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圣道天心诀 > 第一章 你会丢下我么?

第一章 你会丢下我么?

        玄冥星,中洲大陆,大隋帝国,楚州,镇海府,镇海县。

        玄冥星是玄武星域非常普通的一颗星球,大隋帝国就坐落在玄冥星中洲大陆东边,往东,是一望无际的东海,往南,亦是一望无际的南海。

        由东海上岸西行,越过七百里越州之境,就能看到雄踞东南的南岳楚山,楚山脚下就是楚州镇海府镇海县。

        镇海城内靠近北城门有一茶楼名为仙茗居,其坐西朝东,共有四层,一楼西边设有一尺高五六尺见宽的台阶,两侧乃是楼梯,高台之下散落着十几张八仙桌。

        四海货栈的大伙计林子宁就坐在挨着门口的一张桌子边,听着那说书先生讲道:

        “那丞相比干出了皇城,就想起此前吕公望对他说的,出门要是遇到一个卖空心菜的老妇人便问一句‘菜无心可活,人无心可活否?’若那妇人说‘可活’则劫难已过,否则万事皆休。

        各位看官,比干乃是难得的贤相,却被纣王与那妖妃合谋挖了七窍玲珑之心。且不说他能不能活,他眼下却只是凭着一股劲,一个念头吊着性命罢了。

        没走多远,就听到一个苍老妇人的声音在吆喝,却正是卖那空心菜也。比干心想,吕公望没有欺我,待我上前一问,就知道我的命数如何了。

        于是,比干走到那老妇人跟前,问道‘菜无心可活,人无心可活否?’

        那妇人一听,当时就是一脸诧异,盯了比干一眼,没好气道‘菜无心可活,人无心怎能活呀?’话刚落地,比干就是天晕地旋,‘啊’地一声就倒地不起了。

        各位看官,你道那比干是死是活?无心可不可活啊?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把故事讲道精彩处,留下扣子,吸引听书的人明日再来,本是说书时惯用的套路,不待底下人的反应,那说书先生椅子往后一推,一起身一溜烟似的就往后门跑了。

        想来这招数用惯了,招人记恨,不等大家反应过来,他就赶紧先溜了。

        林子宁倒是不气不恼,因为这《天地兴亡封神大传》他本就已看完,只不过这说书先生讲的确实有味道,虽是看过,听起来却仍是津津有味。

        起身正要离开,就看到门口蹲着一个头发散乱,身着百衲衣的中年乞丐。

        这乞丐衣衫虽然不整,眼神却不浑浊,看着身材修长、体型清瘦的林子宁,就问道:“公子看着颇有姿态,应该是哪家贵少爷吧。小老儿丐十三,乞讨为生,听这故事颇有些意思。劳烦问公子,不知道公子觉得这比干是死是活啊?”

        今日本是上巳节,货栈放假,别人都出城踏青去了,林子宁却在这里听了半下午的《天地兴亡封神大传》,听丐十三这一问,觉得稀奇。

        这乞丐倒是有趣,你一个有今日没明日的乞丐,想这干啥?难道你的心也是七窍玲珑心,也有那妖魔要吃你的心吗?

        林子宁神色淡淡,没有回答丐十三的问题,反是说:“老丈问得好,不过哪里有贵公子穿我这样的衣服的?我只是一个伙计而已,闲来无事,坐这里听书。”

        丐十三道:“那却是我眼拙,不过小郎君虽然穿着普通,神色却非凡。即便不是贵公子,他日也能青鹏展翅,一飞冲天的。就是不知小郎君觉得这比干是死是活啊?”

        林子宁有些不耐,你这老乞丐怎么如此烦人,便道:“比干自是死了。”

        丐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十三道:“那小郎君觉得人无心可活否?”

        听的这一问,林子宁猛地一愣,身子顿时僵住,盯着丐十三狠狠看了许久,见他一脸期待,又觉得自己多想了。

        镇定心神后,林子宁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老丈故事听得入迷,怕是晚饭没有找落,我这里有几文钱,你拿了去买点东西垫垫肚子吧。”

        说完就从袖子里掏出六枚铜板递过去。

        丐十三坦然接过,没有推辞,然后伸手往自己衣服里掏了一会,像是在拿什么东西。

        林子宁正要走,就听那乞丐急忙拦住:“小郎君且慢,老乞丐我也有东西给你。嗯,找到了。小郎君与我有缘,这个珠子就给你吧,算是你画六文钱买了我这珠子,你可不吃亏的。”

        林子宁有些嫌那珠子脏,但又怕自己不接,这乞丐又要拿来什么奇怪东西,只得伸手接过。待珠子放到手心,就感觉这珠子暖洋洋的,心道这丐十三捂了好久,珠子都是温热的。

        又想凡是东西必有来历,握住珠子就问道:“不知道这珠子可有什么说法?”

