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大夏朝堂笔记 > 第二章 这辈子不做韭菜

第二章 这辈子不做韭菜

        瞧见汤晴递过来的鞋子,他的十根脚趾宛若不安分的毛毛虫般,在汤晴怀里狠狠的扒拉了两下,看着小丫头投过来嗔中带羞的眼神,方承嗣才心情大好的把脚套了进去。

        走出卧房,来到卫生间,对着纯白色陶瓷马桶解决了三急。

        整理好个人卫生,看着面前镜子里那个短发年轻小伙。方承嗣不由得开始感慨起来:

        “这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果然说的没错,要不是有太祖这个穿一代,在这年代自己怕是连上厕所都不能适应,更别提那长长的发髻,每天打理起来的繁琐。”

        哼!当年被后金剃了辫子,之后太祖再要剃短发,可不好再用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那套说辞了。

        在心里感谢完太祖之后,方承嗣晃晃悠悠便到了院子南面的餐厅,桌子上早已摆好了几个清淡的小菜,这也都是宿醉第二天的老成例了。

        划拉了几口粥,直到感着胃里的翻江倒海平复了许多。抿了口雨前的龙井,朝着身旁的汤晴嘟了嘟嘴,她便心领神会的拿来了最新的《大夏报》。

        不用多说,这报纸当然也是太祖的发明,现在除了官方的《大夏报》《京都时报》有限的几份报纸,大多都被民间资本占据。其中好些为了吸引眼球毫无道德底线,连载着《玉面小白龙》《草灯道士》等小说。更有那话本图文并茂,看的多少少年面红耳赤,夜不能寐,果然跟资本谈道德无疑是对牛弹琴。当然方承嗣没看过这些,所以也无从说起。

        漫无目的的翻看起了报纸,一边回忆着昨晚聚会里大家交流的一些信息。

        昨晚是方承嗣就读的京大办的毕业聚餐。他们这一届约一百个学生加上三十多个老师,在学校的大礼堂发了就职任命书,又开了个毕业餐会,便算是学校给他们毕业践行了。

        毕业休沐期之后,他们这批毕业生,除了些个去国子监继续升造的,余者皆分配进入大夏朝的各个部门。

        刚穿越那会方承嗣心里十分害怕表现过于突出,引起不必要的注意。只想着祖父的分封过活,成年后再讨几房姨娘做个纨绔混一辈子。皇权至上的年代皇帝一言可决生死,同为穿越者自己,若是被太祖‘老乡见老乡背后来一枪’,那后果不敢想。

        …………

        显然他想多了,哪个时代都不乏聪明人。两辈子的学习他才勉强达到大学入学资格,要不是那时祖父身体不好,太祖开恩让其留在京城方便照料,京大是没戏的估计只能去外省就读。

        两年前祖父和太祖相继去了,虽失了依靠,可压在头上的那座大山也没了。如今凭着京大毕业生这身份,加上前世的眼光和见识,说句未来可期也不算过份。于是也渐渐丢了躺平的想法,开始筹算起了未来。

        官是肯定要做的,毕竟从大学开始就要开始俸禄了,若是毕业不报效朝廷,少不得要被弄去做一番思想工作。

        “既

        (本章未完,请翻页)

        然穿越未带系统,科技树也没有点起来,虽然体魄方面经过这些年的锻炼倒还健康,但也没有那以一敌十的勇武。这科研方面的路走不通,从军打仗游戏里倒是玩过,可现实中可不是游戏。”

        那只能做官了,不过这做什么官还是得说道说道。

        有道是:“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小丈夫不可一日无钱。”这争权的大丈夫方承嗣并不太在意,上辈子那些古代官场剧他没少看,估计自己未必玩得过他们。

        可若是穿越一遭连日子都过的紧巴巴,那也未免太憋屈了。自己毕竟是穿越者,战略眼光上还是很有优势的。

        当年太祖平定天下之后,这论功行赏却与历朝历代都有不同,想当初还招来很多非议。

        前朝大多分封些世袭罔替的爵位,官职或是土地田亩,大夏太祖却分了个叫股份的玩意。这别人不懂股份是个啥,但是方承嗣可太知道了,上一辈子没少在股市里被当韭菜一样的割了一茬又一茬。

        大夏朝的股权结构没那么复杂,大多由工部筛选项目后建厂。朝廷以科技和土地入股,占四成的股份及公司控制权,余下的一成归皇室宗族,二成给项目开发人员,二成官员认购,一成由民间竞价。国营厂的股份并不允许私下交易,只能先交给朝廷,由朝廷发卖,扣除税收之后余下的再给卖家。

