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被下药了 加更

第一百四十四章 被下药了 加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岘玉满是不可置信,他觉得陆以宛就算是不像他这样在意这件事儿,可是好歹这女人多少是应该有些反应的,不该是这样不温不火的模样。

        当作曾经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陆以宛毫不客气的回着。

        能有什么印象啊?她巴不得忘了,这辈子都不要想起的事情,若不是遇到陈岘玉,这件事儿就会烂在肚子里头。

        只当是没有发生过好了,可陈岘玉不依不饶的,非得把过去的事儿撕开,把这点儿破事儿给抖落出来。

        她烦的很。

        “陆以宛,好,很好,真是太好了!”陈岘玉不知道如何表达的自己此刻的心情,顿时就气笑了。

        陈岘玉气坏了,让他怎么能不生气呢?他找了陆以宛两年,足足两年了,这两年里头,他四处让人打听着。

        他若不是这东三省的督军,若不是为了面子,他都登报找人了,可陆以宛就像是石沉大海一样,全然没了踪影,留下的只有那一枚翡翠兰花簪子。

        他是怎么样都没有想到,自己费尽心思要找的人,居然会在余家的岛上遇上,陈岘玉再见到陆以宛的时候。

        觉得十分的震惊,颇有股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他不知道怎么样面对陆以宛,堂堂东三省的督军就这样落荒而逃了。

        做了许久的准备,他才约了陆以宛出来,打算把当年的事儿说清楚的时候,陆以宛却装作不认识他了。

        这无疑对陈岘玉来说,是一种羞辱,彻彻底底的羞辱,想来他陈岘玉猖狂了这么多年,二十岁,他就当上了东三省的督军,却被一个女人给羞辱了。

        陆以宛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东三省的督军又如何,她不怕他,陆以宛没好气的开口:“好什么好呀?还有什么事儿吗?没有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她不想跟陈岘玉做过多的纠缠,反正过去了就过去了,陈岘玉只当忘记就好了,非得撕开。

        陈岘玉沉了脸,丹凤眼微微挑起,一如戏台子上青衣微怒的模样,可因着军装的缘故,他又特别的有男人味儿。

        这种完美又不纠结的容貌,让陆以宛觉得给陈岘玉,真真是作了。

        “没印象了是吧?那陆以宛,你告诉我这个是什么?”陈岘玉督军服的内侧口袋里头拿出一支簪子,递到陆以宛面前,对着陆以宛问道。

        陆以宛没想到这支簪子会在陈岘玉那里,伸手就要去拿:“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她还以为这支簪子丢了呢,当初在古董店里头,她一眼就相中了这支簪子,很是喜欢的,没想到会在陈岘玉那里,更没想到陈岘玉会随身带着。

        想到这儿陆以宛不由红了红脸。

        陈岘玉的个子很高,陆以宛的个子不算低,可在陈岘玉面前就显得娇小的很多,就在陆以宛伸手去够着陈岘玉手里的簪子的时候。

        陈岘玉就这么大手一伸,像抱孩子一样,把陆以宛给抱了起来,陆以宛吓着了,瞪大了眼睛,对着陈岘玉喊道:“陈岘玉,你要做什么?你放开我。”

        陆以宛和沈若初是不一样的,一个温婉如玉,一个天不怕地不怕,陆以宛抬脚不停的踹着陈岘玉。

        陈岘玉好像根本感觉不到一样,圈着陆以宛的腰,不肯松手,低头寻找着陆以宛的唇,一股冰凉的感觉袭来的时候。

        陆以宛直直的看着陈岘玉的眼睛,过往的事情,像是放电影一样,唰的在脑子里头散开了。

        两年前,肃京。

        东三省相比其他的地方,要富裕一些,洋人喜欢在这里做生意,很多进出口的贸易,再加上这东三省的督军很会管理。

        尤其是肃京要比别处更加的繁华一些,四处都是新式旧式的洋楼,别有一番风味儿。

        陆以宛是很喜欢这里的,觉得将来能够在这儿置办一处宅子,是很不错的,可她这次拉肃京,是为了帮督军办些事情的。

        从洋人那里拿到一份儿情报,陆以宛最擅长的,就是美人计,她是南方人,五官是精巧的,在一堆中式还是西式的美人面前,是极其的出挑的。

        尤其是她骨子里头那种桀骜不驯,让不少的男人心动,跃跃欲试的想要征服她。

        “陆小姐可真漂亮。”其中一个金发的男人,忍不住对着陆以宛赞扬着。

        陆以宛一手扬着高脚酒杯,一手夹着雪茄,爽朗的笑开了:“谢谢。”那股子优雅,和笑容没有男人不心动的。

        东西已经到手,得赶快找个机会逃走才行,这这帮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想要全身而退,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金发男人见陆以宛笑了,走陆以宛身边坐下,凑近陆以宛,暧昧的说着。

        陆以宛将手里的酒杯递了出去,和男人隔开一些距离,笑道:“凯特先生真会开玩笑,这在座的美人儿这么多,您要是这么说,她们会不高兴的。”

        色字头上一把刀,这个凯特,要不是在这儿不方便,这样来占她的便宜,她非得弄死他不可!

