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术法界限 > 第八十七章 不想认输

第八十七章 不想认输

        嘿,怎么能主动认输呢?荻浩不知何时生出的胆怯,他都有胆子要去生死台,怎么会在胜负台上怕得发憷呢?

        只是当真正见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简简单单死去,心中难免会产生某种情绪。生命原来比自己想象的要脆弱很多。而反观那些看台上的人,似乎没有任何一个人为了刚才的落败死去的选手惋惜,几乎都在为那个站立在擂台中央的获胜者喝彩。

        是世道冷漠吗?那个选手死去,他的亲人,朋友,或是熟知他的人知道会怎样?亲人朋友们知道了会不会伤心,会不会难过?但是他是死在比赛擂台上的,所有选手报名的时候都会被要求签署一个类似生死状的协议。他是自愿的,没人逼迫他。所以他死了,只能说他运气不好,命不好,实力不够。

        那这种比赛的意义在哪里?

        不由得,这些念头涌现在荻浩的脑海里,但是他没有去同情那个失败者,因为下一个失败者很可能是自己。

        其余擂台的比赛还没有结束,荻浩没有选择离开比赛场地,裁判也没有催促,所以能在近距离观赛不好吗?

        那个才打杀了对手的人似乎也和荻浩一样没有选择离开,冷眼旁观着附近擂台上的比试。

        擂台相对来说很小,几乎没有能超过一刻钟的比赛,大多数人的战斗都是选择速战速决,谁在刚开始的几个比赛日就把自己压箱底的本领全部亮出来。

        果然,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这场馆内的十一处擂台全部结束,而最出彩的就是那个以雷霆手段打杀对手的那场比赛,至于其他比赛,完全就沦为了陪衬。

        场馆门口,周老儿站在人群外围,因为来得比较晚是没有什么机会能排得到队看比赛的。见荻浩出来,这才慢悠悠地靠近。

        “咋滴,小浩儿第一场比赛就折戟了?”因为荻浩脸上没有一点儿喜色,周老儿才如此问道,

        荻浩做了一个笑,回道:“赢了,周老”

        “赢了咋这幅表情,老头子还以为你输了呢”

        荻浩解释道:“今天比赛死人了..”

        周老儿恍然,小浩儿这一会儿多愁善感,一会儿无所畏惧敢直接挑战生死台的冲劲儿,真让老头儿莫名其妙,是最近的小年轻都是这样?反复无常?

        活了一百多岁的年纪,又是高阶术士,见过的生生死死太多了,所以周老儿并没有什么感觉,就好像在听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一样。若不是在意荻浩,周老儿是不会多费口舌的。

        “小浩儿应该是第一次见到死人吧”

        荻浩摇了摇摇头,

        “嗯?之前见过?”周老儿疑惑道,

        “那个人被打杀时,什么都没有留下..”荻浩说道,

        周老儿笑笑,说道:“那小浩儿就是还没见过真正的死人嘛,嗨!这种事情,以后会见的越来越多,等你修为有成,你的寿命就会增加,时间过得越久,你就会发现周围的人在慢慢老去,就像老头子我一样,年轻时候认识的好友早就变成了一堆黄土,这才一百多岁啊。岁月悠悠,越往后,老头子曾经认识的人就会越来越少,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最后只剩下老头子自己一个人,然后在某一天孤独地死去”

        说到这里,周老儿去下腰间的消愁酒,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

        “修士这条道路,越走越孤独”

        听了这些话荻浩没有解开心结,反而是越发的沉默。

        忽然,周老儿举起干枯的手,狠狠一下敲在荻浩的脑门上,“傻小子,你愁个屁啊,老子可没听说过哪个体修能活个千把岁,像你师父那种类型,撑死了活个三四百年就很不得了了。”

        被周老这一下敲的,微微有些疼痛,周老打人从来都不知道适可而止,就因为自己是体修很抗揍,所以才使劲儿打的么?荻浩细心地发现周老敲打自己的手在微微发抖。

        “周老,很痛啊,您下次能不能不要突然袭击,打我之前好歹告诉我一声吧”荻浩委屈地说道,

        “哼,告诉你?老头子又不是傻子,你们体修稍稍运气,身体就跟铁疙瘩似的,万一你小子憋着狠劲儿,老头子打你不是伤敌八十自损一千啊。”周老儿颇有先见之明,打人就是要偷袭,才打的痛快。

        荻浩耸耸肩,没去做辩解,他就是这么想的。

        “小子,要不下午那场比赛弃赛?反正你已经晋级下一个比赛日了,可以保存实力。”周老儿试探性地问道,

        “周老,这样不好”荻浩否决了周老儿的提议,“若是人人都这样,那这个比赛还怎么进行下去?再说了,若是无故弃赛,是会被取消资格的,那个说明册子说得很详细,除非是上午第一场胜者受了伤,由术法协会评估之后,方可放弃第二场比赛。”

        “那你这小子这种状态,下午怎么打?万一不小心碰见今天杀人的对手,你咋办?”周老儿说道,

        “您怎么知道?”荻浩大感意外,隔壁擂台的那人,恰好就是今天下午自己的比赛对手。

        “我是谁?老头子都活了一把年纪了,连这点儿小事儿都不清楚?”周老儿非常自信地说道:“所以,你小子是在担心自己也同样来不及认输吗?”

