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拔魔 > 第三百一十五章 熟悉的笑容

第三百一十五章 熟悉的笑容

        慕行秋一直在尝试着理解高等道士,尤其是左流英的思维方法,站在孤峰之上,浴在细雨之中,他渐渐有所醒悟:寿命越是长久,道士们的思维越是简单。



        在漫长的岁月中,高等道士不需要忙碌,他们不愿有任何多余的动作,静静地衡量,耐心地等待,直到适合的一刻,用最简单的方法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左流英、风如晦、兰冰壶、宁七卫、陆折冲……他们都在等待,在凡人眼里,他们简单到几乎没有变化,其实变化正在悄悄进行,一旦条件成熟,道士的变化将是翻天覆地。



        风如晦已经等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她拥有了神魂和司命鼎,在没有服日芒道士又不肯联合起来的九大道统,近乎无敌。



        兰冰壶快要等到她想要的时机了,她想报复左流英,自知并非对手,只有乱荆山大获全胜的时候,她才能在已无退路的外甥身上施加最后一击。



        宁七卫和陆折冲似乎放弃了等待,他们的修行已经到头,面对即将重返人间的魔族,没有更好的应对之法,所以甘愿接受强者的支配,在凡人看来这是怯懦的决定,对他们却是数百年等待的自然结果。



        左流英在等什么?没人知道,但他必有等待。



        慕行秋的猜测到此为止,默默地借助雨滴施法,他的内丹不够强大,只能将法术延伸到二三十里,离乱荆山还有一段距离,不过没关系,那里的高等道士们能感受到他的法术。



        雨滴带着幻术和魂魄之力降落,力量非常微弱,隐藏在山峰周围的散修们只觉得今晚的雨异乎寻常的阴冷。不由自主地施法抵抗,以为法王的心情又变得糟糕了。



        天空闪过一道巨大的闪电,却没有雷声相伴。两名道士倏然而至。分别落在峰顶的边缘,对面站立。相距慕行秋都是五十余步。



        他们不喜欢阴雨,所以雨丝从十几丈以上的高空就避开山峰,好像有一个透明的玻璃碗罩在上面。



        他们不喜欢虎视眈眈的吸气道士,所以慕行秋立刻感到霜魂剑又将脱手而出。



        这一次,他握住了,他将霜魂剑刺入地面,双手紧握剑柄,及时催动剑内的魂魄之力。马上他就发现,两名道士在暗中较劲,给了他握住霜魂剑的机会。



        两名道士都不肯收手。



        那竟然是庞山宗师宁七卫和乱荆山宗师陆折冲,两人互存敌意,可是谁也没有对慕行秋网开一面的意思。



        陆折冲没有利用法术让自己长出新胳膊,她不想用一个不能施法的器官掩饰自己残缺,她伸出完整的右臂,要证明自己仍是强大的。



        宁七卫背负左手,同样伸出右手施法争夺霜魂剑,他无意证明什么。可是既然出手,就不能退让,尤其当对方也是一位宗师时。就更不能退让。



        慕行秋全力施法稳住霜魂剑,心中却吃了一惊,两位宗师明显是从乱荆山的方向来的,左流英呢?难道他已经大败甚至死亡,没办法吸引乱荆山的主力了?



        秃子狠狠瞪了陆折冲一眼,分出一缕没有梳理的银发,紧紧缠在剑锷上,为护剑增添一点微薄的力量。



        只有兰冰壶置身事外,笑吟吟地说:“我邀请的是风如晦。没想到来的却是两位宗师,呵呵。这可真让连海山受宠若惊,听说两位携手共进。可喜可贺。”



        陆折冲开口了,没有理睬兰冰壶,直接对庞山宗师说话“宁七卫,不过死了几名吸气冰弟子而已,你知道我的目标是左流英,不是你们。”



        “你明知道我和五行科弟子当时在与左流英对峙。”宁七卫流露出一丝明显的怒意“你还是没将我们当成同一家道统的道士。”



        身为注神道士和宗师,陆折冲原本是非常沉得住气的,可是丢失一条手臂之后,让她变得易怒了,轻哼一声,增加了魂魄之力“对峙?你不觉得你们跟左流英对峙得太久了吗?”



        两位宗师都在源源不断地增加法力,渐渐由争抢变成对抗,可是法术都没有离开过霜魂剑,夹在中间的慕行秋不仅没有感到轻松,处境反而更艰难了,双手握剑,更多的力量用来自保,而不是护剑。



        这是一场暗中较量,谁都没有发出可见的法术,只有慕行秋和他手中的剑在微微颤抖。



        “我有我的方法,用不着你来干涉。”宁七卫也变得不客气了,他对五行科几名吸气道士的死亡还是非常在意的。



        “你的方法?以后这世上只有一种方法,魂魄,无穷无尽的魂魄,乱荆山积攒了十三万年,这世上还有无数的人类与妖族时刻准备着献出魂魄,那就是他们存在的意义。道统用不着那么多愚笨的低等道士,只要有足够的魂魄,几名高等道士就能击败整个魔族!”



