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南宋游记 > 第五十章 大雪

第五十章 大雪

        “娘啊!您老看看今年过年还需要置办点什么,今年过年的费用,我刚刚跟他爹商量了一下,我们家都出了,三弟四弟他们每天赶车交的钱您老都攒着,等将来给孙子媳妇吧!”回到家之后,梁氏乐呵呵的说道:

        “狗子,一会跟你祖父去后面的祠堂,给祖先们柱香,这么大的事也多亏了祖宗保佑啊!”祖母对着满头大汗的杜雨晖说道:

        “快去吧,渔具我们收拾好了给你送过去。”三叔说道:

        祖父带着杜雨晖来到祠堂,香出来了之后,看到老爹又在杀鸡了,杜雨晖心想,这鸡是招谁惹谁了,一个赛下来,它们都快被túshā殆尽了,晚饭的时候,除了没有输钱的réndà快朵颐之外,其他人还是有点郁闷的,吃完了饭之后,回到了自己屋子的杜雨晖,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二叔家那边有争吵的声音,当然了距离不近杜雨晖算想平心静气的听,还是听不出来他们在说什么,不过能够判断出来三叔四叔都在,此时的杜雨晖想的是休息,毕竟这几天下来,要说他一丁点不担心也不现实,好在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夜幕降临之后,今年的第一场大雪不期而至,第二天一早准备出门晨练的杜雨晖也被这满眼白茫茫的景象给惊呆了,是的后世的时候,要想看到一场大雪,那简直是他不容易了,尤其是在南方,而现在呢!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白色,北风不断的呼啸着,仿佛要将一切都吞噬掉一样,杜雨晖起来之后,抱着汤婆子出来,他没有马去晨练,而是先选择了到牛棚跟猪圈这边看了一眼,因为晚的时候,自己的屋子里面有火炕,况且赢了赛之后,他的心情也放松了很多,一觉睡到了此时,现在他担心家里的牲口了,当他去看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再次惊呆了他,是的能够冻死一只鸡的寒流,还是让杜雨晖动容了,不过这种小的家禽杜雨晖不会在意,他怕把牛跟冻坏了,猪吗!冻死了也可以吃,随后他马跑到老妈的房间然后喊道:

        “爹爹、娘亲你们醒了吗!我进你们屋了。”

        “进来吧!狗子你不是要晨练吗?”老爹问道。

        “昨晚下了大雪,刚刚我去检查牲口,发现一只鸡冻死了,我在你们外边的炉子里面,重新加了木炭,我们的屋子一会能暖和,不过我要把你们屋子里面的炉子拿走,放到牛棚里面去,要是把牛也给冻坏了麻烦了,爹爹你快点起来帮我一把,还有我已经让大哥去给祖父母那边的炉子添炭火去了。”

        “这雪下的大吗?”边穿衣服的梁氏边问道:

        “恩我没有见过这样大的雪,都末了我的脚脖子了。”杜雨晖说道:

        老爹跟梁氏起来了之后,一人也在怀里揣了一个汤婆子,然后两人去搬屋子里面的炉子往牛棚赶,杜雨晖已经拿着扫帚在清理自己家到牛棚地面的积雪了,而此时的大雪没有一点要停下的意思,居然还有越来越大的迹象,很快火炉被抬到了牛棚,杜雨晖把碳点燃,至少要让两头牛感觉到点热乎气,然后杜雨晖又说道:

        “老爹,您过去问问祖父母起来了没有,要是起来了,把另外一个火炉拿到猪圈去,给猪也烤烤火,要是实在不行,这两天我们把它给杀了,娘亲,你把剩下的鸡鸭鹅慢慢的抱到我的火炕去,给他们缓缓,要不然估摸着他们熬不过这几天了。”

        “好嘞!”老爹跟梁氏开始动作。

        “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外边吵什么呢!”声音来自二叔家方向,老妈抓鸡鸭鹅,难免会有声音,这么冷的天,其他几家人都不会起太早的。

        “他妈的知道睡觉,赶快起来干活,外面的鸡都冻死了……”很突然的一句话,连老爹都蒙圈了,是了,杜雨晖当过特种兵,模仿的能力还是有的,他用老爹的声音喊道,结果老爹下意识的停住了去祖父母房间的举动,很显然他在想,我也没有说话啊!而其他几个屋子里面也很快传出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了,看来这一嗓子还是管用的,或者说杜雨晖的口技还是管用的,毕竟这是特种兵的一项技能对吧!

