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驭命图 > 第七百四十八章 光之灵夜墨白

第七百四十八章 光之灵夜墨白

        夜墨白脸色骤然焕发,双眸闪出当属万界第一人的神采,睥睨蝼蚁般看向了天初。

        此刻,他已不再认为时宇依然存在,对面就是个完完整整的天初。

        天初冷笑连连,身形一晃,整个人消失在了虚空中。

        化虚的天初无从探察,无从感知,更无从提防!

        夜墨白浑身绽出刺目光芒,仿若一轮耀阳悬挂在了虚空,任何在百里之内的物什,都在烈光内如烟消散。

        夜墨白身后的太叔拔尘急忙避退,一闪身落在了剑开天身边,刚站定便心生疑惑,盯着袭凌上上下下看了半晌,才略有惊讶道:“怎么感觉你对我的威胁比他们加起来都大?而且你对我有敌意。”

        剑开天急忙插进两人中间,掰着太叔拔尘的肩膀让他去看夜墨白,“你俩都是空间法师,同行是冤家,有敌意很正常!”

        太叔拔尘犹疑地哦了一声,觉得剑开天所言不无道理。

        同为空间天赋拥有者,彼此间不服气想要较量一番也正常。

        太叔拔尘动手时,不带一丝烟火气,任何举动都是舒缓轻柔,夜墨白面对天初则是另一番景象,举止大开大合,声光隆隆不止。

        千里虚空都被他倾力绽放的劲力震得“箜箜”颤响,道道空间裂隙此起彼伏,好似黑色闪电般穿行炸裂。

        隐在虚空的天初,瞬间被空间裂隙逼出身形,众人也知道了虚化之身的弱点,那就是虽无视空间碎裂带来的伤害,却不能在空间碎裂下匿身。

        剑开天禁不住讶道:“我还以为夜墨白比不上时宇,现在看来他和太叔你也差不多,可比时宇强多了。”

        太叔拔尘哈哈畅笑,“每一世都有绝强之人,彼此能差到哪里去?夜墨白实力比我差点,但真动手也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此世还未到终结,谁知道最后登天之人会是何等强大?时宇还不到本世无敌的地步吧?”

        剑开天眼珠一转,寻思这才哪儿到哪儿?虞麓尧和玄盘都还没成长起来,巫帝也才只有三个分身,距离本世第一人的出现还不知要多少年。

        一旁的我父和魂影巫帝,早就竖起了耳朵,仔细听太叔拔尘的每一句话。

        这种被封印的强大存在,每一句话都可能涉及惊天秘密。

        尤其是当二人听到每一世这样的说法,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你们是说,如今万界不唯一?不是绵延无数年的不灭传承?”魂影巫帝的声音幽幽响起。

        太叔拔尘哂然一笑,“每一世都以为自己是亘古流传,岂不知之前已有无数大世毁灭,在我之前有多少大世湮灭我不知,你们距我那一世已经有了三十多次万界轮回了!

        夜墨白,也是距离你们十三世之前的万界第一高手!天初若不是夺了时宇的身体,在他眼里算什么东西?”

        “难道这个时宇是本世第一高手?”我父惊叫。

        太叔拔尘诧异地看了我父一眼,深深对这分身感到悲哀,更对藏在雪珠里不现身的我父感到疑惑。他已然那么强大,竟然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还会甘心辅佐并不算极强的时宇,此间秘辛着实值得探究。

        剑开天眼见再说下去就可能露馅,急忙喝道:“看!天初突破夜墨白的防护了!”

        众人急忙噤声凝神,将所有注意力转移到正在发生的激斗上。

        空间裂隙可破虚化之身,却对坚硬的混元太初体作用不大,天初硬扛着如刀劈砍,冲进夜墨白百里之内,将夜墨白隐布其间的元力护盾都撞成粉碎。

        “好!”

        夜墨白暴喝,彻底散去元力护盾,只见一轮灿阳裹挟着毁天灭地的力量冲向天初,竟是要与他正面对撞。

        除了太叔拔尘这种天生空间护体的修士,所有的修行之人都把躯体磨炼作为修行基础,超卓高手几乎人人都有一副坚不可摧的身体。

        夜墨白早就对自己被我父一斧头劈晕不甘,又见天初顶着时宇的身体,强破重重防护杀到他面前,心中傲然之气暴涨,也要用蛮力证明他的身体不比他人差。

        “轰!”

        巨大的撞击爆裂声震彻虚空,漆黑的天初和灿烂的夜墨白迎头相撞,黑白二色霎那间成了驭命之地仅有的色彩。

        他俩强横相撞散发出的力道,比当初夜墨白刚入驭命之地释放破界意志还要强。

        亿万里之内的诸多界主同时抬头仰望,心惊是何等强大的界主在彼此互博?