        陆折冲像是变了一个人,美丽的脸孔上显出不可动摇的坚毅。



        “五行科——永远都会存在。”宁七卫自己就是五行科道士,绝不接受道统只剩下灯烛科这样的未来。



        兰冰壶尴尬地咳了一声“这么重大的事情,在我这里讨论不太合适吧,不如……请更有资格的人做评判。”她露出笑容。



        一名女道士出现了,站在慕行秋身后,他却一无所知,秃子正在咬牙切齿地夺剑,也没有察觉到后面多了一个人。



        慕行秋是从对面兰冰壶的神色中猜到真相的。



        突然间,两位宗师的力量同时离开了霜魂剑,不分先后,好像商量好了要给慕行秋一次机会。



        慕行秋仍然没有察觉到目标的存在,但这不重要,他知道机会稍纵即逝,他的任务只有一个:召出芳芳的魂魄。



        剑内还有极少一部分魂魄没来得及检测,慕行秋觉得已经没必要了,他标记了一只特别强大的魂魄。蕴含的力量差不多是平均水准的四倍,放在十多万只魂魄当中,这点多出来的力量并无太大意义。却能令它突显出来。



        慕行秋希望这就是芳芳的魂魄,希望这只魂魄对神魂会产生强大的吸引力。足以夺走风如晦手中最强大的武器。没有神魂,就无法驱动司命鼎的全部力量,风如晦将只是一名普通的星落道士。



        一小股旋风从剑柄末端升起,按照慕行秋的心意,紧张地寻找目标。眨眼工夫就找到了,慕行秋终于发现了芳芳的神魂,就在他的身后,相距不过五步。



        神魂是一团火。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焰,发出可与阳光媲美的白炽光热,光是感受到它的存在,就让慕行秋感到眩目。



        原来神魂能燃起道火。



        慕行秋心中升起一阵愤怒,芳芳的神魂不应该这样燃烧。只有一件事令他感到欣慰,他催动的魂魄的确属于芳芳,他能感到这只魂魄正向神魂发出召唤,那是一种柔和却极为有力的召唤。



        神魂移动了,缓慢地靠近,绕过慕行秋的身躯。站在他的面前,那是一名陌生的女人,却带着熟悉的笑容。



        〖真〗实的风如晦是一个娇小的女人。比慕行秋矮了差不多一头,她很美,但并非完美无缺,与陆折冲相比,少了一分精致与气势,甚至与孙玉露相比,也少了一点妩媚,可她自有与众不同的特点——她的笑倾国倾城。



        慕行秋心中一震,他竟然从风如晦的脸上看到了芳芳的笑容。那种满怀欣喜却又羞涩的微笑,好像随时都会抬起手遮住自己的嘴。



        “这就是左流英的全部计划吗?”风如晦的声音跟她的容貌一样温柔。伸出右手,按在剑柄上。轻轻松松就拿了过去“我有点失望。”



        慕行秋毫无抵抗之力,不由自主松开双手,芳芳的魂魄之力渐渐消失,又回到了剑内。



        左流英错了,灯烛科道士也错了,芳芳的魂魄根本影响不到神魂。



        秃子的头发没有松开,他不认得眼前的女人,也不在意,目露凶光,突然一蹿,张嘴就咬。



        “你家的蜜饯很好吃。”风如晦说。



        秃子愣住了,恍惚间,他也在这个陌生女人的脸上看到了熟悉的笑容,那是他的母亲,她心情好的时候,会从铺子里挑一样零食,一边笑一边逗儿子玩,直到他急不可耐的时候才塞到他嘴里。



        秃子的银发也松开了。



        每个人都在这张脸上看到了自己最喜欢的笑容,但这既非念心幻术,也不是五行之水幻术,只是风如晦练出来的一种本事,她能从男人——哪怕只剩下一颗头颅——的眼睛里看到他们的欲求。



        内丹和法术放大了她的这种本事。



        “芳芳那么喜欢你……”慕行秋说,狠心驱散了眼前的熟悉笑容。



        “我也喜欢她,如果可能,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带她回乱荆山,可惜我做不到。”风如晦好像举不起霜魂剑,就那么随意地按着剑柄“现在,她终于来了。”



        风如晦左手召出一只四足鼎,小且粗陋,像是小孩子用泥巴捏出来的玩具,可就是它,容纳了无数魂魄,蕴藏着十三万多年的力量。



        “左流英为什么躲起来?他猜到你必定失败吗?”风如晦说。



        慕行秋心中一块石头落地,左流英还活着,没有落入风如晦之手,一切似乎还有希望。



        还有希望,慕行秋召出了幼魔,他曾经努力召唤而不现身的幼魔,此时几乎立刻蹦了出来,它早就了解主人的心意,将以行动表示认同。



        念心幻术虚实结合,慕行秋希望这一招能够发挥作用。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https://www.huashuge.com/48_48729/187857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