        很快众人从屋子里面出来了,看到这么大的雪也是先吃惊了一下,然后也开始分别的进行忙乎了,祖父母也起来了,老爹也把他们屋里的火炉扛了出来,放到猪圈去给大肥猪取暖,而雪很大,如果不马清理的话,很可能会将屋顶压塌,房的事情杜雨晖是自告奋勇的冲在了头里,他本来轻便,三叔拿来梯子,扶着杜雨晖爬去,此时听老爹说道:

        “爹等雪停了,我们进城一趟,争取多*几个火炉,这种天气太冷了,要保证一个屋子里面有一个火炉才行,我们还要多买点碳,好在狗子昨天领了奖金,要不然今年我们又要遭罪了。”

        “恩,你是老大这事你拿主意行。”祖父说道:

        “这眼瞅着还有一个多月过年了,家里该备下的也都要备下了,今年跟往年不同,咱家年景好,做我跟狗子他娘也商量了,看看镇子里面的绸子多少钱一匹,要是差不过咱家今年一人做一套绸子衣服吧!”老爹继续说着。

        “大哥,那个我们今年不要绸子衣服,能不能顶几两欠大嫂的银子。”四婶一边抱着柴火往厨房走听着老爹的话一边说道:

        “这yīmǎ归yīmǎ,全家人都做一套新衣裳,到时候你们没有,弄的像我们苛责你们一样,你觉得这事合适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梁氏出现在了后面说道:

        “呵呵大嫂我是问问。”四婶抱着柴火进了厨房。

        “这几天咱家不出车了,雪不知道下到什么时候,也不可能有几个人往城里跑,在说了,也危险,等天好点了之后再说。”老爹对着三叔还有四叔说道:

        “还好今年我们家的存粮足够,否则的话这大雪封门,弄不好要出去借粮了。”祖母收拾好了出来说道:

        “娘我刚刚也琢磨了,猪养着浪费粮食还要拿火炉取暖,晚你们二老屋子会冷,要不今咱收拾收拾,雪要是停了,咱把猪给杀了,今年过年前,反正咱要进城,干脆在买俩回来。”梁氏在一旁说道:

        “,不过晚牛棚里面也冷,干脆把两个火炉都放牛棚里面,半夜的时候三、四,你们两个轮流起来给火炉填碳,现在这牛金贵,不管是拉车还是明年开春种地,他们都得几个壮劳力,娘那屋冷点没事,刚老大不是说了吗!等雪化了进城,等刘铁匠把火炉打好了拿回来也赶趟!”祖母吩咐道:要是以往估摸着晚起夜添柴火的事会让老爹干,但是现在祖母只能让三叔跟四叔轮流起来了,当然了两个叔叔也知道,他们也要指着这牛赚外快的,开春耕地也要指着他们,没有办法这年头牛的确金贵,两人答应完了之后继续扫雪,早饭好了之后,大家基本都是哗啦了几口继续忙乎了,尤其是房的杜雨晖,要不是他本身足够灵活,一定会出意外的,而房的雪清理了一遍之后,院子里面还没有处理完呢!有两户人家来找祖母借粮了……

        大雪持续了一小天,此时家里所有的人的确是没什么事干了,白天的时候众人拿回来了一个火炉,放在了祖父母那屋,然后几个妯娌陪着祖母搓小麻将了,或者说这是第一次杜雨晖看到这种情况,毕竟他哪里知道家里还有麻将啊!虽然他也想玩,不过他也清楚,自己还是先跟着看看,假装的学习学习好了,因为屋子里面有了火炉,在加外面的火炉把火炕给烧暖和了之后,毕竟火炉是可以拆卸的,因为这个灵活度,让大家白天的时候有了足够的火炉可以取暖了,而杜雨晖学习打麻将的方式很简单,直接让梁氏抱着他看,不时的还问问梁氏这是什么,那是什么,这个为何能碰,那个为何能吃,而梁氏也是耐心的讲解着,有些时候玩到兴起之际,杜雨晖也假意的撒娇要帮梁氏摸牌,梁氏自然会同意了,现在在这个家里杜雨晖要干什么,梁氏都不会反对的,而这也是杜雨晖为了将来打的一个基础,将来要是有一天自己露出来麻将绝技之时,他会说了,我六岁的时候娘亲抱着我打麻将了,我让他来东风他不敢给我北风,我要红他不敢给我发财,并且梁氏累了的时候,杜雨晖跑到旁边自己去玩骰子去了,他们打了一把要骰子的时候,杜雨晖在给他们,然后在拿过来玩,在别人眼,可能杜雨晖投掷的骰子是胡乱的数目,但是杜雨晖知道,自己要投1、3、5,那么三枚骰子不会给自己来一个2、4、6的,而这些都是杜雨晖将来的说辞,是的我从六岁的时候,开始练习投掷骰子了,没办法谁让自己穿越到小孩的身了,很多不合理的事情,杜雨晖是争取的让它们将来变得合理一些才好,一整天下来,除了吃饭是打牌,要不是清理院子里面的积雪,今天梁氏输了一点,当然了如果是以前杜雨晖估摸着他能心疼半宿,现在吗梁氏没有什么感觉了,毕竟玩的小,最多的也是一把16钱,一两银子能玩小半个月了是吧!

  https://www.huashuge.com/60_60999/270063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