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拔魔 > 第一千三十五章 既熟悉又陌生

第一千三十五章 既熟悉又陌生

        热门推荐:、    、    、    、    、    、    、



        粉尘之山变成了粉尘之雾,遮天蔽日,远远望去,像是突然长高了数倍,身处其中的人全都浮在空中,两眼一摸尘,肉眼顶多看出几尺,只有道士的天目还能看得远一些,也只有他们能看到那团缓缓上升的透明罩。



        直径一丈有余的护罩里没有粉尘,只有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她的头发很奇怪,随意地披散着,长至腰际,末端是深蓝色,慢慢向上过渡为纯黑色。



        慕冬儿以为她是龙魔,马上又想起野林镇的事情,他当时就在现场,亲眼看到她的变化,“啊,你不是龙魔,是秦凌霜……阿姨。”



        慕冬儿曾问过母亲秦凌霜是谁,却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而是得到提醒,必须称其为“阿姨”。



        众人当中,赵处野站得最高,同样逃不出祖师塔分身制造的法术范围,这让他又惊又怒,这座分身一度属于他,上面却没有他的印记,此时完全不认旧主。



        “又一个死而复生者。”赵处野不在意女子,积聚起全部法力,打算拼死一搏,他怀着不小的野心,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在这个乱世中活下去,“你们都不应该存在!”



        从星山宗师手中发出七束光,受到祖师塔分身的影响,光束弯曲,从一开始就失去了准头,赵处野早有准备,这七束光只是用来吸引其他人的注意,他本人一跃而下,像是在水中深潜,目标不是秦凌霜,不是异史君,不是慕行秋,而是慕冬儿。



        想要结束祖师塔分身的法术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杀死分身的目标。慕冬儿本人仍茫然无知,实力更强者都已发现真相。



        一片粉尘之中,只有异史君保持笑容,他利用敌力的力量让“两位姑娘”醒得更快一些,正得意洋洋。准备向众人隆重介绍透明护罩中的女子究竟是谁,因此没有及时看出赵处野的真实目的,只防备着那七条弯曲的光束,忽略了施法者本人。



        赵处野转瞬间就到了慕冬儿面前。冷冷地盯着他,手中握着一柄一尺多长的短剑,他的法器几乎都在两年前被夺走了,苦寻多日,只觅到几件六七品的法器。短剑就是其中之一。



        法术会偏移,利刃总不会吧,赵处野怀着悲愤的心情将短剑刺向慕冬儿,感到一丝嘲讽,祖师法力无边,发出的法术还是不分敌我,服月芒道士只好像粗野的凡人士兵一样冲锋,自己杀死慕冬儿之后会获得祖师的原谅与青睐吗?



        异史君终于反应过来,脸上笑容一下子消失,在十几步之外拍出一掌。一团红光砸向赵处野,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的法术同样受祖师塔分身的影响,虽然距离极短,仍然偏差几寸,紧贴着赵处野身边掠过,算是击中了目标,却没有造成太大伤害。



        慕冬儿没有等死,更不会逃跑,抬起头。两腮鼓起,脸色变得通红,又要吐出奇异的火团,可他晚了一步。火团需要蓄力,而他根本没有时间,白晃晃的短剑抵在他的胸前。



        只有一个人及时冲过来,慕行秋从来就没将儿子的安危完全交给异史君,即使在写符最专注的时候,也有一道余光盯着慕冬儿。赵处野的七束光刚一散开,他就知道不对劲儿,他对这种冲到近前的打法太熟悉了,即使失去记忆,反应也比别人都要快一点。



        一边是祖师塔分身里喷薄欲出的法术,一边是手握短剑绝不可能留情的赵处野,慕行秋只有一个选择:先解决最迫切的威胁。



        赵处野被异史君的红光擦了一下,身形微晃,随后手上用力,将短剑刺进慕冬儿的胸膛,再强大的法术也不能让他失手。



        短剑刺进去将近两寸,慕冬儿的脸色更红,赵处野身上就在这时猛然一沉,一股极大的力量而不是法术从侧面将他推开。



        “必须杀死他!”赵处野愤怒地大叫,手心灌注法力,将短剑又推进去一寸,然后扭头看着扑在他身上的慕行秋,看着那张比他还要愤怒的脸孔,“道士哪来的亲情?”



