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三国之绝世神级系统 > 第69章 好戏上演

第69章 好戏上演

        甘宁等人前脚刚闯入简易的军营辕门,项霸随后便带着江东兵杀了到木栏外。

        “列阵……”

        肃立在营寨军阵最前沿的第二军小校,奋力抽出腰刀,高举过顶、往前狠狠挥出。

        身后五百名长枪兵齐刷刷地抢上前来,将一枝枝长度过三丈的沉重长枪往脚下狠狠一顿,然后将沉重的枪身压了下来,架在身前五百名重甲步兵的肩膀上。

        重甲步兵们单膝跪地,以沉重的大盾挡在身前,裹满铁甲的身躯紧紧地贴着厚重的盾牌,时刻准备着以自己的躯体来支撑起那一面面坚实的盾牌!

        这就是重甲步兵的宿命!盾在则人在,盾破则人亡!

        但是,重甲步兵们用磐石般坚定的意志告诉江东军,想要催毁他们的防御,没那么容易!

        “膨……”

        汹涌而进的江东军骑兵眨眼便冲到,一名逃窜不及的士卒,率先被撞得飞了出去。

        “膨膨膨……”

        绵绵不绝的撞击声霎时响彻云霄,两阵对接处顷刻间人仰马翻、血肉模糊,成百江东骑兵在一瞬间被长枪所刺死,而也有几十名的重甲步兵在一瞬间被剧烈的撞击活活震死。

        这完全是以命博命式的激战,狂奔的战马挟带着强大的惯姓恶狠狠地撞上了人肉组成的拒马阵,在自己的身体被拒长枪无情地刺穿时,它们也以巨大的惯性给阵前的重甲步兵造成了惨重的伤害。

        前面的战马倒毙了,后面的战马却仍在持续不断地冲上来,踩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向前冲刺、冲刺、再冲刺,汹涌的江东军就像连绵不绝的巨浪,狠狠地拍击着防阵。

        营寨内的防阵不断地后缩、后缩、再后缩,摇摇欲溃、险象环生。

        项霸脸色深沉,只要击破防阵,这点牺牲他是可以接受的,并且他已经占据主导地位。

        军营后方的空地上。

        李勣、程咬金领着一千人马埋伏于此,人禁言,马上笼,就连火把也没有点燃一支。

        “军师!”

        甘宁疾步来到李勣面前,身后跟着刚刚逃窜而回的人马,面色堪忧的道:“第一梯队快要顶不住了!”

        “言之过早了!”

        李勣淡淡地应了一句,注视着血浪翻飞的战场,眼神一片漠然。

        军阵前线,项霸奋声高呼道:“江东的儿郎们,随本将一举击破防阵,建功立业。”

        “驾!”

        项霸起了最后的进攻,成了压死骆驼得最后那一根稻草。

        “轰……”

        “噗噗噗……”

        汹涌而至的江东军终于恶狠狠地撞上了残破不堪的防阵,拒马枪布设成的拒马阵瞬间将冲驰在最前面的数江东军刺个对穿,可奔涌而至江东军也以狂野的冲撞将兵阵撞击得支离破碎。

        “唏律律……”

        震耳欲聋的战马悲嘶声中,项霸带领手下亲兵拍马冲到,骑术高的亲兵们纷纷纵马跃起空中,然后挟带着强大的惯姓从空中恶狠狠地踏落下来,倏忽之间,数十名英勇的第二军士卒便被无情地踩在了铁蹄下。

        在悬殊的进攻力量面前,再坚韧的防御也将不堪一击。

        “嗷……”

        一名江东小将率先突破了第二军的防阵,当他看到眼前霍然开阔、再看不到一名敌军士兵时,忍不住举起手中的弯刀、仰天凄厉地长嗥起来。

        “嗷嗷嗷……”