        丐十三道:“能有什么说法,就是一颗寻常的珠子,定不让你买了去吃亏就是了。小郎君,我们就此别过了,有缘自会相遇。”

        说完转过身,以极不协调的步态一步一步就走了。

        林子宁还要叫住丐十三再问几句,却不想等他反应过来,不过一走神的功夫,这乞丐竟然走出去二三十丈远。

        真是个怪人。

        手里不住地把玩那晶莹剔透的珠子,倒是忘了问他这珠子叫什么名字。看看这珠子,心道,就叫你水晶珠吧。

        天色不早,林子宁也懒得回家做饭,就在一乐居吃点东西。

        回到家,趁着落日余晖,他又拿出一本名为《古今阵法辑录》的书在院子里看。这书一看就知道是经常翻看,翻开书签,内容写的是关于人体阵法的。

        只见书中写到“阵依法而存,法借阵而显威。然世俗之人常昧于物,即所谓‘阵倚物而存,物有天地山川、草木云雨等’,实则物乃外显之形,法为内存之法。故而,无物有法亦可设阵,法存天地,阵无禁处。”

        这段话大概就是说一般人认为阵法必须有依附的东西才能设立,但实际上,“法”才是阵法能够设立并发挥作用的根基核心,阵法的价值就是彰显(放大)“法”的威力。

        “阵依法而存,法借阵而显威”说的不就是阵法的核心是“法”吗,只要“法”是正确的,那么“阵”就可以存在了。

        所以真正善于设置阵法的人,在物上可以设置阵法,在人身上也是可以设置阵法的。

        细想比干之问,“菜无心可活,人无心可活否?”,其答案必然是肯定的。

        为何这般说,常人以为人无心就必死无疑,实则活着并不是靠“心”,而是靠“心之法”,也就是靠心运转发挥作用的“法”。

        如此说来,假若一人被挖走了心,只要在生机断绝之前,设一个足以运行“心法”、代替心脏的阵法,那此人并不会死。

        《天地兴亡封神大传》中,吕公望就是给比干设了一个阵法,不过这个阵法启动的机关却是那个买菜老妇人“人无心可活”的那句话。可惜,比干并未听到那句话,阵法没有启动,最终命丧黄泉。

        林子宁又想到,或许换一个人,换一个法力更为高深的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

        ,比如吕公望的大师兄或师傅,他们设一个更好的阵法,启动时可能不需要多问那么一句话。

        想到这,林子宁觉得,差不多找到了解决自身问题的缘由,最起码思路应是对的。

        夜幕已降,林子宁不再深思,将书放在床边高几之上,脱了衣服就钻进被窝里睡觉。

        睡梦之中,似醒非醒似梦非梦间,就听到一个女子的生硬在喊自己的乳名。

        “阿宁,阿宁,你记得我吗?我是你娘亲啊,你还好吗?”

        “娘亲?”

        “是啊,我是你娘亲。你还好吗?你快过来,到娘亲怀里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顺着声音走过去,目之所及黑雾弥漫,林子宁怎么也找不到娘亲,只得哭着跑来跑去,大喊娘亲。

        可这时却没有声音回应他,等他哭哑了,跑得没力气了,瘫坐在落叶之上,又听见一个男子的声音问他。

        “小孩,你在这干什么?你再往前面走可就回不去了。”

        “我找我娘亲,她在叫我。”林子宁一边回答,一边站起身,想要伸手指个方向告诉这男子母亲在哪里叫他,却不知道该指向何方,眼泪冒出来就止不住了。

        那男子身穿白色长衫,手里拄着一根黄灿灿的竹杖,林子宁抬起头想看看他长什么模样,看到的却是斗笠之下一团缭绕飞旋的青黑烟雾。心里一惊,就听声音从那烟雾中传来。

        “你是看不见我的,等你看见我了,我就快死了。”那人不管林子宁有没有听懂,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听我娘亲说,我叫阿宁。”

        “阿宁?这是乳名啊。那你姓什么?”

        “我姓......”林子宁忘记了自己姓什么,或者说他娘亲并没说他姓什么。林子宁想得急了,脑袋有些发疼,眼泪都忘了流,只在那里用双手不停地拍着自己的脑袋,一下又一下。

        也不知那男子心中是何想法,只见他伸过右手,放在林子宁的额头上,林子宁就觉得一股清凉从额头上散开去,慢慢地脑袋就不疼了。

        那男子又问道:“你多大了啊?”

        林子宁摇摇头,说道:“娘亲没有跟我说。”

        那男子右手顺势滑到林子宁的左肩上,蹲下身来,看着身上染着血迹的衣服,声音更轻柔了:“那你知道自己家在哪里吗?”

        “不知道。”

        “记得哪个人吗?”

        “不记得。”

        “有可去的地方吗?”

        “没有。”

        “哎......那你跟我走,好么。”

        林子宁没有回话,右手推开那男子的收,在原地转了好几圈,想再找找娘亲,但除了黑雾什么也看不到,喊了几声娘亲,却没有回应。

        心想,定是我不乖,惹娘亲生气了,她不要我了吧。

        想要祈求娘亲原谅,刚要张开嘴,却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只是再喊了声娘亲。

        稚嫩纯真的声音在黑雾中弥散开去,久久没有回声。

        林子宁换个方向,又喊了几声,声音夹着哀求,但依旧稚嫩纯真。只不过在这无边黑雾中,回应他的依旧是冷漠。

        娘亲不要我了,我成了没人要的孩子了。

        林子宁往那男子走了两步,伸手抓住了他的衣服,问道:“你会丢下我么?”

        (本章完)

  https://www.huashuge.com/91_91256/387681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