        这不是质问,而是指责,赵处野不理解慕行秋的选择,推开他只能让慕冬儿多活一会而已,没有慕行秋的符箓压制,祖师塔分身内的法术立刻就会一涌而出,还是会杀死慕冬儿,很可能顺便将在场的其他人一块消灭。



        慕行秋双手掐住赵处野的脖子,没有符箓,没有法术,只有经脉内刚刚吸入的充沛法力,他必须救慕冬儿,这不是选择,而是本能与必然,他用不着向任何人解释,只后悔一件事,两年前没有利用一切机会杀死这名服月芒道士。



        赵处野在施法,一开始想杀死慕行秋,很快就变为自保,对方注入的法力太多,扰乱了他的经脉与三田,没有法术能够成形,他也只能纯以法力对抗。



        他们像是旋风中纠缠在一起的两片枯叶,在祖师塔分身的影响下飘摇不定。



        赵处野坚持不住了,慕行秋的法力并非内丹产生,而是来自于法术转化,天生带有攻击性,在慕行秋的经脉内尚且不老实,进入外人的体内更是横冲直撞,蛮横得像是一百头野猪冲击井然有序的王侯府第,府中的人若是早有准备,或许能将入侵者全部歼灭,突遭意外袭击,一下子全无还手之力。



        赵处野近身袭击了慕冬儿,但是在更擅长贴身肉搏的慕行秋面前,他处于完全的弱势地位。



        “你答应过我……”赵处野哑声说,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肯直接求饶,而是提醒慕行秋还有一个承诺没有实现。



        那是在两年前,赵处野同意配合慕行秋写符,但是提出一个条件:慕行秋要将吸取法力的法门教给他。符成之后,施含元一道法术将赵处野吹出数百里之外,令这项交易一直没有完成。



        慕行秋清晰记得这件事,他盯着赵处野脸上的青筋和暴突的眼睛,咬牙道:“给你。”



        慕行秋并无法门可以传授,他能吸收法术并转化为法力,完全是不由自主的行为,他当时做出承诺,是想借助服月芒道士的聪明才智理清脉络,现在一切都变了,赵处野想要法门,慕行秋就将自己拥有的一切记忆都交给他。



        他不记得传递记忆的法术,他也不需要法术,赵处野的脑海就摆在他的面前,担任守护之职的泥丸宫已经被霸道的法力冲得七零八落,挡不住任何东西了。



        慕行秋将自己不多的记忆通通塞进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反正非常容易,随着记忆涌进去的还有大量法力,比短剑更锋利,刺得更深。



        赵处野脑海中一片迷茫,看到诸多陌生的场景,其中几段还有他自己,与此同时,他本人的记忆在迅速消失,比受到火焰炙烤的雪团消失得还要快。



        整个过程颇为短暂,在粉尘山中绕行了不到半圈,慕行秋已经察觉不到赵处野的法力,于是松开手,转身回望。慕冬儿被异史君抱在怀里,嘴里没有吐出火团,脸色由红转白,正用惊奇的目光看着“锦簇”。



        慕行秋稍松口气,又望向被他放弃的祖师塔分身,希望还来得及补救,可他非常清楚,这是不可能的,塔内的法术太强大,没有他持续写符,其他人连一小会也坚持不住。



        可是法术没有泄露得更多,另一个人代替了他,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子打破了透明护罩,飞到慕行秋原先的位置上,左手按在火焰上,右手变换法诀。



        她用的不是符箓,效果却更好,塔上的火焰竟然在慢慢地收缩。



        慕行秋惊讶极了,不只是因为有人能弹压住塔内的强**术,还因为这名女子的手段与他极为相似,都能吸收法术并转为法力,手指同样灵活多变,慕行秋能够十指并用瞬间写符,女子五指或直或曲,能在同一时间捏出三五个法诀招式。



        这名女子的法门更成熟、更有效,相比之下,她才是真正的嫡传弟子,慕行秋只是躲在墙外瞥见几招的偷师者而已。



        没多久,祖师塔分身上的火焰熄灭了,粉尘山再也不能维持形态,哗然崩解,向四面八方扩散。



        半山腰的符箓师纷纷坠落,终于又能祭符飞行了,罗小六儿也向地面坠去,他的位置高达五六百丈,跌去下必死无疑,那头狮子一晃头,将他甩到背上,缓缓落地。



        飞飞、秃子和那群孩子同时向后倒去,又同时站起,一块向慕冬儿飞去。



        一片混乱之中,狄远服和石亘悄悄飞走,赵处野的尸体被粉尘包裹着坠落,无人搭理。



        慕行秋又向儿子望了一眼,慕冬儿正强颜欢笑,向同伴们保证自己没事。他飞到女子面前,盯着她,相关的记忆似乎就在眼前飞驰,晃得他又有些头晕。



        “你是……”慕行秋觉得不止一个名字就在嘴边。



        女子露出微笑,亲切而慧黠,“你能出来就说明我的任务终于结束,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首先,请让我向你介绍一位熟人。”



        女子的笑容说消失就消失,那分亲切却还在,“当心。”她说。



        慕行秋感到一股莫名的力量从泥丸宫中产生,来源却不是内丹,它像一把剑直刺下来,贯通绛宫与下丹田,恍惚间他又想起一些事情。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https://www.huashuge.com/48_48729/187864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