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当陆以宛遇上陈岘玉

第一百四十二章 当陆以宛遇上陈岘玉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陆以宛,脸上的大红唇,依旧是特别的耀眼,陆以宛和陈岘玉,四目相对。

        陈岘玉漂亮的的脸上憋得通红,好看,是真的好看,陈岘玉睁大了眼睛,来来回回,上上下下看了陆以宛好几遍,没有多余的话,便离开了,说是离开,倒不如说是落荒而逃。

        让沈若初不由有些诧异,指着陈岘玉的背影,对着陆以宛问道:“你认识他?”

        瞧着两人的模样,应该是认识的,否则照着陈岘玉的厚脸皮程度,是不会轻易离开的,可是陈岘玉躲着陆以宛?

        这让她不由好奇起来,堂堂东三省的督军,要躲着一个女人。

        “不认识!”陆以宛想不要想的回道,有时候,回的越快,说明她越心虚,沈若初觉得这话是有道理旳。

        陆以宛就是这样的。

        “是吗?”沈若初笑了笑。

        陆以宛不说,沈若初便没细问,谁都有秘密,她选择尊重陆以宛,等真相浮出水面的时候,一切都会明了的。

        陆以宛见沈若初不多问,不由清了清嗓子,拿了一旁的紫砂壶倒了杯茶,对着沈若初问道:“那个长的像女人似的男人是谁呀?他怎么会在余家的岛上?”

        陆以宛将茶杯挡在唇边,状似掩饰自己的尴尬,有时候,世界就是这样的小,你是怎么样都不会想到会在余家的岛上,遇上他的。

        “你当真不认识啊?”沈若初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是东三省的督军陈岘玉,来余家岛上做客的。”

        她没告诉陆以宛,陈岘玉的目的,毕竟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楚,而且这件事儿暂时是个机密。

        不方便透露出去,和旁的事情是不同的,牵扯重大。

        “啪!”陆以宛手里的杯子掉落在地上,猛地站起来,对着沈若初再次确认:“你说他是东三省的督军?他怎么能是东三省的陈督军呢?”

        一直听闻东三省的陈督军是个土匪,他明明长得跟个斯文败类似的,怎么可能和土匪沾的上边?

        他怎么能是东三省的督军呢?

        “他为什么不能是督军啊?”沈若初不由觉得好笑,看着陆以宛的模样,觉得陆以宛和那个陈岘玉八成是有什么故事在里头的。

        这两个人,能有什么故事呢?

        陆以宛这才回了神,觉得自己的反应太大了,不由尴尬的笑了起来:“没有,没有,我就是随口说说的。”

        她是太紧张了,才犯了这样的错,她一个谍者,遇事临危不乱,这是最基础的要求,犯了大忌讳了,阿弥陀佛,淡定,淡定。

        可是虽然一遍遍的让自己淡定,陆以宛却仍旧是淡定不起来,走到桌子边,拿着紫砂壶又倒了好几杯茶喝下,这才缓和了许多。

        这就让沈若初更加的纳闷了,她不没见过陆以宛的狠辣,上次在酒馆碰上的那个龙帮的少爷,她毫不犹豫的开了枪,这不是一般女人能够做到旳。

        就在这时,佣人走了进来,对着沈若初道:“沈小姐,三爷让我请您和陆小姐去前厅吃早餐。”

        她口中的三爷,应该就是余崇珺了。

        “好,我知道了,你告诉余爷一声,我们马上就到。”沈若初对着佣人回道。

        “是。”佣人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沈若初上前拉着陆以宛,轻声道:“走吧,陆姐姐。”

        “好。”陆以宛没有多说什么,跟着沈若初一起去了前厅,前厅所在的洋楼,就在这幢洋楼的前面,走路过去三两分钟就能到的。

        两人到了前厅,便被客人迎到了餐厅。

        餐厅的桌子旁,已经坐了余崇珺和陈岘玉,陆以宛看见陈岘玉的时候,瞪大了眼睛,陈岘玉则是目光飘忽着,没敢朝着陆以宛这边儿看。

        沈若初觉得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拉着陆以宛朝着餐桌边走过去:“走吧,陆姐姐。”

        陆以宛很想说没问口,不打算吃了,可是又怕做的太明显了,让沈若初瞧出什么端倪来,还是跟着沈若初一起坐了过去。

        也不知道沈若初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沈若初坐在了余崇珺的对面,陆以宛只好坐在陈岘玉的对面。

        有时候,你越不想看到一个人,就越能和他往一块儿凑,陆以宛拿着筷子,眼观鼻,鼻观心,只顾着吃早饭,也不开口说话。

        沈若初亦没有说话,餐桌上的气氛,不免显得有些压抑,余崇珺只好自己找了话题:“陈督军,结婚了吗?”

