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大夏朝堂笔记 > 第三章 有事秘书干……

第三章 有事秘书干……

        方禧离开之后,方承嗣便让汤晴把近期的报纸整理一下,送到书房。

        倒也不是关心起了时事,而是早饭时看到报纸上的报道,需要翻看之前的印证一下自己的猜想。如果猜测没错,倒是可以对上班之后的工作计划做些调整。

        到了书桌前的椅子上坐好,考虑到汤晴估计还要一会才能过来,便仰靠在椅背上,眯着眼思量起可行性。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感觉到一付人型靠枕自下而上凑到脖颈处,将整个脑袋缓缓推起,才睁开眼睛。感受着两边肩膀传来按压的舒爽,才十分不舍地坐正身子,开始低头翻看送来的报纸。

        这一看便是小两个小时,中间时不时和汤晴闲聊,顺便理清一下思路。

        直到方吴氏差人来说午饭已经备好,才领着汤晴去餐厅吃饭。

        看着几个小丫头还在进进出出的,端着盘子往桌上摆,想起今天是八月的第一天,便对一旁正在低头吃饭的汤晴说道:“今天是月初,一会吃完饭,去把上月的月钱核对好,下午把工钱都发了。”

        汤晴应了一声“好”,几个小丫头听了走路仿佛也更松快了些。

        祖父在时这些事自然是祖父操心,之后那几年自己也一直在上学,虽说离得近,但大夏朝的大学是不允许走读的。方承嗣自己虽然没成家,上学时汤晴却也一直是跟着伺候的。所以这几年都是方禧在负责此事。

        也非是临时起意,毕竟虽然家里人口不算多,但是总也要他们知道自己是在为谁打工,毕竟拿钱的时候才最有归属感。倒也不是防着谁,只是记得前世的一句话“人性是最经不起考验的。”

        先小人后君子,把这隐患消弭了才是正道。毕竟家里现在就剩下自己了,保不准日子久了谁会生出点别样的心思。

        至于方禧会不会有别的想法,他应该能想得明白,如果真的想不通,那也顾不得之前的承诺。

        等菜上完,便让旁边伺候的一个小丫头去前院把方禧喊来。

        方禧进门,方承嗣把碗里的汤倒进嘴里喝下,又漱了口。才对方禧说道:“方伯,今儿月初了,一会把上个月的工钱算好,再把家里人都唤去花厅,下午我把工钱发了,您年纪大了以后这些都交给汤晴吧。”

        “好……呃!”

        方承嗣见方禧应了之后显然楞了一下,之后脸上表情里透着七分欣慰,三分释然,也放心了下来。

        这边方承嗣并未理会方禧称呼上的改变,带着汤晴也出门而去,在院子里稍微转了两圈,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才向花厅行去。

        刚进门便听到方禧的声音:“老爷现如今已经毕业,不日便要分配就职,今后这称呼也都得改一改了,以后都叫老爷别再一口一个少爷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

        略一停顿拉了拉衣角,迈步绕过屏风走了进去,发现果然人都到齐了,便一边和大家说些废而不惠的闲话,一边了解下各人的情况。发了工钱,倒也花去了些时间。

        方家人口并不多,太祖对蓄奴是很反对的,方以智做为早期从龙之臣,对于这种政策肯定不会阳奉阴违。是以自从方承嗣奶奶去世之后,家中没了女眷,便打发了大部分丫鬟仆妇。

        加之后来方以智见时日不多,所谓事败奴欺主,时衰鬼弄人。方承嗣彼时还在读大学,这家里失了支柱,怕那些家奴欺主,便都打发了。

        将这些年结余的俸禄和分红留给了他,想着若是以后长进也不愁没个伺候的。

        是以方家人口并不多,如今只有十来人,大多都是雇佣来的,就连方禧夫妇也一样属于雇佣,真正在方家名下的,只有前两年方承嗣采买的三个丫鬟和汤晴。

        处理完这些杂事,这毕业休沐期也没什么正事,便带着汤晴在院子里四处转转。

        京城居大不易,现如今的金陵城更是寸土寸金。太祖立国时就明令禁止圈地,每户的占地面积都有上限,那些前朝动辄以顷为单位的宅子更是不可能的。方以智原先住的是朝廷的统一建造的,这类房子都是按官职分配的,辞官后是要退还的。主要是为了方便上朝,类似于前世的政府大院。

