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南宋游记 > 第四百九十二章 猖狂(2)

第四百九十二章 猖狂(2)

        “你是棋待诏,你是哪家的棋待诏,哈哈哈!你不要在胡说了,还有这冒出来的这么多人,这是要袭击朝廷命官吗!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一个也别让他们跑了!”县太爷恶狠狠的说道:

        “大胆,这是我们杜大人,也是你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敢抓的,你看看这是什么?”顺子拿出来杜雨晖的那块令牌说道:当然了也是杜雨晖示意的,然后他从杜雨晖的腰解下来的,杜雨晖没有说话!

        “师爷去看看,什么东西,没用给我砸了!”县太爷跟师爷耳语,别人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杜雨晖清楚啊,不过他却不怕,要是这家伙非要把事情往大了弄,还有意思了!结果这个师爷好像真是一个愣头青,结过了顺子手里的令牌,也是连仔细看都没有仔细看,直接狠狠的摔在了地!杜雨晖看到令牌被崩飞了一小片,不过杜雨晖反而更加的从容了,他说道:

        “哎!我说师爷,你连看都不看,敢把翰林院赐给我的令牌砸了,不要说是你们老爷了,是绍兴府府尹看到我,也不敢对我不敬,你有种哈哈哈哈!还有县太爷,你纵容手下毁我翰林院令牌,顺子把令牌收好,马让人去绍兴府报信,县太爷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你说什么?”听了杜雨晖的话后师爷在顺子还没有过去之前,把令牌捡起来仔细看了一下,是了刚刚他的确是冲动,一方面他吃了大亏,前面让杜雨晖给踢了,后面让顺子给打了,再好修养的人也会有压不住的时候,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的面子是彻彻底底的没有了,而刚刚县太爷跟他们说,让他把牌子砸了,但是前提是你看清楚了啊!而他听到后面的话了,结果来砸,现在听了杜雨晖的话,他也有点蒙圈!当他捡牌子的时候,杜雨晖又说道:

        “把你们的腰牌给县太爷跟各位衙役们看看!别到时候说顺子哥你们是山匪不好了!”这个正常,顺子他们虽然是随从,但是也有身份证明,毕竟也是吃官粮的,杜雨晖有21人的随从名额,现在身边虽然10个人,但是10个人都有自己的腰牌,随后顺子他们从腰间把腰牌拿出来给衙役们看了一看,然后顺子说道:

        “哎!你们锁了我们杜大人,咱们去绍兴府一趟吧!”

        “老爷这!!”能当师爷,不管其他活干的如何?有一件事,当然了县太爷也一样,是他们要会看体系内的各种腰牌对吧!要不然有人冒充怎么办?随便弄一块腰牌到你那骗吃骗喝还了得了,而最最关键的是他们什么腰牌都必须认识,否则来了一个人带着腰牌,你连这腰牌的等级都不知道,你还能在衙门口混啊!早不知道得罪什么人被干掉了不是吗!所以这是最基本的本领,结果师爷把杜雨晖的腰牌拿过来县太爷一看!

        “啊?他是京城翰林院的人?”县太爷脱口而出了一句,是了他也被吓到了!这个我们容易理解,首先杜雨晖的腰牌那可真是翰林院颁发的,并且那是掌管健康府之外,所有围棋棋苑的腰牌,这个是假不了的,其次,我们算说话说的难听一点吧!算是一把手家扫地的,你一个外面的七品芝麻官你干得罪吗!这跟太监一样,他们没有什么太高的品级跟实权,但是问一句,哪怕是府尹他们敢不敢轻易去得罪,而翰林院啊!如果不知道杜雨晖底细的,都会认为杜雨晖在翰林院述职呢!我靠要是天天跟皇还有太子下棋的话,他在皇跟太子耳边说自己一句坏话,自己在怎么努力这辈子也这样了,要是天天小风吹着,呵呵呵!脑袋掉了是小事,要是弄一个诛九族怎么办!当然了因为他本身是一个邪恶的人,所以他考虑其他人也不会从好的一方面考虑!人说心底无私天地宽,这说的是好人,好人眼里看到的人都是好人,坏人反之!这是一个认知的问题!

