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硬核快穿 > 4. 校园江湖(四)

4. 校园江湖(四)

        话音刚落下,全班心里都倒抽一口冷气,苏老师这趟假期,不仅剪了个头,还去充值了梁静茹同款勇气吧?



        “你谁?”嘉哥的脾气果然不大好,板正的校服都被人穿出了一种放荡不羁的感觉。



        这会儿,那个喊嘉哥的跳脱声音才赶上来,一看嘉哥站在门口不进去,还喊了一声:“嘉哥,怎么不进……卧槽,这帅哥谁啊?”



        没有人会不喜欢别人夸他帅,谭昭自然不会,所以即便学生说了粗话,他也没有开怼,反而“体贴”地作了自我介绍。



        “赵嘉,肖明明,我是你们的班主任苏静林。”



        真假?!这是那个在他嘉哥面前大声说话都不敢的苏静林?!



        赵嘉脸上也有一瞬间的错愕,但他很快收敛,提着早餐愣是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班长?没兴趣。”



        说完,就带着一班小弟坐在了最后面的校霸专属座位上。



        谭昭望向教室后方,一溜儿人高马大的男生,坐在后面就跟保镖似的,心里忍不住一乐,面上却是不露声色:“没事,多干两天说不定就有兴趣了。”



        嘉哥掀了掀眼皮,居然也没再反驳,谭昭就当做其默认当这个班长了,愉快地用左手在花名册上做好班长的标记,早自修就算是结束了。



        高三的课业是很紧张的,即便13班成绩辣鸡,“盛名”在外,但任课老师们还是非常兢兢业业的,谭昭看着数学老师走进13班,这才去语文教学组挨训。



        没办法,原主一百三十万赌债压身,命都要喘不过来了,哪还顾得上布置作业啊。



        挨完训,谭昭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到了要上课的时候。



        因为担着13班的班主任,所以苏静林只教13班一个班级的语文,当然了,从高二分班开始,13班的语文平均分一直都是全年级垫底的存在。



        这当然不能说苏静林本事不够,原主好歹也是一本师范类院校毕业,看以前的教案也能看到原主非常认真……



        只能说,13班被“搁置”太久了。



        假期之前,学校刚经过这个学期第一次月考,成绩呢……可以说是惨不忍睹,有些同学总分加起来,还没有嘉哥一门数学的高。



        谭昭站在讲台上,看着手里的成绩单,一时也有些惆怅。



        “这次月考成绩呢,毫无意外,咱们班又是最后一名,你们看老师都换了个新形象让你们意外一次了,你们啥时候也能让老师意外一次啊?”



        “……老师,我们也想啊。”



        “是啊老师,手想,脑子还不会啊~”



        听听这是什么话啊,谭昭也没再细讲成绩,毕竟就这个成绩单,也实在没什么好讲的:“算了,既然脑子它不会,老师就来教教它,今天先讲文言文部分,大家把月考试卷……”



        语文,其实就是考究阅读和表达的能力,谭昭非常庆幸苏静林只是个语文老师,要是什么英语啊化学老师,那他就真的只能表演当场辞职了。



        说真的,他现在看现代简体文字还有种缺胳膊断腿的感觉,但文言文他熟啊,打古代而来,做过状元郎的谭某人表示,他不仅能写能背能解释,他或许还见过某些文言文的作者哩。



        13班的纪律一向松散,班主任管不着,其他任课老师自然也不管,谭昭都开始讲课了,冯修岚依旧趴在桌子上,嘉哥和他的四个小弟虽然没睡,但显然都不在听课。



        前面的同学听课率也差不多在五五开左右,升入高三,自己能考什么样大概都有点数,觉得没希望了,干脆就在这一年放弃学习。



        说实在话,谭昭并不喜欢这种态度。



        下课铃声响起,谭昭刚好将三篇文言文讲完,他放下试卷,非常干脆地就离开了13班,托良好外形的福,他是被同学们目送着离开的。



        “卧槽,嘉哥,我居然有点听懂这该死的糟老头子文了!”



        旁边的肖明明立刻附和:“没错,我居然觉得……有点意思。”说完,连他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



        嘉哥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哦?那就好好学。”



        “……”两小弟顿时陷入了沉默。



        旁边的冯修岚换了个姿势继续趴,顺手还将一片空白的语文卷子团了团丢在旁边的垃圾桶里,不知为何,他心里突然起了烦躁,特别是听到班里同学叽叽喳喳地讨论苏老师有多帅,又重燃了学习兴趣云云。



        此后几天,谭昭一边熟悉着语文老师的日常,一边观察着可爱学生们的状态。



        这一日,外头下着大雨,谭昭坐在办公室里终于收到了上个月的工资,天可怜见,他终于不再是负资产了。



        决定了,放学后去那家觊觎已久的火锅店吃一顿。



        “苏老师,苏老师不好了!”



