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天外飞仙恩怨录 > 五百七十九章 女儿身

五百七十九章 女儿身

        “你懂什么!”曹颖不高兴的坐在韩寒大腿上晃了晃,“每次看到你日渐消瘦,而且一脸不开心的样子,我就心疼呢!”

        “废话,你把我软禁在这里,我怎么会高兴的起来。”“可是我把你放出去,你定然会找到太后逃离京城的。”“跑了不就跑了么?”“那还不如把你软禁在这里,最起码还能见面呢!”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斗着嘴,这时候,曹颖却想到了些什么,微微皱眉轻哼一声,“而且,我当上皇帝以来,这天下,显得也太太平了些,当年吕雉的男人夺取了天下之后,天下各地可是依然有些叛乱的小组织,而我这次登基改朝换代,人人屁都不放一声,肯定是沉默着在想阴谋!”

        韩寒不说话了,有阴谋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诸葛老头子在想什么呢,这么多天过去了,莫不是对自己置之不理了?

        太后表面养病留在了皇宫之内,但是只有少数人知道,这是赤裸裸的软禁,包括自己这个还在失踪着的国师,无人问津,真是令人心寒啊。

        “我们每次见面都这么无聊,不如你做一首诗吧。”两个人沉默了下来,一个坐在凳子上,一个靠在人家怀里,两个人搂搂抱抱这么安逸的相处了一小会儿,曹颖眨巴着眼睛,一脸痴迷的盯着韩寒的侧脸,“每次听你吟诗,我也好湿呢。”

        “不!”要是听到白天一脸威严的皇上这大晚上的坐在自己怀里说这样没有节操的话,韩寒自己都感觉怪怪的。

        “拜托嘛,吟诗一首,让我欣赏拜读一下。”曹颖这个穿着龙袍的男人撒娇的搂着韩寒的脖子摇摇晃晃,白皙的脸蛋更是贴在韩寒脸上摩擦着,“快点,不要让我伤心嘛。”

        “你伤不伤心关我什么事!”韩寒笑着白了曹颖一眼,曹颖一脸委屈,撇着嘴,睁着眼睛,一脸楚楚可怜的神色,“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喜欢我么?”

        “你觉得我会喜欢把我囚禁起来的男人么?”“讨厌,人家是十足的女儿身哦!”

        “放了太后,我就作诗一首。”“想得美,嗯,朕还不乐意听了!”说着,曹颖从韩寒怀里站起身,气的一拂袖,站在了韩寒身后赌气的不说话。

        两人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到底是谁把谁困着苦恼着呢?韩寒暗自摇头,见底被扔在地上的毛笔,擦了擦,然后蘸着墨,继续书写自己的第一本小说西游记。

        “啪!”刚刚没写几个字,一只纤细的胳膊从身后伸过来,小手抓住毛笔,二话不说就再次的扔得远远的,砸在远处的一根木桩上,掉落在地。

        “别胡闹。”转过头白了曹颖一眼,韩寒站起身,戴着脚铐的双脚迈动,想要去将毛笔捡回来,但是却被曹颖拉住了,“你,就不能好心安慰我下,对我甜言蜜语几句么?”

        “做不到。”“为什么,枉我这么喜欢你,你也太伤我的心了吧。”“因为看你穿着龙袍,女扮男装的就没什么说话的兴趣了。”“咦,原来如此,你怎不早说!”

        说着,身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韩寒奇怪的回头看去,顿时和小伙伴惊呆了。

        这么一个霸气的独掌政权的女人,褪去了身上的龙袍之后,剩下的,只是一个苗条精美的白皙躯体。

        “那,我这个美女在你面前,你就不想做些什么吗?”曹颖耳朵都通红了,忐忑的拉扯着韩寒身上的衣服,末了又补充道,“什么事情都可以哦。”

        “这样不好,不好!”有一种化身为狼的冲动,但是,韩寒还是克制住了,上了曌朝的太后也就罢了,现在,难道还要把曹魏的皇上给上了么?以后,史记之中,自己又会被怎么描写?

        “为什么?”曹颖仰头,眼中是不可掩饰的失望,“你终究把我当作敌人了?”

