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书阁 > 圣道天心诀 > 第三章 人都死了

第三章 人都死了

        “有的。”林子宁问道,“你要多少?”

        仍是刚才问话的男子在说:“成色怎么样?”

        这男子带着斗笠面罩,高高的个子与尖细的声音并不相称,旁边的矮个男子却不言语,只看着他和林子宁一问一答。

        林子宁掀起盖板,从柜台里走出来,安排陈大龙招呼客人:“二龙,我去后院拿货,你好好招待二位贵客。”

        等林子宁去而复返时,一高一矮两位男子正在大厅的桌子边喝茶,只见那矮个男子环视屋内布局,满是审视的神色。

        林子宁拿来两株火云草,都是一尺来高,上下通红,三根茎干各长三片叶子,乃和三九重阳之意。因为照着黑色面纱,林子宁不知道那高个男子是否满意,但是那矮个男子眼里却有些动容。

        “怎么卖?”高个男子仍是惜字如金。

        “三十两一株。”林子宁回道。

        火云草乃是征南都护府境内特有一种草药,想要在别处寻找,那就得再往南出了帝国边疆,到更南更热的金武国去了。这种草虽不稀有,但是对治疗寒冰阴冷之伤有奇效,从征南都护府到镇海县需经过洪州或宁州,路途遥远,因而并不便宜。

        不过这两人像是识货之人,又或者急于购买,并没有还价,直接要了五株。高个男子抱着火云草,矮个男子付了钱,正要走,他又突然问了句:“你们这有没有......”

        还没等林子宁听清他说什么,那高个男子咳了一声,矮个男子就不说话了。

        忙了大半天,想不到到了这会儿做了一桩不错的生意,陈大龙冷不丁倚过身来:“子宁,这两人看着好奇怪啊?该不会是匪徒受了伤来这买药吧?”

        林子宁转过头,也不说话,就看着陈大龙,约么半盏茶的时间,陈大龙就被林子宁看得躲躲闪闪,末了挠挠太阳穴,低声道:“我错了成不成?不问就是了。”

        见他明白过来,林子宁又嘱咐道:“我们只是买东西卖东西的,别的什么的既不知道也不应该想知道。你若是想做个包打听,就去衙门里补个捕快,要不然,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惹了祸事了。”

        林子宁刚说完,就听到刘君宝在后面问:“什么祸事?又遇见哪个倒霉鬼么?”

        呵呵,这还有个包打听的呢。

        林子宁不接这话,说起了带他去看紫燕草的事情,刘君宝本就是顺口一问,见林子宁不说也就罢了。

        和二掌柜周贵说了带刘君宝去库房的事,又和接替他的伙计交代了几句,林子宁就带着刘君宝到了库房,向他一一介绍各种货物。

        等看到了几株火云草,刘君宝很是兴奋,从产地到特性、从品相到效用、从单用到配药,刘君宝虽然东问西问没有章法,却把这些都问全了。不得不说就在货栈,刘君宝也受了不少熏陶。

        不过,刘君宝的提问也勾起了林子宁的思绪,那矮个男子想问的是什么东西呢?为什么那高个男子要出声阻止?

        (本章未完,请翻页)

        虽然林子宁没有陈大龙细说,但是在心里也认可他的想法。

        他们肯定是要买好几样东西,只是为了隐藏什么才在店里只买了一种草药,要隐藏什么呢?

        隐藏身份?肯定有。为什么要隐藏身份?身份高贵?身份特殊?躲避仇家?

        应该是躲避仇家,所以为了不让仇家发现,才没有在一家货栈药铺里把东西买齐。

        想得有些入迷,林子宁倒忘了刘君宝还在问他东西呢。

        回过神来,接着与刘君宝说话,正说到紫玉时,大掌柜公孙成在院子里喊东家,听声音,还挺急的。林子宁和刘君宝立即出了库房,回到后院。

        只见公孙成跑得满头大汗,一脸的神色慌张,也顾不得仪态,弓着腰喘着气就说:“东家,我们从宁州运货来的人在黄龙镇被杀了。”

        公孙成的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一个主事两个伙计,六个家丁和十七个镖局的法士,总共二十六个人,怎么能都被杀了呢?

        此时正是未时末,日虽西斜,仍是热意铺面。但站在太阳底下的刘振平就好像跌入冰窟一般,半晌才问道:“你是如何得知这个消息的?”

