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拔魔 > 第九百九十二章 法术之道

第九百九十二章 法术之道

        热门推荐:、    、    、    、    、    、    、



        慕行秋放出的飞蛾能躲过符箓师们设下的重重禁制,却避不开星山宗师的探查,事实上,连他本人也早在赵处野的监视之下,当三条逍遥索从脚边和树上突然蹿出来的时候,他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慕行秋一身法力,结果运转得越快,逍遥索勒得越紧,最后他只能放弃抵抗,乖乖地从七八里以外的山峰上被牵引到卓州城下。



        这一路上他没有闲着,仔细体察绳子里的法术,总觉得它也浪费了一些法力,比符箓的效率要高一些,但是仍有改进余地。他还试图吸入绳子里的法术,结果失败了,制作这条绳子的道士似乎早料到会有这样的危险,因此以巧妙的手段将绳内的法力封住了。



        直到落在地面上,慕行秋脑子里琢磨的都是如何改进符箓和身上的法绳,两者颇有共通之处,他隐约看到了一点希望,可是记忆不够用,令他无处着手,就像是明明知道有这样一个字存在,搜肠刮肚就是想不起来,字典不在手边,也没法查找。



        慕行秋脸上的茫然若失,在别人看来就像是对被俘感到羞愧,守缺安慰道:“别担心,有我呢,我的职责就是保护你,你别再偷偷逃跑啦,找人很麻烦的。”



        “嗯。”慕行秋没注意守缺在说什么,他被法术牵引,两脚不由自主地迈动,走向对面的赵处野,“这是你的绳子吗?”



        赵处野施展的第一道法术就是闯进慕行秋的泥丸宫,准备夺取此人的记忆,他用的是五行之水幻术,不像念心幻术那么精妙复杂,用来击败一名实力低微的修行者却是绰绰有余。



        慕行秋轻易就被三条逍遥索捆住,又要“依靠”守缺的保护,这让赵处野相信此人的实力不会很强,结果法术一进入泥丸宫他就大吃一惊,对方的泥丸宫竟然产生了强大的抗拒之力,汹涌澎湃。蕴含的法力似乎不比他这个服月芒的道士差多少。



        五行之水幻术与念心幻术相比有一个最大的缺点,那就是对强者施法的时候极易遭到反噬,当初注神境界的左流英也轻易不敢对星落道士施法。赵处野犯了一个错误,但他反应极快。立刻中止进攻,却不敢停止施法,害怕对方会趁虚而入反噬自己的泥丸宫。



        慕行秋停下脚步,察觉到脑子里有法术盘踞,还以为是三条绳子附带的法术。不由得点点头,表示敬佩,“这是什么绳子?很厉害啊。”



        赵处野此时的状态如在走钢丝,进退不得,还必须维持自己细若游丝的法术,气息不敢稍动,以为对方是在嘲讽,也不开口回答。



        守缺走到慕行秋身边,“这绳子很普通嘛,好像是叫逍遥索。用什么马的尾毛编成的。”守缺伸手拽了两下,绳子一下子勒下去一寸,“有点不同,比我记忆中的逍遥索要复杂一点儿。”



        赵处野仍不开口,站在那里也不动,好像已经魂游身外。



        符临等人完全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抱大腿的计划没有改变,看到慕行秋似乎没有大碍,他们体内生出一股力气,由符临带头。十人陆续站起,跌跌撞撞地走到慕行秋面前。



        “恩公,我们来帮你了,需要我们做什么。请您下令吧。”符临并非谄媚之徒,真心想为恩公效力,可是在九名士兵听来,都觉得自己跟对了人,将军很会说话,想抱大腿。的确需要这么一位领头人。



        “对对,请您下令吧。”一群丢盔弃甲、摇摇晃晃、连站都站不稳的士兵齐声道,他们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如果慕行秋下令,他们真会照做不误。



        可慕行秋没什么命令,他已经不认得赵处野,也不记得道统宗师的身份有多高,只是觉得此人的法术很强,不好对付。



        “凭你的本事,很容易躲过接下来金攻、水攻和木攻,何必再写什么顶天立天符呢?让我将城内的百姓带走吧。”慕行秋说。



        赵处野仍不开口,符临等人守在恩公身后,守缺总想动手将逍遥索解下来,可慕行秋不配合,她只能在一边伸手跃跃欲试。



        城下陷入一场诡异的沉默,赵处野猜不透对方在玩什么把戏,明明法力深厚却假装挣不脱普通的逍遥索,慕行秋一方则不明白星山宗师为何突然间连话都不肯说了。



        皇甫养浩又从城楼里探出头来,丝毫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异常,兴奋地大叫:“这批血墨很好,皇族之血并无特别之处,和普通士兵一样,但是斗志的确能提升血墨的品质!我早就说过,再多一些。”