        “身份立场只是一方面。”韩寒赶忙低头找着借口,这种想上但又不敢的情绪很古怪,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所以只能先随便扯一个理由,“嗯……嗯,而且,在这种地方,对你这种女孩子是不好的。”

        曹颖眨眨眼,眼里的失落化为满满的笑意,“原来你在关心我,我不在意的,你也不用怕。”

        怕?怕个毛线啊!韩寒一脸无语,还想要解释,但是心情澎湃的曹颖以及紧抓着自己,送上来一个吻,然后,半生不熟的用一只手摸到了自己两腿之间的小伙伴,嗯,是你逼我的!

        将曹颖按倒在地上的草堆,然后,就是一阵低低的呻吟和“啪啪啪”声!

        半个时辰后,韩寒仰头看着屋顶,一脸呆滞,老子把曹魏的皇上给上了?侧头看去,身体呈现出一种粉红粉嫩状态的曹颖正闭眼喘着气趴在自己的怀里,也许察觉到了韩寒的目光看来,曹颖仰头睁开眼,看着韩寒这帅气的脸蛋,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朕要为你生个孩子!”

        朕要为你生个孩子?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恐怖的话么?韩寒打了一个哆嗦,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不行,你可是皇上,没人知道你是女儿身的。”

        “怕什么,朕难道还怕他们知道不成?凡是泄密者,砍脑袋!”在韩寒怀里羞涩腼腆的女人,在外面,可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汉子,笑盈盈的在韩寒怀里休息了片刻,曹颖才穿好衣服缓缓离去,而草堆上的落红,则被韩寒一泡尿冲掉了。

        总感觉,曹颖跟自己的关系,只会越来越奇怪了,坐在凳子上,韩寒撑着下巴想象着曹颖拉着一个小男孩儿跟自己打招呼的模样,父皇?母后?浑身鸡皮疙瘩起来,韩寒哆嗦了一下身子,茫然的叹了一口气,抓起笔,一头乱糟糟的思绪写着西游记的故事。

        这一次曹颖的叛乱干得非常漂亮,情理之中,在太后的推荐下称帝,这样的人,根本没有机会弹劾,这也使得诸葛卧蚕的营救计划一拖就是很长很长时间。

        招兵买马,还要加上偷偷摸摸的训练,又可以和曹魏的大军抗衡,这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过年了,春节,作为中原最有特色又隆重的节日,京城内更是大红灯笼高高挂,一片盎然春机,家家户户待在家里团员聊天的时候,宣政殿内,也举行了一场酒宴,一品大臣全部到齐,一身龙袍的曹颖端坐在龙椅之上,一脸温和笑容的看着一个个大臣盛着礼物送上来。

        “这是臣从南海买回来的十八颗珍珠,呈现皇上。”“这是微臣长途跋涉亲自求来的长寿酒,此酒养身,希望皇上一年四季龙体安康。”一位位大臣小心翼翼的奉上自己准备多月的礼物,而这时候,轮到最后一位,一品护国刘将军,爽朗一笑,低头说道,“皇上,微臣从中原之外带来一位异域风情的女子,想要献给皇上!”

        此话一出,在座各位都是沉默了下来,此举虽然有些冲动,但是,是一个好办法啊!曹颖上位,这皇帝身边可是一个女人都还没有呢!

        这么好的机会让这个只会舞刀弄枪的大将军抢了去,真是扫兴,扫兴!曹颖微微一愣,随即眯着眼,放下手里的酒杯,声音沙哑的说道,“宣!”

        随着曹颖一声令下,这时候,一位蒙着面纱一身白色纱裙的女人缓缓走近宣政殿,脑后金色的长发飘扬,赤裸着脚丫,白嫩小巧的玉足轻轻踩在大殿之上,身姿妙曼的走在大殿之中,然后叩首,语气柔美的说道,“民女,参见皇上。”

        中原话有些生硬,曹颖微微皱眉,然后离开龙椅,一步步的走下了台阶,来到了这美女面前,曹颖先是看了两眼,然后掀开她头上的面纱,露出一张高鼻深目的美女脸蛋。

        深邃的眼眶和迷人的蓝眼睛,白皙的脸蛋上五官精致,棱角分明,在旁围观的重臣一看,都是惊艳的吸了一口气,中原美女见多了,但是一看这外域美女,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盯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看了看,曹颖笑了笑,转身,缓缓回到了龙椅上坐下,将那美女不管不顾的丢在了原地,却让一帮大臣紧张疑惑了。

        亲死送上这美女的刘将军更是惊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小心翼翼的问道,“皇上不喜欢么?”