        开了口,余崇珺倒有些郁闷了,明明只想找话题缓和一下气氛的,没想到却问了这个问题。

        一会儿陈岘玉要是让他帮忙介绍一两个姑娘,是很麻烦的事情。

        沈若初也没想到余崇珺会问这个问题,简直是神助攻了。

        陈岘玉先是一愣,旋即头摇的跟筛子一样:“我一个孤家寡人惯了的,没有结婚。”

        “你胡说!你虽然没有结婚,但是你有不少的姨太太吧?”沈若初毫不客气的对着陈岘玉道。

        堂堂督军有几房姨太太是正常的,可是陈岘玉撒谎就不对了,什么孤家寡人的,那天厉琛还亲手杀了陈岘玉的姨太太,把陈岘玉气的不轻。

        陈岘玉张口结舌,好半响才道:“就一个姨太太,还是做给外人看的。”

        他是东三省的督军,自然有不少的人来巴结,没办法,只好养了个顺眼儿的,挡了一竿子的人的心思。

        陆以宛听了陈岘玉的话,手里的筷子,不由顿了顿,嘲讽的勾了勾嘴角,随意夹了一块腌制的白菜,塞进嘴里,一股子辣味儿袭来。

        陆以宛辣的不行,连忙找着杯子:“嘶,水,水!”她是真的怕辣,她本家算是南方人,是吃不了辣的,偏好清淡和甜食。

        “喝点儿汤吧?吃不了辣,你逞什么能呢?”陈岘玉眼底是担忧的责备的,伸手将汤碗递给陆以宛。

        陆以宛被辣的不行,顾不了那么多,接过陈岘玉手里的汤碗,便大口喝了起来。

        沈若初和余崇珺对看一眼,不由嘴角勾了笑,还说不认识呢,这岂止是认识,中间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跟你有什么关系啊?坐下吃你的早饭吧。”陆以宛毫不客气的回怼着,这个人说这样暧昧的话,是几个意思?

        非得让全世界都知道那件破事儿吗?她都打算一辈子忘了,永远都没发生过的,没想到会在这儿遇上陈岘玉,她更没想到陈岘玉会是督军。

        陈岘玉听了陆以宛的话,没有说什么,悻悻然的坐了回去,低头吃着早饭,眼底满是委屈。

        一顿饭吃的是索然无味,对陆以宛来说,更是一种煎熬。

        沈若初一放筷子,陆以宛便急急的拉着沈若初离开了前厅,沈若初不由觉得好笑,眼底带着笑意看着陆以宛。

        陆以宛也不傻,知道沈若初一定是看出什么来了,对着沈若初道:“从现在起,不要问我关于陈岘玉的任何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会说的。”

        过去了那么久的事情,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

        “好。”沈若初爽朗的应了一声,反正陆以宛想说的时候,她不用问,陆以宛就会说的。

        陆以宛没想到沈若初应的这么爽快,如鲠在喉的刺,不上不下的,坐在那里,顺手点了根儿雪茄,用力的吸了几口。

        “不问你关于陈岘玉的事情,只问你来余家的岛上,是单纯的来陪我么?”沈若初对着陆以宛问道。

        陆以宛一听,连忙站了起来:“也不全是,找余爷是给督军办些事情的,你陪我去吧?”

        她来找余崇珺,是帮督军瞧瞧运些东西出余家码头的,希望余爷这边能给帮个忙,然后厉行让她办完了事情,就留在岛上陪沈若初几天。

        她自然是高兴的,权当是度假了,却没想到会遇上陈岘玉。

        都怪陈岘玉给闹腾的,差点儿把正事儿给忘记了,说话的时候,陆以宛从行李箱里头,拿出一个文件袋,拉着沈若初去找了余崇珺。

        到了余崇珺的洋楼,沈若初细细打量着四处的陈设,看得出余崇珺很喜欢的老式的东西,墙上挂的是古董字画为多,新式的东西很少的。

        “余爷,借一步说话!”陆以宛对着余崇珺小声说道。

        余崇珺看了陆以宛一眼,点了点头:“我们去书房谈吧,陆小姐这边请。”说话的时候,余崇珺领着陆以宛离开了。

        沈若初没有跟着,知道他们是有事情,自然不方便她在场了,便随意的看了起来,走到一副字画前,沈若初细细的看了起来。

        这幅画保存的相当完好,上面是仇英的《汉宫春晓图》,能让余崇珺裱起来,挂在正厅的中央,看得出这幅画是很受器重的。

        “沈小姐,喝杯养生的茶吧,这茶可是我们老爷在世的时候配的茶,喝了可以强身健体,我们少爷一直都喝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佣人,端着茶过来,对着沈若初道。

        沈若初看着面前的佣人,听得出,她口里的少爷是余崇珺,那老爷应该就是余崇珺的父亲了。

        “你说,你们老爷也懂医术么?”

  https://www.huashuge.com/61_61163/271909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