        他看到星山宗师亲自出马,心中更无疑虑,祭符招来第三只墨盘,发现里面的血只有一点儿,稍感不满,但是不敢对赵处野发作,低头嗅了一下,神色立变,再也不觉得血少了,立刻动手配制血墨,由于血太少,加入的各类粉末更要精细控制,他又进入充耳不闻的状态。



        赵处野的血就这么被拿去配墨了,他倒不是特别在意,全部精力都用来分析眼下的形势。



        他收回了法术。



        赵处野全身发出一层淡淡的光,周围的断木残石砰的一声同时退却,三十步之内干干净净。



        符临等人惊佩不已,其实不知道这是在虚张声势,刚刚那一瞬间,正是赵处野最虚弱之际,对于一般对手来说,这算不上漏洞,可他忌惮慕行秋的深厚法力,收回法术的同时立刻在自己身边设置禁制。



        慕行秋察觉到了对方那一瞬间的软弱,可他根本来不及发起进攻,只能眼睁睁看着漏洞转瞬即逝,对赵处野的警惕感到太过夸张。



        唯一做出反应的是守缺,她有法力、会法术,趁虚而入乃是斗法时的本能,可惜的是实力稍弱一筹。



        她的法身是在拔魔洞里由珍奇楼造出来的,为时甚短,没有经历足够的淬炼,内丹刚刚达到注神七重的水平,用来施展第九层幻术,勉强能与服月芒五六重的道士相提并论,这已是一步极大的跨越,比赵处野却差了一点。



        经过道统塔中的修行,赵处野的境界提升极快,他一直以为自己能进入服日芒境界,结果在最后阶段祖师昆沌却停止了法术,他的修行极转直下,停在了服月芒七重。



        符临等人什么也没有看到,只有慕行秋察觉到守缺的幻术。



        这是一道纯粹的务虚幻术,其中却有诸多变化,一招之间包含了主攻、侧击、诱敌、防御、后手等技巧,慕行秋一直不能充分发挥出念心幻术的全部力量,就是缺少这些手段。



        “好!”慕行秋由衷地赞了一声,他现在看待一切法术都抱着学习研究的态度,到目前为止他所见识过的所有法术当中,守缺的这一招幻术对法力的利用最为充分,几乎没有浪费。



        慕行秋的记忆太少,还不知道自己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秘密:念心幻术之所以能够超出内丹境界的限制取得更高一层实力,正是因为极大地提升了对法力的利用效率。



        守缺扭头笑了一下,“这一招其实很普通,想学……哎呀!”



        守缺太大意了,她的实力本来就比赵处野差一些,斗法之时还敢分心说话,那一招幻术立刻被驱逐出来,对方实打实的五行法术还趁机发起反击。



        符临等人仍然什么也看不到,全都一脸茫然地站在那里听慕飞电叫好、看守缺莫名其妙地一飞冲天。



        赵处野发出一点光,比慕行秋之前施放出来的飞蛾还要小,在阳光的照耀下,完全躲过了肉眼的注视。



        守缺的纵身一跃正及时,再晚一点她就要被光点击中。



        光点一击不中,却不肯放过目标,噌地向上蹿起,继续击向数十丈高的守缺。



        慕行秋看出了区别,赵处野的法术更复杂,小小的一个光点当中,至少容纳了三十种不同的法术,这些法术各具用途,可是并非每一种都在这一次进攻中有用。



        慕行秋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他一下子明白了一个道理:法术都是修行者发明出来的,以不变、少变应对万变,乃是绝大多数人的追求,每一招法术,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就要准备迎战不同的目标、不同的环境、不同的防守,因此越是高深的法术,容纳的小法术越多,越要求施法者的法力和心境都达到一定要求。



        从此以后,这些小法术就固化了,即使战斗非常简单,小法术也不能除意去除,对于高等道士来说,专心提升内丹境界和专心施法,比每一战都花费一点时间分析战况更合算。



        念心幻术其实有一点投机取巧,它直接去除了大量辅助性的小法术,力量因此更集中,漏洞却也比五行法术更多。



        念心科声称幻术能够击败内丹境界更高的道士,却刻意回避自身体系中的问题。



        慕行秋还没想好如何突破念心幻术的这些漏洞,但他知道,光点马上就能击中守缺,而她这一次绝对挡不住。



        慕行秋伸出手,身上的逍遥索无端自解。



        他抓住了那个小小的光点。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https://www.huashuge.com/48_48729/187864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