        “很喜欢,刘爱卿真是费尽心思了,朕是在想,给你什么奖励!”曹颖歪着头,眯着眼睛笑盈盈的瞧着下面的刘将军,但是这微妙的目光,却看得出曹颖他仍在琢磨着什么心思。

        “微臣不敢要奖赏,这是微臣应当孝敬皇上的。”刘将军得意洋洋,外表却依然谦虚有礼,这美女要是在曹颖身边当了一个皇后,哪怕是一个妃子,他刘将军也要飞黄腾达了。

        “嗯,众位爱卿的礼物朕都很喜欢,明日,赠与你们布匹百段,大米千斤!”曹颖笑呵呵的奖赏着这一帮大臣,面对底下这帮臣子,曹颖已经不会在升他们的官,加强他们的势力了。

        这一顿酒宴吃的还算尽兴,早早的带着这位金发美女回到了寝宫休息,养心殿内的大床上,曹颖斜靠在上,细长的双眼,却毫无色念的看着眼前的金发美女,废话,曹颖她是女人,喜欢的,也只是韩寒这个男人。

        “模样不错,屁股也大,肯定能生个儿子吧?”曹颖笑盈盈的问了一句,眼前的金发美女,却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走上来,揉着曹颖的肩膀,小声说道,“民女,不能生育。”

        “为何?”曹颖脸色一变,瞬间难看的许多,而金发美女则愣了愣,开始怀疑那个刘将军到底是不是傻瓜,因为,不能生育,就是刘将军亲自干的。

        “刘将军说,皇上刚刚平定天下,对于这种事情不能分神,而且,刘将军说民女不能有让孩子争权夺位的机会,所以,服用了一种药,已经不能生育了。”

        金发美女小心翼翼的瞧着曹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心里害怕,也开始暗骂这刘将军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自作聪明的白痴!”怒骂了一声,曹颖冷冷的眼神横向眼前的女人,“这件事情有谁知道?”“什……什么?”“不能生育的事情!”“回皇上,只有刘将军一个人知道。”“那你退下吧!”

        曹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金发美女看皇上脸上一闪而过的杀机,心里吓得不敢再多话,退后两步,然后又一脸委屈的问道,“皇上,民女去哪里?”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朕的妃子了,后宫院子,任你挑选。”曹颖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前的金发美女一眼,然后不耐烦的挥挥手,赶着这女人跑掉了。

        “后宫女人确实不能太多,以免让朕分神,但是,刘将军你也干了一件大蠢事啊!”本来没打算立后宫的韩寒还是决定留下了这个女人,因为,她还尚有用处,留她一个妃子就是了,然后再让她为朕生个孩子。

        眯着眼睛,冷芒闪现,曹颖从床上起身,对着外面的宫女喊道,“备车,朕要去东厂!”

        第二天,京城传出一个消息,刚刚为曹颖皇上送了一个妃子的刘将军,家中遭到土匪洗劫而空,全家几十条人命,也统统被杀掉了。

        曹颖针对此事很是愤怒,同时让锦衣卫着手调查一定要追到元凶,只不过,结果不了了之,依然毫无头绪。

        锦衣卫,如今从皇太后吕雉变为只效忠曹魏皇帝曹颖的一个机构,戒备森严,气氛紧张,这里日夜轮流的换班,似乎在看护着什么人或什么东西,那么具体是什么呢,只有少数锦衣卫知道,而那些知情的锦衣卫,从来也都是闭口不提。

        皇上前段时间来得很频繁,几乎每天来一次,但是,加上今天,皇上已经八个月不来此地了,曹颖皇上不但不来,甚至在朝中,都已经很少路面,京城人都知道的一件大喜事,那就是曹颖皇上的妃子,一位据说来自日本的姑娘,怀上了皇上的龙种。

  https://www.huashuge.com/59_59791/280531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