        现在的这个院子,是前两年祖父去世后方承嗣拿家里存款买的。占地约七、八亩,坐北朝南,大门两边是倒座房,左边住着方禧夫妇,右边给了门房,车夫。

        进了大门顺着游廊向里走,左右两边分别是花厅和客房,再向里走便看到一道圆拱形的垂花门,出了垂花门,院子正对面就是一排两层的正房,左右两侧各两间耳房,东侧就是方承嗣的书房,西侧则是后院餐厅。

        院子东西两边各有一个偏院,东西院倒是不似这边,都是按照方承嗣前世记忆中联排别墅样式建造的,目前都还是空着的,其目的嘛不言而喻。

        顺着正房两侧与耳房中间的屋扇路就到了后罩房,后罩房里住着洒扫婆子。

        东北角落里还有一间锅炉房,外加一间放煤的库房。锅炉房不大,只供应些平日洗漱的热水。冬天的暖气京城是实行统一供暖,主要还是因为煤炭和煤渣的运输问题,暂不细说。

        方承嗣是见识过前世房价的涨速的,虽然素未谋面的父亲在京城还有套小宅子,但还是在祖父去世自己掌握了家里财政大权后,花费了大半家资置办下了这个院子,又将其改造成如今的模样。

        “这墙边可以撒下些荼蘼种子,那边栽种些香樟,这边角落空出一片种下些通结竹,少爷以后带你挖笋,再搞个葡萄架,架子下面摆付秋千。”边走边说汤晴也都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记下。

        用完晚饭,汤晴去找吴妈,对接方承嗣下午对院子植被的调整。方承嗣闲着无事,便在书房把上午报纸上看到的稍作整理。

        直到感觉有些许疲累,才离开书房回正房的浴间去冲了把澡,之后回房便趴在床上歇息。

        汤晴这边把方承嗣的吩咐交代下去,到了书房打算找少爷汇报时,却发现书房黑着的,便又朝正房走去。上了楼推开房门,看到方承嗣趴在床上,好似睡着了。轻轻掩上房门,在隔间里挑了件亵衣,来到一楼的浴间放水洗澡。

        这八月的天气本就燥热,汤晴又跟吴妈跑了一圈,这会停下来,又在这无风的浴间,顿时就觉着汗从身上涌了出来。把个衣裳都粘在了身上,又好似贴到了心里。

        看着水龙头流下的水在浴缸里泛起的涟漪,想着少爷今天的种种,总觉着和以往有些不同。可一时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一样了。

        眼见着水都要漫上来才回过神来,关了水龙头褪了衣裳,将整个身子浸了下去。

        自己本是被遗弃的弃婴,因有西夷血统养生堂也不愿收,被汤爷爷收留养在身边。直到那日,方老爷子带着当时八岁的少爷来拜访汤爷爷。之后汤爷爷便让自己跟着少爷了,说是以后长大做个姨娘,才能真正算是夏人。

        大夏朝这户籍制度颇为严格,自己是弃婴又有西夷血统,一直无法落籍。虽说后来方爷爷去给办了,挂名在方家,可这做姨娘的念头却一直烙在了心里。当时年少不懂姨娘是个啥,渐渐地长大了才懂。可自从去年十八岁时少爷受用了之后却也一直提姨娘的事,每每旁敲侧击时,他总说什么自己不是姨娘是秘书的浑话。

        本想换个姿势再躺一会,却感觉到水凉了下来,这才收住了思绪,擦拭了身子,穿好亵衣,感受着绸缎划过肌肤的酥麻,对着洗漱池前的镜子照了又照。这才来到房门口,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看到方承嗣还趴在床上。关上门,蹑手蹑脚地上了床,跪坐在方承嗣身旁。

        “今天少爷倒是比平时休息得早了些,难道是累了?”

        想到这里,手就放上了方承嗣的腰间漫无目的按了起来。心里却又泛起了少爷今天的种种作为。忽然回忆起进花厅之前方伯的话,心头顿时有了些明悟。

        “都喊老爷了呢!可我还是觉得少爷好听呢……”

        随即好似想到什么羞人的事情,脖子都泛红了起来。查觉到方承嗣动了动身子,好似膈着什么事物需要调整个舒服的姿势。顿时脸上飞出两片红霞,又想到少爷常说的,“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的浑话。

        “这会不是闲着没事吗?”想到这里,便将身子贴了上去,不一会两个白花花的肉人便裹在了一处。

        (本章完)

  https://www.huashuge.com/84_84808/381198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