        来人是他班上一个的女生,叫常玥,此刻她形容慌张,喘了两口大气就道:“冯修岚、冯修岚把一个新高一给打了!”



        “什么?!”



        谭昭赶到的时候,冯修岚还在跟人扭打,身上都沾上了雨水,旁边的人也不敢劝架,他上前单手就将压着人打的冯修岚撕了下来,顺手一把推给刚好赶到的嘉哥:“班长,拦住他!”



        嘉哥差点就让冯修岚逃脱了,不过这个情况,他倒是没有反驳。



        “这位同学,你还好吗?”



        新高一同学被打得嘴角乌青,显然冯同学是下了狠手的,只是这新高一才升入高中没多久,冯修岚又是个独行侠,哪里来的这么大仇啊?



        “老师,他打我!我好端端走在校园里,他就冲过来打我,高三了不起啊,校霸了不起啊!”



        冯修岚一听,又想动拳头。



        谭昭忍不住有些头疼,他刚要调和两句,教导主任和年纪主任就到了。



        校内打人,情节严重的是要背处分的,实例请参照嘉哥,高三要是背上处分,想消掉就很难了。



        等将一干人带到办公室,年级主任立刻怒道:“冯修岚,你为什么打人!”



        冯修岚一脸冷漠,脸上一副“打人就打人,难道还要挑日子”的不屑之情,摆明了不怕背处分,顿时就将一番老师气完犊子了。



        等高一的年纪主任过来,就说要叫家长,必须严肃处理。



        谭昭看过冯修岚的家长联系录,上面就一个电话号码,虽然填在父亲栏,但他打过一次,是冯父的秘书接听的,并且话里话外,都对他这个班主任非常敷衍。



        他在冯同学家借宿,虽然不说对这小孩十分了解,但五六分总是有的,对人冷淡是真的,但热爱打架却不见得,倒是有几伙人,总是不断找冯修岚的麻烦。



        还有这个小高一同学,嘴巴上说着可怜,但到底嫩了点,眼底的得意虽然藏了不少,却在听到要叫家长之后,终于露出了两分。



        恶意。



        谭昭望向沉默冷硬的冯修岚同学,忽然开口:“钱主任,孙主任,我的学生打人固然不对,但我相信我的学生绝不会无缘无故地打人,法庭上法官还要依凭证据断罪,就因为我的学生个性特别,就如此草率地做了结论?请恕我无法苟同。”



        “苏老师,你是不知道这种不良混子学生,他们……”



        谭昭难得直接地打断了别人的说话:“这位老师,我希望您不要用这样的称呼去定义学生,这样会显得你不太专业。”



        冯修岚原本因为上面一番话而生起的几分诧异和感动,都被这句“不大专业”冲散了。



        “苏老师,你这是胡搅蛮缠!”



        “我是不是胡搅蛮缠不重要,我的学生打了人,他该赔偿就赔偿,该写检讨就写检讨,但事情的起因经过都没论说清楚,比如这位小同学为什么会走到高三的地方来,这个时间点,高一早就放学了吧?”



        “我……我是来等人的!”小高一见老师们的注意力都朝他过来,登时就脱口而出。



        “等人啊,等什么人?告诉老师好不好?”



        “苏老师,请你注意用词!”



        谭昭闭了嘴,但他的眼睛却仍然看着小高一,温和而集中,像是说“你不要怕,把知道的都说出来来,老师会为你主持公道”一样。



        “老师,这跟我等什么人有什么关系?”



        谭昭这才收回了视线:“确实没什么关系,小同学你不想回答,就算了。”



        苏老师这么贴心,反倒是这孩子的班主任觉得没什么不能说的,道:“陈浩你说出来,咱们问心无愧。”



        陈浩:mmp!



        陈浩确实是去等人的,等的不是旁人,就是冯修岚,他支支吾吾,冯修岚此时却突然开口:“怎么,现在怂了?刚刚指着我鼻子骂我扫把星的气势呢?”



        语气三分孤傲,七分嘲讽,就像冯修岚现在整个人一样。



        谁也没想到,从来不会为自己多辩解一句的冯修岚会突然开口,就连谭昭也没有料想到,更何况是与之打过多次交道的年级主任了。



        陈浩脸上惊慌一闪而过,虽然他很快掩饰了下去,但管教学生大半生的主任们还是看到了,而就是因为看到了,这事儿才难办起来了。



  https://www.huashuge.com/63_63469/299054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