        陆以宛脸上净是不高兴,更确切的说,她是很生气,可身为谍者,就得把任务做的漂亮些,带着东西,安安全全的回去,才算是完成任务。

        “用你们中国的话来说,这就是一堆庸脂俗粉,我不喜欢,我还是喜欢你这样的,高雅脱俗,漂亮又有味道的女人。”金发的男人用着蹩脚的中文说着。

        说话的时候,手不规矩的伸向陆以宛的腰,让陆以宛恶心的不行,笑容僵硬了许多,不能再在这儿待下去了,保不齐这个凯特还想占她什么便宜呢。

        陆以宛对着凯特笑了笑:“讨厌,凯特先生既然这么喜欢我?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好好的聊聊人生和理想如何?”

        聊你大爷的人生和理想,等出去了,找个没人的地儿,老娘弄死你个王八犊子,没人能沾了她的便宜,还能这样悠然自得的,她得弄死他!

        金发的男人,见陆以宛这么主动,心下欢喜的不行,看着周围,得意的挑了挑眉,傲骨怎么了?

        还不是一样的,女人啊都是一个样,钱和权能让任何的女人臣服。

        没有多余的话,陆以宛和金发的男人出来,朝着酒吧的回廊而去,到了洗手间的时候,陆以宛从手包里头,摸出一把M1900,抵着金发男人,冷声道:“进去!”

        男人显然是没有料到陆以宛会动枪的,不由吓坏了,有些紧张的看着陆以宛:“陆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费他\妈的什么话,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进去!”陆以宛目光冷了许多,手下的枪微微用力。

        凯特吓坏了,连忙对着陆以宛道:“陆小姐别冲动,我现在就进去,别冲动啊,千万别冲动!”

        人家手里拿着枪呢,这会子他一个人,说什么都不敢惹陆以宛的,凯特没有多余的话,跟着陆以宛进了洗手间。

        陆以宛直接踹开了洗手间的门,原本在里头的男人,吓得不轻,直接离开了,陆以宛便拉着凯特,朝着里头的地方单间而去。

        顺手带上门,陆以宛眯了眯眼,看着面前的凯特,凯特吓坏了,腿一软,就这么跪在地上:“陆小姐,你饶了我吧?”

        漂亮的女人有毒,是真的有毒,他现在算是见识到了。

        陆以宛不以为然的勾了勾嘴角:“小王八犊子,你不是想跟我聊人生,聊理想么?你他|妈的下去和阎罗王一起聊吧!”

        说话的时候,陆以宛拿出一根银链子出来,上前勒住凯特的脖子,就这么使劲的用力着,凯特瞳孔不停的放大着,支支吾吾的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陆以宛看着面前的凯特渐渐的停止挣扎,不再动了,整个人没了呼吸,陆以宛这才松开手里的链子。

        她是受过特训的谍者,杀人是常态了,凯特本来就是该死的,只是因为动了她的心思,她早点儿送他上路而已。

        看着面前没有呼吸的凯特,陆以宛收了手里的链子,重新塞回包里,又将洗手间的门给锁上,锁上门的那一刻,一股子难受袭来。

        陆以宛脸色不由难看了许多,第一感觉告诉她,她被下药了,这个该死的凯特,居然敢给她下药,刚才就不该让他这么痛快的死。

        陆以宛生气的不行,越是生气,身上的那股子难受劲儿越是强烈,她得赶快离开这儿才行。

        陆以宛出了洗手间,在门口的洗脸池子那里,用凉水狠狠的冲了几把脸,觉得整个人似乎好受了一些。

        可纵然如此,药效起来了,这凉水只能压制一会儿,出了酒吧,即使凉风吹在脸上,陆以宛还是觉得难受的不行。

        陆以宛朝着车子那边走了过去,看到自己车子旁边,站着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侧脸很是好看,陆以宛不由握了握手里的拳头,朝着男人走了过去。

        站在男人面前站定,是一张比女人还好看的脸,让陆以宛微微发愣,可身上的那股子燥热,很快就夺去了理智。

  https://www.huashuge.com/61_61163/271909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