        公孙成道:“东家,我今日不是送货回来吗,路上遇见了前来报案的都长黄龙镇,他说,今日一早,两名邪修冲入黄龙镇,在于主事他们住的驿站大开杀戒,从驿丞到住客,一个活口都没有。那真是惨不忍睹啊,到处流着血,脑袋都被人割走了,惨啊,太惨了。”

        消息来源被确认了,不仅是刘振平,在场所有人都是呆若木鸡。亏得刘振平是个老江湖,回过神来,先是掏出棉巾擦了擦脸上的、脖子上的汗,接着环视一圈,在心里默默筹划。

        见刘振平不说话,其他人或是面面相觑,或是低头数石子,或是缩着头躲在别人后面,倒是陈大龙看了一眼林子宁,像是意有所指。

        而刘君宝这个十四岁的半大小子,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心里回想于主事和几个伙计家丁,又是痛心不忍,又是怒火中烧。想着杀人偿命、报仇雪恨,就要挺身而出,却不防林子宁拉住了他。

        刘君宝双眼通红,憋气使劲,却丝毫不能挣脱林子宁的扣住他胳膊的双手,心里一惊就泄了气,抬头看着林子宁瘦削的脸,感受他双手之劲,心道,看不出来,子宁瘦瘦高高的,手劲却这么大。

        这么会功夫,刘振平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清了清嗓子,就做了安排。

        他和二掌柜周贵带着七个伙计,再从家里调来十个家丁赶往县衙,汇合县衙的捕快法士再去黄龙镇。公孙成和刘君宝守在货站,于主事死了,即刻升了林子宁为主事,协助公孙成和林子宁管理货站的事情。

        接着刘振平又让刘君宝的护卫刘福回家调集家丁,让周贵赶赴县衙等候消息,自己则和公孙成商议伙计家丁的抚恤之事。好在本次货物没有毁坏遗失,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陈大龙被安排在货栈里留守,虽说他与林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宁关系不错,但眼下这情景倒不好恭喜林子宁升职。他走到林子宁身边,欲言又止,踌躇良久才下了决心,将林子宁拉到僻静的地方。

        “子宁,晌午的那两个人真的很可疑,我猜这是八成就是他们俩干的。”陈大龙低声道。

        “就算是他们俩做的,你又想怎样?”

        “呃......”陈大龙倒没想说要怎样,只不过想向林子宁证明自己之前的怀疑很有道理罢了,被林子宁这么一问,他反倒有些后怕。

        看到陈大龙神色有了变化,林子宁就知道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了。

        晌午那两个人真要是在黄龙镇血洗驿站的邪修,必然是法力高深杀人如麻,若是他们在众人面前暴露了身份,一时恼羞成怒,发起狠来,来个杀他个干干净净可就呜呼哀哉了。

        稳住陈大龙,林子宁才去见刘振平。刘振平正和公孙成商议抚恤的事情,见林子宁进来找他,就问有什么事情。

        林子宁看了看刘振平,又看看公孙成,一时有点犹豫。公孙成还以为林子宁要避开自,正要起身出去,就听林子宁说道:“大掌柜不用如此。我只是不确定我说的事情是不是跟于主事被害有关。”

        听了这话,刘振平先让林子宁坐下,然后让他赶紧将事情原委说清。林子宁就把晌午那两个男子购买火云草的事情说了,还说了陈大龙的事。

        想不到连陈大龙这个脑子慢半拍的人也怀疑这两人的身份,刘振平和公孙成四目相对,都觉得有些头疼。

        为何这样说?若是林子宁和陈大龙的猜测是对的,那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不是去黄龙镇,危险就在身边,黄龙镇驿站肯定已经被巡检包围了,货物总不至于丢了。就是去收尸,也不急于一时,况且,县衙肯定先要将尸体运走验尸。

        若是现在去报官,官府抓了两个贼人还好,不然自己不是可能从误伤,变成被贼人报复吗?大门紧闭,三人坐在屋内竟是觉得有点闷热,可是谁都没有心思去开门。

        不知过了多久,刘振平似乎打定了主意,便对林子宁道:“好了,子宁,这件事我知道了,这件事不要再和别人说,等时机成熟,我自会处理,你去忙吧。”

        林子宁刚出门,就看到二掌柜周贵带着捕快赵四六来了,林子宁和他点点头,算是问候过了。接着,刘福带了十个家丁进了院子,来了这么多人,货栈的气氛稍有改观,好像人一多,大家就能抵御魔头了。

        接着,刘振平又把大家叫在院子里,说了些稳定人心的话,又给去黄龙镇的和今天留在货栈守夜的人发了赏银,然后就与周贵领着十七人跟着赵四六去了县衙。

        这会功夫,原本压抑的气氛,竟有些热闹起来,好像留在货栈的人在看去县衙那些人的热闹,而闹哄哄赶着去县衙的人则是去看衙门里的热闹,进而要跑到三十里外的黄龙镇去看热闹。

        也是,两个魔修把驿站里的人都杀死了,那场面到底是怎么一个样子?

        (本章完)

  https://www.huashuge.com/91_91256/387815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huashuge.com。华书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huashuge.com