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劫道魔尊 > 第十章 道门正宗、太虚品德

第十章 道门正宗、太虚品德

        紫云峰,太清殿。

        云婉媃为履行与太虚所签承诺,自此步上她所认为的理想大道,毫不犹豫派出紫云峰门下所有弟子,大肆搜寻郑天刑下落。

        “如何?”

        “对不起峰主,我们已经把紫云峰里里外外都找遍了,可就是没看到郑天刑身影。”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枉费我平日里对你们那么好,去,再给我找,即便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挖出来。”

        “是,峰主!”

        “可恶,到底是那个混蛋非要跟云婉媃过不去。”

        面对即将唾手可得的光明大道,却偏偏在这节骨眼上出了这么一点差错,云婉媃被气了面附寒霜,脸上难有一丝笑容。

        她很担心,有人眼红故意搞她,将郑天刑蒸发在这世间。

        一旁椅子上,夜灵姬一边喝着清露灵茶,一边望着徘徊殿内火冒三丈的云婉媃,时不时在那发笑,而且还是毫不掩饰的嘲笑。

        云婉媃虽被气了不轻,但她屡次都在强压怒火,并没对夜灵姬动手。

        紫云峰弟子来往太清殿很平凡,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刚去了一波,又来了一波。

        就这样不知反反复复多少次,直到夜幕慢慢降临,这种气氛才被步入太清殿的莫山四人打破。

        “仙子,不用找了,宗主让我等即刻返回太虚。”莫山面色凝重说道。

        “可……”

        “没关系,宗主说了,承诺你的事,不会有变化。”莫山说道。

        “混蛋!”莫山身后一名外表看似十五六岁少年,突然怒出此语,面色狰狞难看。

        “好了,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吧!”衣袍胜雪,面容俊秀男子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安慰道。

        “顾伯,我怕父亲他……”

        “我的话,你没听进去吗?”

        衣袍胜雪男子突来怒语,不止把莫山与青衣男子惊到,更是把少年吓了一激灵,忍住欲将夺眶而出眼泪,强忍难过撇下头。

        夜灵姬见此,脸上浮现一抹邪笑。

        中午,若不是这少年血气方盛,与此刻这般,不打自招说出他们要挖走郑天刑的真正目的,她也不会认出衣袍胜雪男子的真正身份,从而留了一个心眼,保住了郑天刑这个肉体丹炉。

        云婉媃跟着太虚众人离开问仙门,并没有跟底下弟子打招呼。

        导致在她走后,紫云峰数十万名弟子,依旧还在替她急切寻找着郑天刑的下落,直至第二天中午时分,凌霄冉送走紫霄大长老前来告知众人,众人这才知晓他们的峰主,早已经抛下他们加入到了太虚。

        得知此事的许多弟子,刚开始都不相信,那个一直把他们当成自己孩子来看待教育的峰主,会不声不响的抛下他们。

        直到众人看完云婉媃离去前,让凌霄冉转交给他们的影像后。

        许多弟子先是不知所措,而后就绷不住,如同突然没了父母的小孩,当场哭了梨花带暴雨,他们完全不知道失去云婉媃的庇护后,他们该何去何从。

        最后出来安抚众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夜灵姬留在问仙门的一颗棋子,而她就是云婉媃以为将其怒杀掉的露青霜。

        对于露青霜提出由她暂代紫云峰峰主之位,直到紫云峰诞生出一个炼丹修者为止的提议,凌霄冉并没有拒绝。

        凌霄冉很清楚,云婉媃所收的弟子,都是没有任何裙带关系和背景的清一色平民子弟,若是将他们强行编入其它峰,那无疑是逼着他们前去送死,逼他们揭竿反叛。

        在聚灵谷九峰之中,除云婉柔借上次问仙门内乱所建立的紫云峰外,其它每个峰的弟子,不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宗族关系,就是沾亲带故的姻亲关系。

        自紫云峰建立以来,其它峰弟子就一直瞧不起紫云峰这群来自平民百姓的土包子。

        若此刻强行将他们编入其它峰,那无疑就是给那些一直窥视他掌门之位的峰主制造机会。

        而这结果,是他所不想看到的。

        对凌霄冉来说,他宁可让紫云峰弟子自生自灭,也不愿把他们逼上反他的道路,让某些人有机可乘。

        虽然凌霄冉答应露青霜紫云峰由她统领,但紫云峰每一名弟子每年所要上缴的年费,跟原先一样,没有做出任何改变。

        对此,露青霜并没有任何异议,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本和凌霄

        (本章未完,请翻页)