        “周老,您不是没进场馆吗?怎么知道的?”荻浩没有还在纠结刚才的问题。

        “呵呵,这个嘛,当然是术法协会会员的福利咯,你个区区炼体士自然不清楚。”周老儿又开始打趣荻浩。荻浩很小的时候,就被发现有很好的术法天赋,他外公都打算花费巨额资源送荻浩到乾金城的术法分会中进修,只是被诅咒挡下了这件事。

        荻浩哦了声,随后说道:“周老,我其实还好,没有您想象得这么不堪,只是第一次见到一个活人就这么被轻易打杀,有些感慨而已。修士的生命都这样脆弱,更别说普通人了,颌晋国边关的守军们常年都与妖兽作战,每年不知道要死去多少人,可是我们修士却不能作为,不能保卫一方,我有些感慨,修炼的意义在哪里。”

        周老儿对于这个问题,没有立即回答,因为每个人成为修士后,都有这样一个疑问,只是有些人很快就能找到自己修炼的意义,或是本来就是抱着某种信念才能成为修士的。这种意义,只能自己一步一步去证实自己的猜想,去巩固自己觉得

        (本章未完,请翻页)

        对的意义。外人说,始终是外人的意义,不是自己的。

        “小浩儿,这个问题你现在想,太早了,老头子觉得,你目前能做的,就两件事,第一件专心比赛,第二件努力修炼。其余的老头子也教不了你什么,毕竟能教的阿松利那小子早就教给你了,我相信他,也相信你。”

        荻浩沉思了片刻,随后抬头,咧嘴一笑,“周老,我要尽全力,打败他”

        “好小子!”

        下午,还是那个演武场的场馆。

        因为上午出现了选手被打杀的事件,这个场馆的外的人数是其余场馆的好几倍。里三层外三层地把进出口包围住。若不是青虹协会的术士组织现场,这些参赛选手想进入场馆的机会都没有。

        荻浩和那人的比赛排在下午的第一轮。当那人出现的时候,周围人群爆发出不小的欢呼声。

        有细心的人在大门口的光幕上看过比赛名字与赛程。上午看过比赛的自然也就知道荻浩是作为他的对手。这些人在高声交谈着,大多的意思是,希望今天下午也要出现胜负台上出生死的情况,不然可浪费了他们的一腔热情。

        也有善良的人走向荻浩身旁,轻声说道:“小伙子,看你这么年轻,放弃这次比赛吧,你赢不了的,我看过你两的比赛,你们完全不是一个等量级的”

        荻浩报以微笑,没有去做过多的解释。静待比赛开始。

        进入场馆后,荻浩与那人同时走向一处擂台。上午的时候,距离这人不近,未能发现其眉宇间的紧凑,此刻却发现,这人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凶神恶煞。

        光幕升起,十一个擂台同时爆发出惊人的光芒来。看台上的人群大声欢呼,果然第五日的比赛就开始精彩了起来,完全不是前几日的那种小打小闹。

        荻浩先发制人,他并不清楚对手是什么修士,只知道其打杀手段威力惊人。全身元气包裹,以极快的速度与那人近身。

        那人也是不甘示弱,随手掐诀丢出数个白光,朝向荻浩。

        术士?却又不像?荻浩心中猜想,身形上没敢大意,依靠灵活的脚步躲过这些呈球状的白色光芒,前行的速度不减反增,一个瞬间欺近那人身旁。

        没有丝毫犹豫,荻浩一拳轰出,朝向那人的面门,那人也抬手抵挡,竟然是以术士的体格挡下了荻浩这一拳。

        荻浩没有吃惊,双腿微微用力抵住地面,另一拳也及时递出,比之前一拳的力道还要大,那人自知抵挡不住,直接舍去了防御,火苗出现在他的手心,居然是用以伤换伤的形式,把这火苗打进了荻浩体内,他的代价则是硬生生抗了荻浩一拳,直接被打飞退了至擂台边缘。

        荻浩早已用元气包裹着全身,那火苗自然是无法进入荻浩体内,仅仅是在体表留下一抹炭黑罢了,若是这火苗进入体内,那就大事不好了。

        “哼,还真有两下子,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体修”那人说道,一手捏着被荻浩击中的左肩查看伤势,一团白光瞬间出现,那处明明被荻浩击中,骨裂的左肩竟然在缓缓愈合。

        荻浩沉默不语,果然是炼气士!

        (本章完)

  https://www.huashuge.com/84_84802/387255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