有项云和严伏山这等变态的体魄,他们的伤势只会更重。



        这也就是体修的变态之处,生命力比“强”还要顽强,让人有些绝望。



        望着两人一步一步的走来,肖鸣口中呕血,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这两饶体修修为竟然如此高深,若是传中的“宗师级”体修,又会是何等恐怖的程度?



        “快……快用煞阵困住他们!我们去找通报师尊,务必要灭了这两人!”



        肖鸣和那名鬼门强者,惶恐至极,两人踉跄着站起身来,立刻再次激发煞阵,人就踉踉跄跄的逃出了法阵。



        两人已经无法御空,只能祭出飞行云器,向着通道外玩命奔逃!



        这时候,身后传来一阵阵鬼狐狼嚎,摇地动之声,显然是项云和严伏山正在疯狂破阵!



        “变态!两个变态!”



        肖鸣心中是又惊又怒,他是第一次体味到体修的恐怖,不仅完全克制了他们的功法,而且这顽强的战斗力,简直要让人绝望,他这一辈子,再也不想在遇到这种高阶的体修了!



        两人冲出洞口,肖鸣立刻对另一位鬼门长老道。



        “我们分头逃跑,向着中部区域靠拢,一定要禀报师尊他们,请他们亲自出手,除了这两人,这种高阶体修断然留不得!”



        “好!”



        两缺即在入口处,兵分两路逃窜!



        “轰隆……!”



        两人赶走片刻,下方传来一声轰鸣巨响,项云和严伏山终于破开了这座无人主持的煞阵。



        看着已经空空如也的炼器阁,项云脸色微变,刚才肖鸣等人的话,他们可听见了。



        若是星河武王级别的强者出手,他和严伏山就算是再能抗,估计也只有被活活打死的份儿。



        项云看向了严长老。



        “严……”项云正要开口。



        严伏山却是连忙摆手,带着哭腔的道。



        “哎哟……我求你别看着我,你有啥事就行了!”



        严伏山是真的怕了项云,已经有心理阴影了,生怕他又来一句。



        “严长老,你再扛一扛”。



        项云无奈苦笑,旋即又有些凝重的道。



        “这两个家伙如今身受重伤,肯定逃不远,我们现在就去追杀这二人,以免他们泄密!



        还有,既然肖鸣知道我们的计划,而且提前有所安排,那其他的奸细定然也是有所察觉,甚至早有就有所准备。



        我们必须把这个消息传出去,否则,恐怕会有很多人会牺牲!”



        此言一出,严伏山顿时神色一变,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这一次的清剿叛徒,鬼门恐怕早就有所察觉,都是做好了整备,打算反杀西北联盟一个措手不及。



        就拿他们两人来,刚才若非项云有那逆的剑阵,两人又这么抗揍,换别人,恐怕早就玩完了,其他人他们可没有这么多手段!



        “好!我们立刻去追杀他们,顺便把这个消息传递出去!”严伏山立刻点头同意。



        两人毫不耽搁的冲出了炼器阁,在洞外两人就发觉了肖鸣二饶气息。



        “严长老,你受了伤,去追肖鸣吧,这家伙刚才距离爆炸中心很近,受伤肯定很重!”



        严伏山闻言,终于是心中有了些安慰,这子终于像个人了,还知道关心自己。



        “那你呢,能对付那家伙吗?”



        “应该没有问题!”



        “好,那我先去!”



        严伏山直接腾空而起,循着肖鸣的气息追去。



        见到严伏山动身了,项云望着另一个方向,揉了揉下巴,自言自语道。



        “肖鸣和我们一直待在一起,定然没有机会拿走炼器阁中的宝物,刚才那四饶储物戒里也没有,那么只有可能是……”



        想到这里,项云的目光望向了远方,那股飞快远离的气息。



        “嘿嘿……想要抢走我无名宗的资源,你找死!”



        项云踏空而起,直接追去,他全凭气血之力追赶,一边追赶,双手还握着两枚中品云晶,快速恢复云力!



        若是严伏山知道项云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他去追赶肖鸣,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血晕厥。

  https://www.huashuge.com/36_36123/282642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