        而更远处的界主,同样被阵阵空间震颤惊动,满心疑惑地围了过来。

        夜墨白和天初二人一触即分,都是低声闷哼抱头怒视。

        有剑开天的话在先,夜墨白下手绝无留情,而天初更不可能对他人留情,他可没时宇那事事顾虑别人的多余心肠。

        相较之下,还是夜墨白更胜一筹,天初如果有被墨戮钉死在密境中的那副躯体,今日还可不相上下。

        但时宇的混元太初体远未到极限,真正实力也不及夜墨白,他的躯体自然不如夜墨白那般强横。

        相峙而立的两人,一个如瓷片般浑身龟裂,滚滚混沌来回冲刷才消弭裂痕,一个额骨凹陷,一道流光闪过便无碍。

        夜墨白冷视对面的天初,嘲笑道:“你这游魂,妄称本世第一人,连自己精心滋养磨炼的躯体才是最佳都不知道!就算你抢了时宇的身体,哪怕抢了我父的本体,你又能发挥几分威力?”

        天初歪嘴一笑,面上现出对夜墨白的不屑,“自以为是!”

        说着,天初祭出墨戮直奔夜墨白,本身也突然消失仿佛再次化虚。

        但夜墨白看得清楚,此次天初是把速度提到了极限,别人无法捕捉到他的身影,却逃不过夜墨白的眼睛。

        单掌劈下,夜墨白砸飞墨戮,又一拳挥出正中天初胸膛,再次击穿天初胸口,轰碎他刚刚长起的心脏。

        剑开天看得直砸吧嘴,就凭夜墨白可以在天初化虚前轰碎他心脏,便知自己连夜墨白一招都接不下。当年切磋时,夜墨白留情太多。

        “太叔,你们当年是不是对谁都是一招毙命?”剑开天扯着不住点头的太叔拔尘,很不爽地问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哈哈哈!那不至于,总有几个人比我差不多,但打你确实一招就够了。”

        剑开天撇撇嘴,心道:吹牛!老子杀你的时候,也没见你一招杀了任何人!

        可一转念,想起那时已经有我父这不输太叔拔尘的高手在分担重压,他又不得不承认太叔拔尘说得没错。

        太叔拔尘似乎从剑开天不屑的目光中看到了他的心思,微微一笑,扭过头继续看夜墨白大战天初。

        天初再不敢轻视夜墨白,始终用虚化的身体游离在夜墨白身周,寻机去抓他的命线。

        墨戮和其他几样法宝,缠着夜墨白狂攻不休,局面一时僵持下来。

        夜墨白面对天初软硬不吃的虚化之体,浑身有力却使不上,只能处在被动挨打的情形下,心中不由焦躁。

        怒喝一声,夜墨白抬掌拍出一片宏光,将刚刚被空间炸裂逼退的天初笼罩在内。

        瞬间,灿白的光芒化成坚实白玉,竟将天初结结实实凝固在了里面。

        紧接着,无数牛毫流光在白玉内如针刺行,戳得天初全身遍布亿万细孔,丝丝元力和混沌如泄气般从细孔中渗出,反将白玉滋养得更加凝实有力。

        “妙!这才是夜墨白的拿手绝活!”太叔拔尘忍不住高喝。

        “这是什么招式?光暗并非五行,怎么可能凝实?”魂影巫帝惊喝。

        “空间凝固?不太像啊?”我父也诧异发问。

        太叔拔尘连连称妙,大声赞道:“这不是空间技法,这就是虚空光凝,光之所覆万物皆定!实在是厉害!原来夜墨白的本体是光,我以前倒未看出!”

        凝固在半透明白玉内的天初,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能动,连眼睫毛都被锁得死死,顷刻的力量狂泻让他大惊失色,急忙转为虚化之体。

        面对虚化之体,光凝禁锢还在,可那些牛毫细针便失去了效用。

        天初调起元力和混沌,猛轰锁身白玉。

        只不过一两个呼吸,百丈方圆的白玉便告炸裂,轰隆隆一阵巨响再度化为灿烂光流冲向四面八方。

        毕竟实力差着一筹,天初崩开禁锢自己也气喘吁吁。

        他看一眼面色不变的夜墨白,再看一眼远处轻松自在的太叔拔尘,知道今日讨不了好处,闷哼一声转身就走。

        融合时宇所有记忆的天初,知道眼前两名大敌已再无寸进可能,而他得来的新躯只要能进驭命空间就可飞速提升,何愁来日没有灭杀双獠的机会。

        “哪里跑!”眼见天初竟要弃战逃走,太叔拔尘急忙闪身堵住他的去路。

        刚才天初那番话对太叔拔尘触动颇深,深知自己已是过气前浪,而天初夺了时宇身躯正是汹涌后浪,怎容得他从容离去再有拔升。

        天初顿住脚步,冷笑几声,“怎么?你拦得住我?我这虚无之体你们谁破得了?”

        说着,天初还炫耀似的摆动了几下透明的臂腿,让太叔拔尘看得更清楚。

        在夜墨白不断催动的空间爆裂中,虚化天初只是一块闪动的光影。

        (本章完)

  https://www.huashuge.com/75_75064/387815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