        “对了闫雨辰,刚刚你跟老爹说的话我听到了,老爹,你把20000两银子给他,他不是不认刚刚的赌局吗!没事,我到绍兴府了之后,让府尹大人直接签署手谕回来拿人,我们跟闫雨辰的官司慢慢打不着急!他签署的东西他自己不认,我能找到公平公正给我说理的地方!”杜雨晖说道:

        “王富贵,这杜雨晖到底是什么人!你们不是调查清楚了吗?”闫雨辰没有接老爹递过来的银票而是直接一把薅住了王富贵的脖领子问道:

        “杜大人,下官冒昧的问一下,那个你真的是我们大宋棋待诏,你要知道,这要是冒充的,你可是死罪啊!我们之间还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吧!”县太爷过来非常客气的问道:

        “你自己也该熟悉大宋的律法吧!我身边这10个有官禄的随从,你认为我哪弄这么多人来帮我演戏呢!我也知道冒充大宋朝廷命官是死罪,难道我不怕死,他们也都不怕死吗!你是不是傻了啊!还有这是我此次带回来的一部分随从,不过你可能也明白,到了什么级别有多少随从,呵呵呵!算是我有10个随从,你猜猜我该是什么品级呢!能不能够的翰林院委任我的差事呢!”杜雨晖慢悠悠的说道:

        “这个……”县太爷掐着指头一算,我靠10个有牌子的随从也是正六品啊!虽然棋待诏没有实权,但是刚刚说过了,得罪谁也不要得罪皇身边的人,况且前面我们也说过了,当官的都知道,这棋待诏可是有当宰相的,这你们的他现在还这么小,给他20年时间,他当宰相不是不可能啊!眼前这家伙要是一个耄耋老人他可能不怕,但是这小孩,弄不好是前途无量啊!并且他虽然没有实权,但是品级在那放着呢!

        “今天我都不跟你说我跟虎子试你颠倒是非的事,是你下令绑我的,你也让师爷摔了我的令牌,呵呵呵!县太爷你真的是胆子够大的,我看啊!你是要zàofǎn了。”杜雨晖先给他来了一顶大帽子!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要zàofǎn了!”县太爷说道:

        “虎子呢不是朝廷命官,可我是正八景的朝廷命官,我靠这不看僧面看佛面,衙门口的人出去跟人试,结果衙门口的人吃亏了,这你县太爷打的是什么,是大宋所有衙门的脸面不是吗?你帮外人对付朝廷命官,并且还是颠倒是非的对付,然后在绑了我,在摔了我的令牌,你自己说,你拿着大宋的俸禄,可是干的每一件事,都是在帮外人啊!而且你知不知道,明年金国要来跟我们大宋试,呵呵呵你把我给绑了,耽误了我宝贵的练棋时间,到时候要是我们试输了,县太爷,呵呵呵!我看看能不能奏你一本,说你里通外国好了哈哈哈!”杜雨晖说道:

        “杜大人,杜大人咱们有话好好说,那个我的确不知道您是京城下来的,要是知道你给我多少胆子我也不敢啊!那个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快给杜大人松绑啊!”这么冷的天,县太爷的汗却已经出了满脑袋了!而他催促衙役的时候,顺子他们把衙役往后边推了推说道:

        “我们大人不是说了吗!你们绑容易,松开难了,咱们去绍兴府一趟吧!把是非曲直都给说清楚了之后,如果我们老爷没有罪在松开也不迟,要是有罪不用劳烦各位了!”

        “杜大人,杜大人刚刚是小的的错,您打也打得骂也骂得,小人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这天这么冷,要是把大人给冻坏了不好了!您饶了小的吧!这些都是小的自作主张干的。”师爷跑了过来开始装哈巴狗了说道:

        “都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了,都散了吧!快快快!”师爷过来跟杜雨晖赔罪,其他差役开始驱赶百姓,当然了这是县太爷的旨意,随后杜雨晖说道:

        “顺子哥,走咱们回家!老爹把银票扔给闫雨辰,他爱要不要!”随后杜雨晖带着镣铐往家里走,而老爹拿出一摞子银子直接扔到了闫雨辰的脸说道:

        “你自己查查吧!还差多少,来家里我给你!”连他手里的那些契约老爹都没要!

        “杜大哥,杜大哥是小的的错,你别这是契约,那个我跟王富贵他们家要银子,你们几个还傻愣着干啥,快把银票捡起来给杜大哥送过去!”闫雨辰这一次也的确是害怕了,在当地那没有问题,自己吃得开,但是你非要惹大地方的人,干这行的有几个忌讳,其一个是官,尤其是官,那是疯了才会去惹他们的对吧!

        “杜大人留步杜大人留步!杜大人留步!”县太爷跟师爷在后面赶紧追着杜雨晖喊道……

  https://www.huashuge.com/60_60999/270067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