        冉谈判。

        凌霄冉一走,紫云峰立马乱套。

        昔日那些不满露青霜分配资源的弟子,纷纷跳出来跟她抬杠,甚至有人当场拉帮结派搜刮起紫云峰现有的资源。

        对此,露青霜没有理会,而是拖着重伤未愈的身体回到翠林竹海,关上了翠林竹海法界大门,回到了郑天刑所在的小筑聚灵池继续疗起伤来。

        按照夜灵姬的吩咐,她只要拿到紫云峰的掌控权,其它的都可以不用理会,而且以她现在的身子,即便想管,也管不了。

        夜灵姬人虽去了太虚,但紫云峰大多事务,都是由她一手安排,郑天刑的修练,也依旧被她管的死死。

        每天二十个时辰的修练,他一秒钟都不能少。

        只要凡少了一秒,或者达不到她安排的修练要求,就会被露青霜毫不留情吊起来痛打。

        刚开始前半个月,郑天刑每天都会被夜灵姬怒斥和被露青霜痛打。

        每次被露青霜打完后,他都会躲在一个没人的角落,继续嗷嗷痛哭流着眼泪。

        这不是他想偷懒,而是因为噬体炼魂对灵魂所带来的冲击实在太过强悍,即便有丹药辅助,也无法缓解一丝疼痛,纵使他想坚持,可那股撕裂脑袋让人发疯的疼痛,根本就无法让人静下心,更别说坚持了。

        这种痛苦,就好比有人无时无刻用铁钳夹紧你脑袋,并用锤子猛敲你天灵盖,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期间有无数次他都想着放弃,可一想到曾经那些贫苦父母为了自己得梦想,背着自己寻仙问道的情景,都会让他咬牙流泪强忍下来。

        郑天刑非常清楚,如此就这么轻言放弃的话,不止对不起那几十个父母的白白牺牲,更对不起夜灵姬和露青霜两人日夜轮流看守的付出。

        所以,即便是每天都被打了皮开肉绽泪流满面,等擦干眼泪后,除了坚持,剩下的也就只有留着眼泪坚持。

        好在每次露青霜打完他,都会主动跟他道歉,并偷偷安慰他几句,这给了他莫大的鼓励。

        露青霜会这么做,她也是逼不得已。

        在夜灵姬远程监视下,她若不下重手,不止会被夜灵姬惩罚无法进入洞府修练。

        严重一点,甚至还会被夜灵姬在传受法诀这事上对她做手脚,导致她在修练时,时常被血气反噬,令她痛不欲生。

        所以,自打被夜灵姬狠狠调教两次后,露青霜就变了老实许多。

        用露青霜鞭策郑天刑时道歉的话说,不是他郑天刑受苦,就是她露青霜受罪。

        而这苦,露青霜表明了是不想吃的,毕竟这份罪都是他郑天刑自己造成的,不能怪她。

        夜灵姬持续监视的日子,并不是很长。

        在她进入太虚后的第二个月,便失去了联系。

        在失去联系的第一天,郑天刑只感天塌地陷坐立不安,很害怕夜灵姬出了什么事。

        自从听夜灵姬跟他说起,在她跟着云婉媃加入太虚后,每天不是被太虚弟子特意针对,就是被云婉媃师尊派去打理药园、打扫山门,完全不给她任何修练的时间。

        每次想到夜灵姬的性格,他一直都很担心夜灵姬早晚会出事,可没想到最后果真出事了。

        到了第二天,通过露青霜四处打听得知,夜灵姬和云婉媃两人真出了事。

        通过东圣神州联云道坛上所发酵的舆论得知,夜灵姬因反抗他人轻薄动手打人,被太虚道正司以蓄意攻击他人之罪,扔入大牢。

        云婉媃也因这事受到牵连惨遭流放外门。

        联云道坛上,这篇舆论的结尾,还附有两人当时被压入大牢和流放时的影像,以及发表这篇舆论之人,在结尾痛骂身为道宗的太虚,太过虚伪故意扼杀人才。

        不过,这舆论存在的时间不长,就被太虚直接打压消除。

        太虚发布通告辟谣说,这是有人在蓄意造谣诬蔑太虚,他们将会不遗余力找出造谣者,并对造谣之人给予严厉惩处,结尾还附带一篇太虚道正司所公布的真实情况。

        公布内容说,身负武道之体的落霞,因品德太坏不听管教时常勾搭东皇家子弟,想借机上位,并不是外面所流传说的,她因反抗他人轻薄动手打人,现如今太虚道正司正在对落霞进行审问,并未对她动用刑法,其师尊云婉媃也并未被流放外门,并附有一段云婉媃自述的影像。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段影像一经发出,就有眼尖修者从这段影像中,通过云婉媃身后草木上的露珠折射,看出了云婉媃在录制这段影像时,她跟前站有几十个修者,同时在她跟前虚空中,还浮现有许多文字,而且这些文字正是云婉媃自述的话语。