        而大夏建国之前太祖成立的那些工厂,除去朝廷四成和皇室宗族的一成,其他五成全分封给了有功之臣。

        方以智做为大夏朝重臣,手上便有最早一批分封的玻璃工厂股票,后来祖父去世也留给了方承嗣。

        按说手里有这支股票,每年吃分红就够方承嗣躺平了,可惜现实却并非如此。

        早年间分封的这些大厂都在琼州,规模并不算大。且当时产出的大多做成镜子运往东南亚,与西夷诸国交易换取粮食、煤炭、金银等,用于前期的军费及建设所需。大夏初建分封之后,海南的生产基地大多维持原状并未扩产,所以过了前期的暴利时期,如今又因国内发卖及定价等原因,利润自然也降了下来。

        而且大夏的科技专利也并非能吃一辈子的,除了某些军工、战略类的,大多数都只保证四十年专营权。之后民间资本便可以在专利处购买专利,建厂与这些国营大厂竞争了。现在已经是大夏三十八年,所以也就还有两年的专营权了,一想到这方承嗣就一个头两个大,躺平吃分红的日子估计是不能如愿了。

        如今大夏有很多国营大厂,都属于工部的国营司,自己去那里,一方面可以发挥特长,另一方面还可以看着自家有股份的玻璃厂。

        于是他填报就职意向时,就填了工部的国营司。昨日收到就职任命书,下月初一便可以去报道了。

        大夏朝是太祖新历和前朝旧历并存,但是公务上还是以太祖新历作准,一天的时辰自然也是按二十四小时来计。

        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目十行的看完报纸,五脏庙也祭的差不多了。懒得起身再挪动地方,便让汤晴去喊管家过来。

        方禧是祖父留下的老人,年近五十,忠心且稳重。本是当年战乱时的孤儿,被祖父救下收养在了身边,因当时太小原本姓什么也不知道,方以智便赐名方禧,在方家帮着打理些家中琐事。

        方以智当年也教了他识文断字,对方家的人情往来也是门清。当初祖父过世,要不是有方禧在,恐怕方承嗣连个丧事都办不周全。

        早年方以智给他配了个府上丫鬟吴氏,育有二子,如今都已结婚成家分出去单过。方以智去世后他夫妻二人感念方以智恩情,不愿离开,便跟了方承嗣。方禧在前院管家,方吴氏管后宅。二人住在前院的倒座房,倒极少去两个儿子那里。

        漱了个口的时间,方禧便到了。

        “方伯!”方承嗣赶忙起身向前迎了一步。

        “少爷可是有什么吩咐?”方禧躬身施了一礼便站到一旁问道。

        “自己家里也没外人在,还是随意些的好,坐下说吧。”方承嗣一边说着,一边示意汤晴搬个椅子让方禧落座,一边坐了下来。

        看到方禧坐好,心里斟酌了一下。

        “方伯,您是祖父身边的老人了。父亲、母亲去的突然,当年祖父忙于公务亏得您照料,才没挨饿受冻的。祖父走后这两年,家中也多亏有您才能安心求学。眼下我大学毕业,您也年岁大了,也该让您休息下来,不如我在京城买个宅子让您养老,带带孙子。”

        初时听方承嗣说到方以智,方禧眼眶就有点湿润,后面又听到让他养老,这情绪就有点控制不住,眼泪也哗哗的下来了。

        带着哭腔道:“当年不是老爷,也活不到今天,现如今两个儿子也都成了家。老爷当年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小少爷,少爷万不能赶我走啊!”说着便要起身跪下。

        刚巧这时方吴氏端着盆进来收拾,因见方承嗣召了自家男人过来,估计有事要说,便没让丫鬟过来。刚进门就见自家丈夫哭着要跪,闹不清情况下,吓得也赶忙放下盆,跑过来跟着一起要跪。

        方承嗣赶忙起身托住了方禧,又让汤晴拦住了方吴氏。

        口中喊着:“方伯我不提便是!”一连喊了三遍,才将方禧稳住,扶起来重新坐好。

        见方禧情绪稍稍稳定,方吴氏还闹不清楚情况,忐忑的站在一旁,便开口道:“也不是要赶您走,只是看您年岁大了,不忍心看您操劳,想着在京里买个近点的宅子让您养老而已。”眼见方禧又要起身,赶忙又说道:“您不愿往后不提就是了。”方禧这才将抬起的屁股落了回去。方吴氏听了这两句,也弄清楚不是自家男人犯了错事,也就把心收回了肚子里,开始忙活起来。

        眼见着方禧那活到老干到老的架势,家中确实也需要这么个能够让他放心的老人,也就顺水推舟,不再纠结。

        (本章完)

  https://www.huashuge.com/84_84808/381194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