        越来越多的江东军士卒践踏过敌人的尸体,拥挤到了项霸的身后,跟着竭斯底里地长嗥起来。

        因为凿穿了敌营防阵的江东军,而兴奋得忘乎所以的江东军根本没有留意到,原本碧绿的草原上,不知何时已经铺上了一层干草。

        这层干草因为不足以阻止士兵的突击,所以没有引起江东军的注意。

        奔涌的江东军阵中,项霸难掩神色间的激动,向身边的江东军小将道:“江东军天下无敌,哈哈哈……”

        项霸兴奋不已道:“接下来,开始痛打落水狗了,分割、包围,然后歼灭敌军。”

        军营内开始乱成一锅粥,喊杀声,打斗声,不绝于耳。

        军营后方。

        程咬金立于李勣身旁,沉声道:“项霸如此轻易便凿穿了我军兵阵,现在肯定很得意!”

        甘宁狞笑道:“可要不了多久,江东军就该哭爹叫娘了!”

        “军师,是时候动伏兵了!”

        两人同时把目光凝注在李勣身上。

        李勣在心里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若是不能全歼这股江东军,争夺临湘城,将更加艰难。

        李勣狠下心来,冷然道:“放信号箭……出伏兵!”

        “遵命!”

        甘宁答应一声,挽弓搭箭,早有亲兵上前引燃了缠于箭矢上浸过火油的布条,右手一松,弓弦响处,一支火箭已经掠空而起,在空中划出一道耀眼的轨迹,射进了浩瀚的夜空中。

        倏忽之间,后营栏栅轰然倒了下来,搭建的简易栅栏竟成了一片坦途,正纵骑突进的江夏兵们吃惊地现,倒下的营栅后面居然聚集着一群黑压压的野牛!

        放眼望去,黑夜中全是野牛,少说也有上百头!

        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些野牛的背上居然都绑着一捆捆的干草,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火油的味道。

        “放火!”

        早已蓄谋已久的小校,一声令下,营地后方伏兵乱箭齐,数百支火箭顿时攒射在浸过火油的干草上。

        倏忽之间,烈焰腾空、燃成了一片,在烈火灸烤、士兵呐喊驱赶下,受了惊的野牛群开始向着前方狂奔而来、并且越跑越快。

        项霸倒吸一口冷气,难以置信地盯着前面奔涌而来的那一头头正在燃烧的野牛,吃声道:“这……这是什么?”

        项霸的脸色倾刻间变得一片煞白,吃声道:“火…火牛…火牛阵?”

        左右亲兵连忙提醒道:“将军,我们中计了,快撤出营地,你看这里地面上全是干草,等会火牛一旦冲过来,肯定会烧起来!”

        项霸脸色已经一片死灰,因为他惊恐地看到,几乎整个战场都已被干草所覆盖,这分明是一脚踏进了敌人事先布置好的陷阱。

        “快,快撤出营地……”

        项霸情急之下大吼起来,“快撤……”

        “轰!”

        不待江东军跑出几步,便和火牛阵狠狠地撞在了一起,马嘶人沸以及野牛的吽吽惨叫声霎时交织成一片,火星四溅,点燃了覆盖地上的干草。

        战场上顿时浓烟滚滚,烈焰滔天。

        干草燃烧的烈焰虽然不足以将江夏兵瞬间烧死,可散出的滚滚浓烟却足以让江夏兵陷入恐惶。

        黑暗和混乱之中,再加上燃烧的火牛狂乱的冲撞,在这种非人力所能抵挡的威力前,就连项霸都不寒而栗。

        了狂的火牛狂暴地穿过了江夏兵军阵,将烈火不断地带向前面。

        烈焰、浓烟正向着江夏大军阵中不断地延伸、漫延,再加上天干气躁,呼嚎的阵风、风助火势,火势迅四散漫延。

        不及片刻功夫,整个营地便已经浓烟滚滚,无数的江夏兵被呛人的浓烟熏得两眼红肿、咳嗽连连,再分不清方向,只知道四处奔走,不断有倒霉的人被挤倒在地,旋即为汹涌的马蹄践踏成肉泥。

        【求一波推荐票,拜谢各位大大。】

  https://www.huashuge.com/62_62334/291488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