        这细微漏洞一被修者找到并被曝光,这段影像也立马遭人修改。

        太虚辟谣说,是有人通过术法手段,对这段影像动了手脚,还让大家不信谣不传谣。

        对此解释,吃瓜群众自然不买账,甚至有人还拿出上个月紫霄大长老岩松因无法抢到品德端正的落霞,而感到懊恼诉苦的一段公开影像,以及此前落霞刚入大牢时,就有十几名男性修者宽衣解带想对她实施不轨行为最后反被她杀掉的影像。

        这两段影像一被找出来,顿时让那些吃瓜群众更加相信此前数十条命短的舆论和影像,并纷纷站出来怒指太虚道德沦丧假仁假义徇私枉法,让其从道宗之位置滚下来。

        面对铺天盖地的舆论和指责,太虚辟谣大队更是丑态百出,最后眼见辟谣实在辟不过吃瓜群众,就直接开大招在联云道坛封杀掉所有关于落霞和云婉媃的任何内容,想让这个舆论随时间流逝而沉淀下来。

        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事,以往他们这种做法,可谓是百用百灵。

        可此次不知出了什么意外,有关落霞和云婉媃的话题刚被封杀,九州联云论坛上有关落霞的遭遇,还有东圣神州修者对太虚的咆哮,就如同火山爆发那般,铺天盖地冒了出来,一下子充斥整个九州联云道坛,顿时引得九州修者纷纷站出来对太虚口吐芬芳。

        太虚见自家丑事,竟闹到了九州联云道坛,惹了人尽皆知,赶忙发了一条有关道宗宗主亲自看望落霞的直播影像。

        并在九州联云论坛亲自辟谣说,那些影像都是有些人编造出来污蔑他太虚,希望大家能慧眼看待。

        而在东圣联云论坛这边,他则对封杀舆论的事,辟谣说,因讨论落霞和云婉媃的内容实在太多,导致联云道坛法阵源炁供应不足,出现了一些不可控的状况,现如今他正在命人及时抢修。

        面对东皇太明这个回答,众人虽然心里都不相信,但东皇太明都亲自出来辟谣发言,并且还给出了最晚修复时间,大家也不敢多说什么,生怕东皇太明来一个箭射出头鸟,杀鸟给猴看。

        为了不想做那只出头鸟,许多暗地里火上浇油,想借此把太虚扳倒的一流仙门,都选择了沉默。

        坎元576年5月19日,半晚。

        当收到夜灵姬的主动联系,郑天刑很高兴,也很激动,特别是听到她没有事,这才把悬在那里的心,给彻底放了下来。

        听夜灵姬说,她现在正吃香喝辣,身旁还有数十位掌教对她卑躬屈膝,恳求她把太虚冤枉她的所有罪名都扛下来,让太虚重拾威信平息这场风波。

        对于联云道坛上所发生的事,夜灵姬很得意。

        原来联云道坛上所有的舆论,都是她伙同同伴整出来的,为了就是想让太虚不敢对她动手动脚,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把太虚对她的所作所为,全部都发到九州联云道坛上,迫使太虚低下头来肯求于她。

        翌日清晨,夜灵姬得了许多好处后,虽然帮太虚解决了信誉问题,但她和云婉媃的日子依旧很不好过,每天不是被太虚上下全体弟子找茬嫌弃,就是被云婉媃的师尊穿小鞋。

        听夜灵姬津津乐道说,为了让自己少受点苦,她不止争取到了让云婉媃同她一起管理药园,同时也争取到了前往修练塔修练的资格。

        虽然每天依旧饱受着各种各样的言语攻击,还有同门弟子很不友好的找茬疏远孤立;但每次能看到云婉媃忍气吞声的样子,她就特别的高兴。

        当然,夜灵姬与他闲聊的这段时间,都是他难得的四个小时休息时间。

        因为在他每天修练的二十个时辰里,夜灵姬也在拼命找机会修练。

        每次看到身负逆天之才的夜灵姬,还有露青霜都那么努力修练,这让他更不敢有一丝偷懒。

        每天即便修练噬体炼魂有多痛苦,多么让人惊恐畏惧,他都会咬牙努力坚持下来。

        每次感觉今天比昨天不够努力,也都会主动增加修练时间,并暗暗提醒自己在他不够努力的这段时间里,正有一个他所牵挂的奇才,正与他不断的拉开距离。

        (本章完)

  https://www.huashuge.com/89_89658/387815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